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暗匠 > 正文 第19章 我要的是变强

正文 第19章 我要的是变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数十米的距离并不远,但为了隐藏形迹,林凡不得不放慢速度,用了一口气的时间。

    他悄悄探头,发现徐诚已搜索完另一面,正要向这边走来。

    若是对方未受伤,恐怕灵识一扫,就会发现兽皮袋,哪还留有机会给他。

    而且只要随手一招,便可以将他大卸八块,死无全尸。

    “拼了!”

    担心夜长梦多,林凡一咬牙便轻轻钻出地面,用灵识尽量遮掩气息,然后像猫狸一样轻轻纵向大石。

    快点快点!

    虽说用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但林凡还是觉得太慢,恨不得一念之间,兽皮袋就到手上。

    焦急之下,精神竟无比紧张,甚至连徐诚的呼吸变化都能感觉得到。

    “哈!终于拿到了。”

    右手一抓住兽皮袋,林凡感觉自己心脏都快要爆炸开来,立即加速冲向前方地面。

    “谁!”

    就在此时,徐诚似有所觉,大喝一声,目光一扫而过,可却只发现一抹灰蒙蒙异光。

    眨眼又消失不见!

    定睛一看,什么也没有,强行运起灵识,方圆八千米也没任何人的气息。

    “难道刚才眼花了?”

    徐诚皱着眉头自语。

    可到他这境界,是绝不会相信什么眼花的说法的。

    当即驱着飞剑上前,落到大石上,灵识一扫,眼神锐利如刀,很快便发现异样之处。

    “还残留着灵气波动,以及人的气息,刚刚肯定有人在此!”

    盯着一处有小片浮土的地面,他声音蓦的阴冷下来。

    “这人逃得这么快,难道会土遁术不成?土遁术整个大陆都极少有人会,方圆数万里更是无人会这种遁术。”

    徐诚阴沉着脸,拼命驱起灵识往地下探去。

    可却发觉灵识在地底层层受阻,只能探测极浅深度,而且费力异常。

    加上此时他受伤很重,待探入地下四百米已是极限,一无所获之下只得放弃。

    “算了,还是先回去采霜风草要紧,不要误了大事。”

    最终,徐诚带着愤怒阴狠的神情,转身向山洞遁去。

    看着洞口还在喘气的霜狼,徐诚略显惊讶,直叹妖兽生命力真是强大。

    “一阶妖丹也值不少钱,先收了再说!”

    飞剑一出,破开霜狼脑袋,取出一个淡蓝珠子,然后他才脚步蹒跚的走进山洞,脸上情不自禁露出笑容。

    这一趟,虽说非常辛苦,但总算不虚此行,最重要的东西将要顺利到手。

    至于梁城吴家。

    哼!

    只要拿到霜风草,凑够两份筑基丹的材料,接着从梁城炼丹大师莫老那换到升元丹与筑基丹,然后就可以马上离开梁城。

    等吴家发现吴白衣被杀之时,他早就不知身在何处。

    怀着这样的想法,徐诚心情大好,甚至也不想计较刚刚是谁抢走兽皮袋。

    现在要做的就是赶时间。

    可下一刻,当他停下脚步之时,笑容也停在了脸上。

    山洞内空空如也,只余下五株霜风草。

    刚好够一份材料的份量。

    这怎么可能?

    他明明看到有数十株的,为此才不惜几度拼命。

    可现在!

    “是谁!是谁在暗中搞鬼!”

    下一刻,徐诚脸色铁青,恶狠狠的吼叫出声,手持飞剑四处劈砍,将山洞轰得石屑纷飞。

    “对了,刚刚就从地面消失,你肯定在地下。你这个藏头露尾,偷鸡摸狗的小贼,给老夫出来,啊!”

    好一会之后,似想到什么,徐诚怒吼出声,驱使飞剑,狠狠刺入地下数百米。

    一道道耀眼剑气破入地下,将山洞地面轰出一个深坑。

    可却什么都没发现。

    “啊,你这个无耻小贼,快给老夫出来啊,快出来!我知道你就在地下,老夫闻到你的气息了。”

    徐诚怒不可遏,双目血红,状若疯狂。

    一步,仅仅是一步!

    万事俱备,就只差最后一步,眼看就要成功。

    可谁知会这样,竟让人从眼皮底下盗走属于自己的灵药。

    若是无声无息倒还罢了,可现在明知有人,却不知如何下手,这种感觉要多憋屈有多憋屈。

    换做是任何一个人都会发疯的。

    啾!

    这一次,飞剑从地下飞出,剑尖竟带着一丝血迹。

    徐诚满是血丝的双眼瞪得滚圆,先是闪过不信之色,接着又狂喜起来。

    “出来,快出来!再不出来将你插死在地下!”

