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暗匠 > 正文 第21章 是人都会贪

正文 第21章 是人都会贪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你认识我?”

    林凡淡淡开口。

    不是不害怕,而是由于镇灵玉的存在,徐诚看不清他气息,自己在他眼里或许只是个蝼蚁,所以他才会如此高高在上。

    徐诚手一摆,将刚刚杀死暴牙猪的飞剑收回,斜眼看着林凡,讥讽道:“像你这种小贼,人人喊打,老夫又如何不知道呢?”

    林凡不解,道:“你什么意思?”

    “你还真会装疯卖傻?”徐诚冷笑,“以为我不知道霜风草是你偷的吗?”

    “你说什么?我不懂?”

    林凡更加疑惑,这徐诚为何如此肯定,照理他当时应该没发现啊。

    徐诚嘴角突然一咧,笑得十分诡异,道:“看你的样子,好像还不知道自己有多出名吧!哈哈。”

    林凡紧紧皱眉,更加不解。

    看到林凡表情,徐诚忽然明白了什么,笑得更加开心,语气也变得耐人寻味:“哦,看来你是真不知道,那好吧!看你可怜,就放你一条生路吧!只要将霜风草与土遁术给我,我就告诉你为何,怎么样?”

    看对方一幅煞有其事的模样,林凡疑道:“什么霜风草,什么土遁术,我不知道?再说我凭什么相信你?”

    徐诚声音透着讽刺:“哟哟,还真够镇定的,看来天生就是作贼的料。呵呵,你可真临危不惧啊,老夫佩服不已。”

    林凡忽然感觉有些不秒,一种不好的预感出现,但却猜不到是什么。

    听这徐诚的意思,肯定是知道了一些事情,而自己却还蒙在鼓里。

    或许闭关的这几个月,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也说不定?

    难道是杀吕松的事情败露?

    还是徐诚确认自己偷了霜风草?

    为何徐诚会如此深信不疑。

    “你到底知道什么?又想怎样?”

    林凡不想再猜,也不想跟徐诚绕圈子。

    徐诚来到百米处,露出残酷笑容,道:“我不想怎样,只想你死!”

    话没说完,手中飞剑化为一道青光,飞过百米距离,刹那出现在林凡眼前。

    林凡早有提防,面色不变,冷哼声中,身子疾速后退,手一引,一道黑光飞出。

    黑铁匕!

    “叮”的一声,黑铁匕击中青光,将其打得一偏。

    青光击中身边山坡,轰出一个大坑。

    “有点本事!”

    徐诚冷笑一声,手再一引,飞剑立即从坑中飞出,一个晃动,又化为青光飞来。

    这还不算,他右脚一踢,脚下飞剑轻鸣一声,化为三米长巨剑,疾速而来,与青光形成围攻之势。

    而他自己,则落到地面之上,两手掐诀,指引飞剑伤人。

    灵识狂涌而出,林凡不加思索手一招,黑铁匕瞬间变大,化为半米长灵形,向巨剑飞去。

    与此同时,左手一甩,十多条火虫飞出,相互纠缠化成一个直径两米的火球,扑向青光。

    下一刻,双方法术异相发生碰撞。

    轰隆声中,黑铁匕被击飞,火球也与青光同时溃散。

    “哼!”

    见林凡破开自已攻势,徐诚脸色一寒,泠哼声中灵识一催,被黑铁匕阻拦的飞剑一颤,再次化出灵相,攻向林凡。

    林凡面色终于变了。

    先前两次相阻,黑铁匕只是一阶宝器,已被对方二阶宝器震裂,法宝与灵识相联,反震之下,灵识消耗甚巨。

    此时若再用黑铁匕迎战,恐怕会立即粉碎。

    火虫术也困不住对方飞剑!

    他从一开始就打算来个死不认帐,无论徐诚说什么,都不会承认。

    可现在情况紧急,不暴露,又没有法宝应战,难道等死不成?

    还是要不打自招?

    从徐诚言行看来,肯定是知道了什么才胸有成竹,只要逼得他露出马脚,那时什么都不用多说,一切都会明了。

    刹那间,林凡瞬息万念,心中闪过无数想法。

    说时快,那时快,两道飞剑又已临身,迫不得已,再次用黑铁匕与火虫术应战!

    嘭!

    黑铁匕彻底被轰为粉末,随风飞散。

    呼!

    火球也被轰散,化为灵霞消失。

    徐诚冷笑不已,驱使飞剑继续杀来,杀气汹涌。

    林死双目一缩,浑身冰冷,这一刻,死亡阴影已将他完全笼罩。

    难道坐着等死吗?

    不!

    到最后,他突然咬牙,作出决定!

    此刻只有两个选择,逃或战!

    不管逃或战,都会让他暴露。

    既然如此!

    那还有什么可选的,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徐诚,既然你这么想死,那就成全你!

    他的双眼这一刻忽然化作最深沉的黄色,如苍茫大地一般厚重。

    然后大喝一声,右手往前轰出一拳,右脚用力往地面一跺。

    “去死,老鬼!”

