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暗匠 > 正文 第18章 人心,真是难测

正文 第18章 人心,真是难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谁也没想到,在吴白衣疯狂攻击之下,一阶妖兽霜狼被逼入绝境,怒而爆发,硬生生轰破结界,脱困而出。

    如此一来,禁制失效,阵法损毁,在漫天流光中化为几根残破幡旗被老者收起。

    脱困的霜狼愤怒咆哮,化为最凶残的猛兽,对徐诚与吴白衣展开狂暴反击。

    更令人心惊的是,它隔段时间便能喷出一口寒气,化为一股冰霜卷向敌人。

    这便是天赋神通——霜风术,它也因此得名。

    于是场上情形反过来,霜狼主攻,两人主防。

    吴白衣手中银枪灵光大盛,横扫劈刺,无所不用极其,灵相频出。

    徐诚则祭出一把青光灿灿的飞剑,时而化为耀眼青芒,时而化为满天剑影,不停攻向霜狼。

    可霜狼身为妖兽,岂会轻易中招,纵跃如风,将两人攻击化解大半。

    即使受些小伤,也并无大碍。

    苦斗半小时,反倒是两人消耗巨大,不得不服下丹药补充气力。

    “不行!如此下去定会落败,吴白衣,你全力出手,帮老夫争取片刻时间!为了突破三阶瓶颈,老夫拼了。”

    久攻不下,徐诚俞发焦急,此时已是面色发白,心生狠意,立即打算拼命。

    林凡刚遁前几百米,听到这里急忙停下,想看徐诚如何做法。

    听得徐诚之话,吴白衣似是想到什么,面上虽不耐,但眼中却闪过一抹厉色,同时手上银枪狠狠刺出,化为一把几米长银枪灵相。

    银枪灵相一现,立时飞过十几米距离,轰中霜狼,将它打翻在地。

    灵相威力其大,将霜狼轰得皮开肉绽,鲜血飞溅。

    尽管血很快便止住,可霜狼看上去还是惨不忍睹。

    飞剑法宝都不能破开的防御,银枪灵相却能伤到霜狼。

    武者不像修士那样隔着数百米便能攻击,可在近处,杀伤力却是强悍无比。

    这主要是依靠身法,武技,还有魂力在起作用。

    魂力能抗拒敌人气势威压,并能感应虚空灵力变化,寻找出敌人与法术的破绽之处;玄妙身法能让人在方寸之间辗转腾挪,进退自如;武技既可伤敌,又能自保。

    与修士相比,前期时武者较弱,可到后面,却能与修士一争高下,甚至还有反超的趋势。

    这个暂且不提,先说当下。

    吴白衣一枪得手,不待霜狼反击,憋着一口气跟进,银枪狂舞,又是几道灵相飞出。

    灵相威力极大,呼啸生风,将虚空都震得晃动不已。

    霜狼翻身躲过,迅速爬起来,狂吼声中,狠狠向吴白衣冲去。

    打了这么久,见吴白衣终于敢正面硬拼,它不惊反喜,眼中凶光大涨,如找到发泄目标一样,狠狠两爪拍出。

    而吴白衣这一次却不能退!

    “嘭”的一声,硬扛之下,他直接吐血。

    见此,霜狼两眼露出嗜血之光,血红一片。

    嗜血嗜杀,这是它们的优势,但也是弱点。

    因为它们此时会失去理智。

    “数息时间,快!”

    吴白衣面色骤变,难看之极,但还是咬牙硬上,并出言催促徐诚。

    徐诚其实不慢,刚才几乎是一开口就停止操控飞剑,接着盘腿坐下,好像早料到吴白衣会配合一般。

    黄光一闪,他手上出现一张黄纸,上面刻有怪异图案,像鬼画符一般。

    “能让我动用二阶宝符,你也算死而无憾了。这化剑符可是筑基修士所画,堪比固元五阶修士全力一击。”

    喃喃自语中,徐诚双手急划,咬破舌尖,然后一口鲜血喷出,洒在黄纸之上。

    下一刻,黄纸忽然泛起青光,如活过来一般,“啾”的一声飞上虚空。

    眨眼之间,它便化为一柄青色木剑,有三丈大小,栩栩如生,剑身刻有玄奥灵纹,散发出强大的威压。

    一股纯粹沉重的木灵力澎湃而出,且含有无比锋锐的冷意。

    它看起来与凡木雕刻无异,可给人的感觉却极其可怕,仿能斩山断河一般。

    “斩!”

    徐诚口中念咒不停,面色透明,显是施展这符咒之术也极耗心神。

    他咬牙重喝,同时右手用力一引,目标直指前方。

    刹那间,那原本平凡无奇,巨大化的青色木剑嗡嗡颤鸣,暴出辉眼光芒,化为一道青光,飞闪几十米,瞬间将霜狼洞穿。

    “呜!”

