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暗匠 > 正文 第23章 血祭术与血心剑

正文 第23章 血祭术与血心剑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等林凡完全恢复,已是半个月之后。

    在这期间,由于大量掠夺灵泉之眼的灵气,导致它只剩下牙签般大小一丝。

    “这灵泉之眼,没个十年八年,恐怕是无法恢复到以前的样子。”

    “看来,也该是离开的时候了。”

    林凡征征的看着这个洞府,表情复杂,心中有着种种情绪。

    足足有一会,他才从发呆的状态中惊醒,神色慢慢坚定起来。

    “不过在出去之前,还有一件事要做。”

    他走到洞府角落,找到吕松的第一个兽皮袋,将里面的东西取出来。

    一颗黄色珠子,一把橙色小木剑,还有一张暗褐色符篆。

    珠子与小剑属于宝器他是知道的,但这鬼画符一般的东西却是近段时间才知道是何物。

    特别是被化剑符所伤之后,他才深深记住这种看不起眼,实则威力强大的东西是什么。

    符篆!

    这是一种利用天地灵物,通过一些玄奥的符号,图形,文字,将某些神秘力量书画在灵纸之上,等到需要用时,再次将其激活,便能用以伤敌保命的道家宝符。

    有了这些宝符,在关键时刻相当于多出一条命。

    拼命之下,或许还能扭转乾坤,反败为胜。

    毕竟宝符被激发后,所拥有的力量非常强大,有时甚至是敌人力量的数倍之强。

    而现在,林凡不仅要祭炼珠子与小木剑,还要想法激活这张宝符。

    先前刚修成大地拳法,他本想立即祭炼这些东西用以防身,谁知一个松懈便遇上徐诚,差点丢掉小命。

    “娘说得真对,修行之路真是半丝松懈也不可有啊,要不随时都会死翘翘。”

    林凡一脸惆怅,小声嘀咕。

    “可整日如履薄冰的感觉真的好吗?小心翼翼,心惊胆颤的活着真是累啊,怪不得娘想要我当普通人,健康平安便好。”

    “娘,你果真有先见之名。可是、、、”

    一想到程香生死不知,下落不明,他便又一个激灵,清醒过来,面庞渐渐涌上坚定神色。

    “既然我已经走上这条路,哪怕再苦再难也要坚持下去,而且我必须强大起来,只有这样才有办法去看你,娘!”

    斗志瞬间被激活,林凡马上变得精神抖擞。

    “为了防身,为了活着,哪怕现在灵识弱小,但也不得不开始炼器,而且是血祭。

    血祭术所炼之物,不伤敌便伤已,只因它的祭炼方式与其它炼器方式不同。

    用一种近乎疯狂、决绝、残忍的方法将宝物变成杀器、血器、煞器、邪器、妖器、魔器。

    也正是因此,它才会被正统所不齿,被称为禁术,妖法邪术。

    想要炼器,必先具火灵体,或者是天地异火。

    而想要学习血祭术,除了上述条件,还须有强大的灵识,以及敢于玩命!

    为何如此说?

    是因为血祭装备法宝的过程非常恐怖,需要融入祭炼者的心血意念一同祭炼。

    这一过程,稍一不慎,祭炼者本身就会受到极大伤害,甚至死亡也说不定。

    如果说这样还不足以解释血祭术的特别之处,那从另一个角度来说。

    器灵!

    众所周知,除了天生神器会自动诞生器灵之外,要想通过别的方式让装备法宝诞生器灵,那只能是炼器。

    可想通过炼器诞生器灵,那对炼器材料,炼器术以及炼器者的要求无比苛刻。

    至少需要其中一样达到圣阶级别,而且最后诞生的器灵还不一定完美,强弱不一,参差不齐。

    这也是为何天地神器威能极大的原因之一,因为它们的器灵本就是天生地养,蕴含神性。

    至于通过炼器,后天升级为神阶的法宝装备,神兵仙器一直曲指可数,六界之中也没有几件。

    从古至今,人对强大的追求从不停歇,在炼器一途亦是如此。

    也不知历经多少艰辛,终于让某些人知道一些异法,能让装备法宝提前诞生器灵,以此来提升战力。

    可这些异法大多有违天道,害人害已,因此自古以来就不受待见,饱受非议。

    这些方法中最出名,最有效,最快速的便是血祭术。

    由于太多人抵制不住血祭术的诱惑,沦入邪道,祸害苍生,所以从它诞生之后,便倍受排斥与打压。

    可即使遭受毁灭性打击,摧残,哪怕是绝迹失传很久,血祭术依然还是被偷偷传下来。

    这其中的关键便是——人心。

    人心有善恶,或许放宽点来说,血祭术本身只是一个方法,一个手段,与其他炼器术并无区别。

    有区别的只是炼器者本人,是他们的心决定了血祭术的方向性质。

    对于林凡来说,他根本不知道这些,他所知道的是,这是母亲留给自己的关爱之物,保命之法。

    就像母亲所交代的那些话一样,都是对自己有用的东西。

    特别是经历吕松,徐诚之事后,他更加清楚,功法宝物,灵药凶兽本身并非大邪大恶之物。

    邪恶的是想得到它们,并使用它们的人。

    且现在,他已算得上四面楚歌,洞府外面,追杀之人虎视眈眈,而这些人的理由很简单,就是一个字——利。

    你能说钱邪恶吗?