    随着略显稚嫩的声音,只见他右拳冲破空气,发出呼呼巨响,接着化为一只巨大的拳头,足有三丈大小,猛的轰中正前方驰来巨剑。

    而右脚,有黄芒急促涌出,化入地下不见。

    几乎同一时间,一个足有小山般大小的土坡平空升起,挡在青光前方。

    轰轰!

    眨眼之间,异相相接,发出两声沉重巨响。

    尘土飞扬,两把光芒暗淡的飞剑被弹飞。

    眼见法宝受损,徐诚不怒反笑,手一招将两把飞剑召回,然后在那静静盯着林凡。

    林凡不知他为何如此,心想打铁趁热,速战速决杀了他。

    正要动手,徐诚却忽的飞身而起,远离地面,笑声带着意外惊喜:“林凡,现在你无话可说了吧!没想到你小小年纪,胆量却不小。双重灵体,土遁术,难怪,难怪!哈哈哈!”

    徐诚的喜怒无常令林凡非常恼怒,喝道:“老鬼,你到底想怎样?”

    笑了好一会,徐诚忽的板起脸,声音冷冷的道:“林凡,别人或许不知道百鬼岭,吕家为何悬赏缉拿你,只奔着赏金而来。但老夫可知道为何,是为了你的土遁术!”

    其实徐诚回到梁城,用一份灵草换到升元丹后,本打算离开,可谁知却在此时听到两个消息。

    一个消息说百鬼岭重金悬赏,捉拿一个叫林凡的少年,而这少年常在小河镇胡子山出没。

    另一个消息是梁城三大世家之一的吕家,它也重金悬赏,且指定要生擒林凡。

    人老成精,徐诚略一揣摩,便知两件事必有联系。

    再联想到霜风草被偷一事,顿时猜到了八九分。

    这林凡或许就是目睹他杀人,并盗偷霜风草的神秘人。

    这么一来,很快就想通其中关键,百鬼岭与吕家肯定是为了土遁术。

    贪念一起,再加上杀人灭口之意,他马上重返胡子山,务必先一步找到林凡。

    而在此之前,他还想到一个恶毒,一箭双雕的好主意。

    先前,初见林凡,他还不信,以为只是个火系修士,因此拿暴牙猪开刀。

    可现在稍一逼迫,林凡还真使出土系功法。

    眼见如此,他再无怀疑,心中炽热之极,恨不得立刻将林凡抓住,威逼拷打,一定要得到土遁术。

    土遁术,那可是从上古到现在都极少人会的遁术。

    嘿嘿嘿!

    林凡,你千不该,万不该,看到了不该看之事,而且你还控制不住贪念,竟惹到我的头上。

    你可知老夫活了近百岁,寿元将近,一直无法突破三阶瓶颈,本来就是亡命一搏,没想到你竟撞到枪口上来。

    这么想着,他脸上笑意更浓,仿佛已看到胜利在望,土遁术在手,换取合适的丹药,连破六阶九阶瓶颈,筑基成功,寿元增加,修为大涨一般。

    林凡一直关注徐诚,见他阴阳怪气,情绪万变,也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只不过徐诚看向他的眼光很怪异,像看死人一样。

    原来百鬼岭,吕家在悬赏捉拿自己?

    应该是有人发现吕松已死,猜到是他做的才会如此吧。

    本来这种事情死无对证,可就像刚刚一样,他一使出土系功法玄技,立即就不打自招。

    既已暴露底牌,林凡也无须隐藏,怒道:“老鬼!霜风草是我拿的又怎样?难道你还想拿回去?可别忘了,我可是亲眼看到你杀了吴白衣!你再纠缠,小心我说出去。”

    谁知徐诚却板着脸,一本严肃的喝道:“笑话,吴白衣不是你杀的吗?怎么赖到老夫头上?你小小年纪,竟如此阴狠毒辣,敢杀梁城两大世家的人,真是叫老夫不佩服都不行。”

    这就是徐诚想到的,一箭双雕的好主意!

    青天白日,眼见徐诚颠倒黑白,栽赃嫁祸如同吃饭喝水一般简单自然,林凡惊得哑口无言,一时之间竟不知说什么好。

    谁知,徐诚忽然露出笑脸,低声道:“林凡,老夫念你年幼,给你一条生路。只要将土遁术烙印一份给我,我便替你保秘,如何?”

    边说他边拿出一块玉简,继续假笑道:“否则老夫大声一呼,其他人瞬间赶来,到时就算你会土遁术,恐怕也无处可逃。”

    林凡又一愣,脑子急转,忽然就明白了他的意图。

    原来绕来绕去,徐诚将他堵在这,恫吓威逼,竟只是想从他这里得到土遁术!

    为此不惜歪曲事实,把杀人罪名故意栽到他身上,并以此威胁利诱。

    果然,是人都会贪的!

    而修士则更贪,为了灵药功法,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