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暗匠 > 正文 第17章 可怕的是妖兽有文化啊

正文 第17章 可怕的是妖兽有文化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又是一天清晨!

    朝阳万丈,风光明媚!

    哗啦哗啦!

    胡子山一处山岭,异变陡生,地面陡然如水波涌动,形成两丈宽的土浪左右层层散开。

    这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哎呀!又撞到石头了。”

    一声惨叫,接着“轰”的一声,地面炸开一个大洞,一个小小身影冲上天空,然后捂着头落到地面。

    只见他灰头土脸,额头上还起了个大大的红包,看着触目惊心,令人心疼。

    “哎哟,疼啊,修习下部土遁术已有半个多月,也才能在地下百米行走半个小时,在五百米深处最多一刻钟,行字诀真是难啊。”

    林凡边呲牙裂嘴边抱怨,小手想碰又不敢碰头上的大包。

    “灵识在地上能探测三千米的范围,可在地下却大大受阻,只能探测三百米,反应也慢,导致经常撞到石头,再撞下去,真会变成猪头啊。”

    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托着腮帮皱眉思索,愁眉苦脸的样子好比一个小老头。

    “行字诀不仅需要震、化、钻、裂、破等法诀配合,更会大量消耗灵力,真是难啊。”

    “若只是在地下十米处遁行,倒是可以与常人奔跑的速度等同,不过这样一来根本无法隐藏踪迹,倒不如直接在地面上遁走。”

    “没办法,加紧提升修为吧!此时是固元一阶小成,已能坐在蒲团边上,相信很快便能坐在灵泉之眼上修炼,那到时进步会快很多的。”

    “现在还是入地锻炼反应能力吧!”

    吼!

    林凡自言自语半天,正想再次遁入地下,却不料山顶处一声巨吼传来,惊天动地。

    吼声如雷,穿过十多里,威势不减,依然令人心神震动,可见其主人何等强大。

    “那是什么凶兽,吼声这么可怕!”

    林凡一惊,盯着远处山顶露出疑问。

    吼吼!

    很快,又有几声吼叫传来。

    这次听得很清楚,尽管吼叫声惊天动地,可却暗藏痛苦,还有愤怒!

    “到底是什么情况?要不要去看看呢?”

    这种想法一起,林凡便再也控制不住强烈的好奇心,只片刻就决定上山一探究竟。

    “正好借此机会锻炼土遁术!”

    遁入地下十米,向着山顶方向冲去,遇到石头便拐弯,在地面荡出一道道泥土波痕。

    很快,他便气喘吁吁的来到几千米高的山顶,隐藏在一处冰冷的冻土当中。

    在这个高度,已有冰雪出现,泥土被冻得僵硬,费了好大劲才遁上来。

    运用化字诀,将冰土软化,露出一个拳头大小的小洞,小心翼翼的往外瞧去。

    这一看,顿时大惊失色。

    只见山顶开阔,一处断崖有一只体型硕大的凶兽,面目狰狞,凶威逼人,正在痛声嘶吼。

    它之所以会如此愤怒,全因为困着它的两个人。

    一人是个老者,一人青年。

    老者五十多岁,一身青衣,显得朴素之极。

    青年二十三四岁,白衣银甲,神情冷漠,尽显狂傲之态。

    隔着上千米远,只好用灵识轻扫,看出两人实力极强,一个是固元三阶修士,一个是武士三阶武者,竟无一是弱者。

    此时,一个百丈大小的淡红结界将凶兽依山困住,而老者坐在结界外面,一脸严肃,口中念念有词,同时手上不停变幻法诀,控制结界运行。

    而青年则身处结界之内,不停游走在凶兽十丈之外,手中一把银枪如天上闪电,时不时对凶兽作出攻击。

    每当银枪刺出,便有枪影灵形飞出,枪影似有灵智,每一击都狠狠轰中凶兽。

    凶兽虽想逃避,却因体型过大,有心无力,次次被击中,血肉模糊,因此才会发出怒吼。

    愤怒之下,它不停追着青年,想要将其撕碎,奈何青年身法如风,速度飞快又极诡异,根本抓不着。

    加上青年有意闪躲,不与其硬拼,它也毫无办法。

    它只好转移目标,不停撞击结界光罩,可惜有老者在外主持阵法,仅仅只让结界晃荡而已,并未能立即破开,因此又不能逃走。

    就因为这样,它被老者与青年困在结界当中,承受两人围攻,慢慢折磨。

    而在结界内外,十数只,各种各样的凶兽已经伏尸在地,鲜血长流。

    有的甚至已经结冰,化为血色冰雕。

    “那竟是灵相,已经凝魂入形,进阶灵相的法术灵形。”

    看着青年招式,林凡情不自禁低声叫起来。

    “可青年不是修士,纵使修得有玄技,又怎么会使出灵相呢?”

    带着怀疑慢慢审查,视线最后落到青年手中银枪之上。

    那绝对是一把难得的二阶宝器,而且还是镶过灵的宝器!