    当然不能!

    邪恶的是使用它,以及用以作恶之人。

    此等情况,为了保命,林凡唯有想办法提升实力一途。

    而提升修为并非一日之功,能提升的就只有这些外在东西。

    做好准备,说干就干!

    这一向是他的风格,既然做出决定,就开始血祭装备。

    血祭术虽然名头响亮,但经过数万年打压,真正的血祭术早已失传,程香知道的更只是一些皮毛。

    试想一下,一个固元三阶修士又如何懂得那天地不容之术。

    可就连这皮毛之术,也曾引起轩然大波,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血祭术只是炼器术的一种,说来话长,其实做起来很简单,就像开始介绍的那样,祭炼过程需融入自己的心血意念。

    话虽简单,可做起来却是复杂无比。

    所谓的心血意念包括人的血肉,意识,灵魂,几乎相当于把整个人融入进去。

    这么说来,血祭装备法宝就等于祭炼自己,让自己融入装备当中,让其有血有肉,以至有灵,从而诞生灵性、灵识、灵智,最终形成器灵。

    如此一来,便能实现低阶装备法宝也能诞生器灵的目的。

    而一些冷血狠毒之辈,修炼血祭术之后,为了让器灵变强,不惜屠戮成千上万的人或其它生灵,导致生灵涂炭,天怒人怨。

    这也是血祭术为何被称为禁术,妖法邪术的原因之一。

    经由血祭术祭炼的装备法宝,由于从一开始便沾染血气,所以大多数都是嗜血之物,威能极大,邪气很重。

    基于血祭之物都是血器邪器,因此它对祭炼者,使用者都有极大要求。

    第一,要舍得付出,付出的东西包括血肉,生命,魂魄,如此方能蕴养器灵,增强器灵威力。

    第二,实力足够强大,如此才不会被器灵反噬。

    如若不然,最终便是沦为妖魔,下场凄惨。

    当然,这说的是血祭术高深阶段,最低也是灵器级,并非宝器这一类别。

    而程香身为人母,自不会将那些过于歹毒的东西教给林凡。

    教给林凡的,也就只是血祭术最低等级的一层:融血入器,祭炼出血器。

    血器,那是比杀器更高一级的器物,如果非要定义清楚的话,想当于正统炼器术炼出的宝器级别的东西,只不过因血器噬血,威能比宝器大了数倍而已。

    抛开一切,单纯本质上来说,其实不管是宝器血器,都是杀器。

    人炼出装备,除了用以防身之外,最终目的还是用于伤人杀敌。

    只不过在不同人手中,用在不同用途,不同地方,不同目的才有了好坏之别。

    就比如上古名剑——诛仙,虽是神器,能斩妖除魔,但却因满含天地神魔戾气,又能反噬其主。

    归根结底,一切还是在于使用它的人。

    人才是决定器物正邪的最终原因。

    言归正传。

    林凡对着三样宝物思考一会,最终决定从橙色小木剑开始祭炼。

    在此不得不说,血祭术有一便利之处,它可以跳过材料这一环节,直接祭炼已成形的杀器宝器,将它们转化为血器。

    呵呵,估计这也是血器术不为正派所容的原因之一吧。

    橙色小木剑是二阶宝器,灵威不弱,若是林凡还没进阶,则根本无法对其进行祭炼。

    其实到现在,他也还不想修习血祭术,因为灵识不够强大,加上血祭实在是太过耗损气血。

    可现在性命攸关,他修为又太低,如果没有强大法宝傍身,恐怖一出这地底洞府,就会被满山遍野的追杀之人剁为肉酱。

    已没有退路,那就开始吧。

    第一步,先要把木剑主人留下的封印抹除,也就是吕松的精神力。

    每一样法宝,兵器,装备,要想将其威能完全发挥,必须用自身修为驱动,修为越高,其威能就会越大。

    为了防止他人抢夺等原因,一般人都会设下封印。

    吕松已死,封印之力随之减弱,加上林凡此时已是固元二阶,很轻易就将封印解开。

    “原来这是用二阶土系灵木橙叶木炼制的飞剑,因橙叶木树叶是心形,所以这把飞剑叫橙心剑。二阶上品。”

    灵识探入飞剑内部,查看一番后,林凡若有所悟的点点头,喃喃自语。

    “从今日起,因你是我林凡第一把血祭之物,所以叫你血心剑。经血祭术祭炼后,你虽还是二阶宝器,但威能将会大幅提升,堪比三阶宝器,等于暗中晋升一阶。”

    林凡神情肃然,接着划开左手臂,然后将血液滴到橙心剑上面,开始第一次血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