    霜狼哀鸣一声,被青色木剑带着飞起,往后摔出三十多米远。

    到此,徐诚面色惨白无血,闷哼一声,瘫坐于地。

    他死死盯着倒下的霜狼,一脸颓然,连已化作黄纸的化剑符都无力收回。

    在这短短数息时间,吴白衣承受霜狼数次攻击,还硬接一次霜风术,也是精疲力尽。

    此时见霜狼被符篆术杀死,放下心来,面上露出舒心笑容,转身向徐诚走去。

    “呼,与妖兽拼命,真是累人!不过幸不辱命,呵呵。”

    冷傲狠辣的吴白衣忽然出声抱怨,还干笑两声,与他先前形象大不相同。

    而且,他虽大口大口喘气,但却一点疲累也没有,反给人杀气腾腾之感。

    在不远处林凡的眼中,觉得他笑得很假,根本就是装出来的,给人阴险诡异的感觉。

    “是啊,吴白衣,多谢你帮忙,要不老夫、、、”

    徐诚像是根本没注意到对方神情一般,堆起笑脸,边说话边站起来。

    甚至他还转身扭腰,作势欲掏兽皮袋。

    可就在此时!

    吴白衣面色一变,眼中倏的闪过冷光,银枪一抖,化为一道银色闪电,狠狠刺向徐诚。

    可谁又知!

    徐诚恰在此时抬头,话语立即停下。

    不过却不是被吓得失声,反而是一脸冷笑,好像早就算准吴白衣会如此一般。

    嘭!

    银芒爆涌,木屑纷飞。

    一绿色木盾突然出现,瞬间化为半丈大小,在间不容发之时挡下致命一枪。

    木盾虽被刺得四分五裂,但却为徐诚赢得活命之机。

    银枪突破木盾,刺到他身上时已无杀伤力。

    徐诚身上宝甲一亮,顿时将银枪挡住。

    仅仅付出一哼的代价,徐诚便将吴白衣精心准备的一击给化解。

    吴白衣面色大变,刚想再次使力,推出银枪,却不料耳中传来徐诚讥讽之言。

    “你认为还有机会吗?”

    徐诚面色惨白,让那抹冷笑俞发刺眼。

    不退反进!

    两手一抬,左手青光爆涌,抓住银枪将其禁锢,右手则往前用力一引。

    看到对方神情,还有早就作好法势的右手,吴白衣神情大变,急忙撒手松开银枪,同时作势欲逃。

    可已经迟了!

    噗的一声,一截剑尖从他胸前穿出,甚至护甲也被刺破,灵光暗淡,化为废物。

    “你,你早算好、、、”

    口中吐血,脸带不信,吴白衣连话都说不出来。

    看着对方不甘的表情,徐诚继续冷笑,带着得意,还有嘲讽,道:“像你这种世家子弟,贪婪成性,得了我那么多东西还不满足,还仗势自大,暗起杀心,哼。你以为去过宗门修行几年,回到梁城便可以横行无忌,予取予求,真是可笑之极。”

    吴白衣又是绝望又是愤怒,吞吞吐吐道:“你、敢、杀、杀我?小心宗、、、”

    徐诚目光透着怨恨,道:“杀了又怎样,你刚才难道不是想杀我吗?本来老夫也只是提防而已,没想到你还真的出手。现在你死在这里,只能怪你自己贪心!只要你一死,又有谁知道。你吴家就算再有本事也查不到是我徐诚干的,而你曾在的五行门更不会为了一个外门弟子大动干戈,所以,你就放心去死吧!”

    说到后面,徐诚目光中尽是恨意,好像与吴白衣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

    瞧见徐诚狠辣决绝的眼神,吴白衣知道对方今天绝不会放过自己,当下心中一动,眼中涌起疯狂之色。

    一直与对方僵持不动的银枪突然一颤,接着银芒大盛,如同一轮银日般不可直视。

    而此时,徐诚也察觉不对,灵识拼命催动,化剑符所化的青色巨剑狠狠一转。

    啊!

    轰!

    先是吴白衣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然后是一声巨大的爆炸声。

    刺眼银芒当中,银枪爆炸开来,碎片飞射,不仅把吴白衣炸得死无全尸,也把徐诚扎得满身窟窿。

    幸亏他逃得快,若不如此,恐怕也得给吴白衣陪葬。

    必死之下,吴白衣也真够狠的。

    两人所在之处竟被炸开一个十几米宽的大坑,威力强大如斯!

    徐诚虽在刹那遁走,但也是伤势惨重,惨叫不已,摔到在地后竟爬不起来。

    说来话长,其实这变故也才短短一会时间。

    以致林凡在一边看得目瞪口呆,哑口无言。

    这两人,前一刻还在联手打怪,下一刻便反目成仇,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情景真是令他一辈子都难以忘记。

    甚至他们又让他想起死去的吕松,浑身一凉,冷意透骨!

    人心,真是难测!

    难怪程香会千交代,万交代他要小心,再小心。

    啪!

    就在此时,在满天碎屑当中,一个兽皮袋从天而降,落在不远处,挂在一块大石上面。

    定睛一看,那竟是吴白衣的兽皮袋。

    林凡顿时想起上次捡到吕松兽皮袋之事,心中忽的火热起来。

    那里面应该有什么宝物吧?

    就算武器损毁,灵石也应该有吧!

    听徐诚刚才的话,这吴白衣家境不错,而且还是什么宗门的外门弟子,好东西肯定少不了!

    林凡双目闪闪发光,如饿狼一般盯着兽皮袋。

    “可它在石头上面,土遁术还不能化石,若是去捡,恐怕得走上地面才行。可这样一来,我就暴光了。”

    转眼之间,他又苦恼起来。

    咳咳!

    就在此时,尘雾散去,徐诚咳了几声,慢慢站起左顾右盼,似是在寻找什么。

    “看来他也在找这兽皮袋。不行!我得拼一把!”

    林凡神情坚定起来,然后身子一缩,立即向兽皮袋所在的大石块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