    镶灵,炼器术的一种技能,可以将一些异物镶入兵器装备之中,增加攻防能力。

    镶灵术,一般在宝器阶段大量使用。

    炼器炼丹,果然是能极大提升战斗力啊。

    虽说林凡进阶固元有些日子,但一直没有炼丹炼器,因为心思全花在土遁术上面。

    而且他一直记得,程香说过,如果灵识不够强大,最好先不要炼器,更不要进行血祭,因为那会伤及根基。

    此时眼见别人兵器厉害,自然眼红无比。

    正胡思乱想之时,下方又生异变。

    凶兽发狂之下,竟然不顾青年攻击,反而持续用身体撞击结界光罩,使得其快要崩溃。

    老者流露出焦急之色,突然冲青年喊道:“吴白衣,快点杀了这只霜狼妖兽。要不等它恢复元力,施展天赋神通霜风术,结界一破,禁制全毁,阵法无力运行,怕是你我联手也不敌不过它。你可是答应过老夫,帮忙夺得那二阶霜风草!”

    老者一边说话,一边动作,可随着霜狼拼命,他显得越来越吃力。

    “徐诚,你以为我不想一招杀了这一阶妖兽吗?可它皮坚肉厚,又因是冰属性,伤口会自动冰封,挨了这么多下也没流多少血,它可是比凶兽,蛮兽还要强悍的妖兽,你给的报酬又低,我有何办法!”

    听到老者之言,吴白衣虽显得有点不耐烦,但还是开口解释起来。

    徐诚面色阴沉,脸皮抽动,最后咬牙道:“好,老夫再加固元丹,凝气丹各五颗。”

    吴白衣听后,面色大喜,道:“既然你如此有心,我吴白衣不拼命,哪对得起所付的报酬,看好了!”

    话声一落,吴白衣气势一盛,瞬间加大攻击力度。

    不过从言语中可以看出,两人只是合作关系,并非同门,更非好友。

    听得两人对话,林凡大吃一惊。

    “一阶妖兽,没想到这只强大之极的凶兽竟是连跳两级的妖兽。”

    妖兽,那可是比凶兽,蛮兽更加强大的猛兽!

    因为什么?

    因为它们由蛮兽进阶而来,血脉被激活,天赋神通觉醒,可以借助天地灵力修炼。

    就像修士身具灵体一样,具有了修行的资格。

    加上它们本身力大无穷,皮坚肉厚,嗜血好杀,更是比人类修士强大数倍。

    而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它们灵智得以开启,有的甚至比人还要聪明。

    其实凶兽并不可怕,蛮兽也不可怕,妖兽本身也没什么可怕的。

    可怕的是妖兽有文化啊!

    一只蛮兽有了智慧,进阶妖兽,那可是如虎添翼,实力暴涨。

    若不是有绝对的信心,一般的修士都不会去惹同阶妖兽。

    只有觉得实力稳压妖兽,才会出手,夺取妖兽守护的灵药灵果。

    否则便是分分钟被暴菊的下场。

    此时的老者青年正是这种情况。

    两人身为固元修士,却不得不联合起来对付一只一阶霜狼。

    由此可见,比起人类修土,妖兽是多么强大。

    看来两人是有所图而来!

    林凡视线一转,果然在结界另一面有所发现,断崖岩壁处有个山洞,里面霜雪浅薄,隐有泥土,长着数十棵灵草。

    灵草白叶透亮若冰,灵气缭绕,看来两人所说的霜风草就是它们了。

    “霜风草,二阶灵草,炼制三阶筑基丹的一种辅助灵草,能增加丹药凝形定丹机率的灵草,价值五千金币。”

    想起地底洞府那本炼丹术介绍的数百种灵草灵丹,林丹双目火热,明白了霜风草的贵重价值。

    尽管它不是炼制筑基丹的主材料,可却是一味必不可少的辅药,地位举足轻重。

    虽说离筑基还早,也已获得一颗筑基丹,但林凡有自知之名,可不认为自己资质逆天,一举便能突破瓶颈,成功筑基。

    而且他也没有筑基丹丹方,无法自己炼制丹药,因此只能收集材料给炼丹师,求他们帮忙才行。

    如此一来,各种材料都必须准备。

    这霜风草自然是必不可少。

    想到这,他突然心头火热,一双小眼暴发出强烈的亮光。

    嘿嘿!

    典型的见猎心喜,贼性使然。

    如果是平日,他断不会上到山顶,因为知道山顶有一只兽王,所以不敢冒险。

    看来这霜狼便是那兽王,此时它威严尚在,只不过是穷途末路。

    今日兴起,阴差阳错之下,竟然上到山顶,还遇见此药,林凡自然不会放过。

    哪怕是要在这三大强者眼皮底下虎口拔牙,嘴上拔毛,也要搏上一搏。

    毕竟有人说过,遇见即有缘,不可以轻易放弃缘份。

    仙缘可遇不可求,岂能随便放弃。

    再说了,以他财迷的性子,又怎舍得。

    既然霜风草这么值钱,哪有不采摘的道理。

    反正天地灵物,有缘者得之嘛。

    就在林凡心潮涌动之时,下方战况又生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