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暗匠 > 正文 第15章 痛并快乐着

正文 第15章 痛并快乐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吕松怎么也想不到,士别三日,这林凡已变得如此不同。

    不仅胆敢出言相戏,还敢逆流而上,以弱战强。

    一种危机感从灵魂深处泛起,令他颤栗,毛骨悚然!

    从没有哪一刻像此时一般,感觉离死亡如此之近。

    而给他这种感觉的竟是一个小孩子,一个他根本不放进眼里的小孩。

    生死之间,吕松爆发出强大的求生本能。

    间不容发的刹那,他身上灵光一闪,黄狼护甲灵光大盛,瞬间被激活到最佳状态。

    顾不得杀林凡,长刀倒卷,向三道火虫劈去。

    同时还本能的跃起,向着一边遁去。

    可一切发生得太快,情况已不是他能够控制得住的。

    轰!

    长刀将三道火虫斩断,威胁不再。

    哧!

    长身急扭,可还是慢了一步。

    那把黑黑的,小小的匕首如同最锋利的宝器一样,轻易将他的护身宝甲给刺破,再穿透护身罡气,狠狠刺入血肉之中。

    痛!

    非常痛!

    可吕松却在庆幸?

    若不是反应够快,恐怕匕首早已刺穿心脏,即刻死去。

    而现在,是他反击的时候了。

    他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只要一落地,脚能借力,然后一刀挥出,就能将天天掂记的仇人斩成几大块。

    于是他开始兴奋起来。

    有一种怪异又特别的感觉令他控制不住的兴奋起来。

    或许是因为在生死线上徘徊的缘故!

    或许又是对残忍的场景本能期待的原因吧!

    顾不上胸口的疼痛,他现在只想将那小小的身影狠狠劈碎。

    兴奋使得吕松脸庞极度扭曲,变得无比狰狞,比之疯狂的凶兽还要吓人。

    只要一点点时间,一点点!

    只要一个借力点!

    一个出刀的机会!

    可是感觉有点不对?

    时间怎么好像变得慢了,慢得他怎么样也落不到地面。

    难道刚才跃起太高了?

    吕松情不自禁的往下一瞟,想要看看是何一回事。

    可下一刻,他肝胆欲裂,面庞瞬间失血,苍白如纸!

    那个表情就像是看到下方是十八层地狱,令他魂飞魄散,骇到极点,已忘记反应。

    带着惊恐万状的神情,吕松猛的掉进裂开的地缝之中。

    嘭!

    地面飞快合拢,发出一声巨响!

    而在地面完全合拢之前,林凡非常清晰的听到一声惨叫。

    那是吕松最后一声惨叫!

    林凡蹲在地上,灵力用尽以致面色苍白,可两眼却是凶光闪烁,犹如一只随时想要拼命的凶兽。

    人,他第一次杀!

    因为这人想要杀他,而且不是第一次,所以他才还手!

    我不杀人,人要杀我,我当如何?

    只能反击!

    可杀人的感觉却如此不同,令他无比惊惶,不知为何一口气堵在胸口,弊得快喘不过气来,烦闷欲呕。

    哇呕!

    仅仅坚持片刻,林凡就已挺不住,狂吐海吐,就像要把所有东西全吐出来一样。

    人,毕竟与凶兽不同。

    他软倒在地,直到把苦胆水都吐出来才能勉强站起身。

    运起土灵力,将埋在地下的黑铁匕,还有吕松的新兽皮袋一同取出,拉过站在一旁的赤玉马,再赶着暴牙猪慢慢向前。

    没有看吕松尸身任何一眼,可那惊悚恐慌的面庞却深深印在脑海,怎么也无法忘记。

    他翻身骑上赤玉马,取出一株兰玉草,挂在马尾。

    暴牙猪顿时两眼充血,显得狂燥不已。

    林凡一夹赤玉马胸腹,赤玉马嘶鸣一声,立即狂奔出去。

    暴牙猪眼底深处忽然闪过浓浓的不甘之色,一股野性猛的爆发出来,向着赤玉马追去。

    仅仅大半个时辰,林凡就回到山洞之中。

    将赤玉马与暴牙猪放开,丢给它们几株兰玉草之后,他急速向地底洞府冲去。

    快速沉入地底,穿过结界,然后闭上眼睛,静静坐在角落。

    另一边,两个时辰之后,黑老三带着几个人来到刚刚战斗的地方。

    他满脸怒意,然后两眼紧紧盯着地面,一言不发。

    轰!