    随着喊叫声,徐诚如着魔一般,冲出山洞,驱起飞剑,一下又一下,狠狠向地面刺入。

    可这一次,就算他把整个山顶都搅个天翻地覆,也没有任何发现。

    到最后,整个山顶硬生生被他削掉一层,可还是没发现林凡的身影。

    只因此时林凡已回到地底洞府,盘腿坐在蒲团边缘之上,运功恢复伤势。

    虽说能将霜风草神不知鬼不觉盗走,但过程却是惊险之极。

    差点两次被飞剑击中,且最后被飞剑破开护臂,几乎斩断右手。

    固元三阶修士含愤出招,加上二阶宝器之威,哪怕是受伤之后,实力大减,也不是他可以硬扛的。

    “实力还是不够强啊。”

    好在对方胡乱出手,飞剑只是豁开左臂一条大口,并无性命之忧。

    “不管你是何人,因何原因,给你留有一份药草,也算仁至义尽。”

    林凡微微嘀咕,似在给自己找理由。

    虽说趁人之危不太光彩,但见过对方行事手段,知道是怎么样的人,也不觉得有何对不住的地方。

    甚至,如果他再狠一点,一株药草也不留下,徐诚也只能哑巴吃黄莲。

    这样想着,林凡便专心疗伤起来。

    一个时辰之后,在补血丹与聚气丹的帮助下,他已恢复如常。

    现在,到查看收获的时候了!

    先是瞄了一眼药田角落,那里长着一小片霜风草,由于它们是冰属性,让那角落空气都变得寒冷起来。

    修习土遁术之后,他对土灵力的了解更深,加上以前曾有护理药田的经验,移植这些低阶药草还是可以的。

    接着先拿过吕松的新兽皮袋,这是上次杀死他之后所得,林凡一直心在芥蒂,此时方才正视。

    此时已是固元修士,灵识强大,用不了多久便抹去封印,将所有东西取出来。

    可这一次,除了几十块下品灵石,吕松身上再无任何好东西。

    “果然修士一个个都是穷鬼啊。”

    叹了一声,换上吴白衣的兽皮袋。

    拿到手上,颇为沉重,这种有份量的触感顿时令林凡贼笑起来。

    嘿嘿!

    花费半个时辰解开封印,然后猛的一打开。

    哇!

    闪闪发光,灵霞耀眼,整整一袋的灵石啊。

    细数了一下,总共五千下品灵石,五系都有,刚好一系一份。

    如果换算成金币,那可是整整五百万啊。

    这辈子可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多钱,怎不叫人兴奋激动。

    修炼一年多,可是明白什么叫修为是钱堆出来的,以及花钱如流水是什么含义。

    兴奋了好一阵,才开始查看其他东西。

    丹药有四种,固元丹与凝气丹各五颗,还有爆力丹,回元丹各十颗。

    爆力丹,回魂丹是专门为武者炼制,用以提升肉体力量,以及恢复武者魂力的丹药,也属于二阶上品。

    另外,一阶宝器有数十把,包括刀枪剑盾,护甲长靴之类的都有,虽说现在林凡看不上,但算起来也是价值不菲。

    “可惜了,没有二阶宝器,要不正好适合我用。”

    将这些装备一一取出,接着视线落到三样小东西上面。

    两块玉牌,一本秘藉。

    秘藉是玄阶下品武技,叫破灵枪法。

    只看一眼,林凡便将它丢到一边,然后拿起玉牌。

    一块玉牌上面写着吴字,一块上面写着五行门三个字。

    看来这玉牌是身份令牌,代表着吴白衣的归属。

    除此之外,便是一些杂物,林凡再无兴趣,将兽皮袋放下。

    “发了发了,嘿嘿!”

    盯着几堆五颜六色的灵石,他两眼直冒星星,幸福得快要晕过去。

    “果然不愧是世家少爷,宗门弟子,富得流油啊!”

    这一次冒险,虎口拔牙,也算收获巨大。

    值了!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提升实力!

    见识过徐诚与吴白衣的实力,以及霜狼恐怖的攻防能力,林凡再次感觉到实力低微,心里泛起浓浓的危机感。

    如果让他与上述三者任何一个正面对战,绝无胜算的可能。

    就算有血祭过的黑铁匕,那也是毫无作用。

    毕竟别人有二阶宝器,而黑铁匕才堪比二阶,实际上还是一阶。

    “看来不仅要提升实力,还得去买些装备,如此方能多一份保命力量。”

    先前他一直将心神花在土遁术上面,说是要先练好保命神通,打不过可以跑嘛。

    现在土遁术已略有所成,短时间内难以提升上去,所以此时要提升的便是战斗力。

    现在战斗力可与一个固元三阶修士相当,可这只是理论,因为别人不可能没有装备,宝器,以及一些厉害的保命神通。

    “没有实力,哪怕遁速再好,也只能躲在角落伺机而动,做一个局外人。这并不是我的初衷。我要的是变强!五年内筑基!”

    “而现在,我要做的是——借助灵泉之眼,尽快进级固元二阶,然后修炼大地拳法,还有祭炼装备,提升实力。”

    在浓浓的危机意识逼迫下,林凡忍住兴奋,盯着泥质蒲团,面上涌现出无比坚定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