    好一会之后,他突然出手,狠狠一拳砸向地面。

    很快,吕松凄惨之极的模样便出现在他眼中。

    “给我找,哪怕翻遍两镇,也要把这个林凡给老夫找出来。”

    、、、

    直到深夜,整整五个时辰过去,林凡才从杀人的阴影中摆脱出来。

    虽然难以忘记吕松死前模样,但却强自定下心神,将那份不适压在心底,然后开始修炼,准备冲击固元境。

    破灵丹,二阶丹药,专门为聚气境修士突破瓶颈炼制的冲关丹药,是二阶丹药中最贵的一种。

    等内心平静之后,他拿出破灵丹,准备借助丹药之力冲破九阶瓶颈。

    看着价值五百灵石的破灵丹,林凡再次暗暗感谢王洋。

    两人年龄差距极大,却不料竟由陌生人成为好朋友,实在是意外。

    缘份这东西,真是玄妙。

    接着他毫不犹豫的将破灵丹丢入嘴中,闭上双眼。

    外壳药皮被咬碎,丹药滑下肚之后,迅速化为一股纯净的天地灵力。

    炼丹,可以炼出各系丹药,但也可炼出无属性,含有纯净天地灵力的丹药,这种丹药一般品阶较高,最低都是上品丹药。

    化火功早已不知运行多少遍,犹如刻在骨子里一般,此时灵觉微微一引,丹田之中的火灵力便轻车熟路的涌进经脉之中。

    火灵力迅速将外来灵力包围,然后引导它进入固定的功法路径当中。

    轰!

    破灵丹所化的强大灵力,如同山洪冲入沟壑,瞬间将其填满,并一路向前猛冲。

    修行一年多,经脉早已变大不少,可还是无法承受这股突然闯进来的力量,有一种将被撕裂的感觉。

    林凡面现痛色,咬牙坚持着,小心翼翼控制那股强大生猛的力量,让它为我所用。

    与此同时,不停回想起王洋交代的各种方法,以及需要注意的细节,尽量放松,让心神完全浸入身体内部当中。

    就好像自己化身灵力,不停奔跑,不停加速,想要挣开束缚,破开阻碍,闯出另一片广阔的天地。

    轰!

    一会之后,感觉丹药之力与自身灵力完美融合,灵觉便控制着它涌入脑海,狠狠冲向那一层屏障,发出一声沉重声响。

    当然,这个声音只有林凡自己听得到,一时间脑海轰鸣,头晕目眩,差点晕倒。

    身体也疼痛之极,直欲裂开,冷汗沽沽而出,瞬间湿透全身。

    可这时却是关键时刻,不得有任何分神,否则便会功亏一篑。

    “虽然没破,但已出现松动,好兆头!”

    心中一喜,顿时强忍着疼痛,急忙运功,引导灵力再次冲击屏障。

    “再来!”

    轰轰轰!

    接二连三的冲击,让他脑海里翻江倒海,浮浮沉沉,如同咆哮的大海一般掀风鼓浪。

    而他则像是狂风暴雨中的一叶扁舟,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

    可哪怕再危险,也不会放弃!

    只有坚持下去,才会守得风停雨歇,看到彩虹。

    生活的苦难,造就林凡坚韧执着的心性,知道凡事不会轻易成功,只有不停努力,才会看到希望。

    脑袋疼痛欲裂,胸闷直欲呕吐,所有不适促使他中止放弃,但他神情坚定,忍着痛苦,咬牙坚持着。

    “为了母亲,为了自己,我一定要尽快强大起来,哪怕再痛苦,也绝不会轻言放弃,再来一次!”

    保持着一丝清明,忽略所有痛苦,又一次控制灵力狠狠冲击屏障。

    “啊!”

    也不知是第几次冲击,这一次无形屏障竟破开一道微小缺口。

    但代价是林凡惨叫出声,身体如同撕裂一般,冷汗再次湿透全身。

    “好,已经打开一条缝,只要继续磨下去,总会将这瓶颈打破,最终进阶固元。”

    到此时,灵力消耗甚多,为了保持力量,他急忙拿出固元丹与凝气丹吞下。

    两颗丹药快速融化,其中灵气被吸收,化为浓厚灵力补充消耗,让他可以再次冲关。

    同时,药性的一面也在治疗身体,助其恢复体力。

    “呵呵,虽灵武同体,可以修武同修,但连聚气境的瓶颈都这么难突破,可见天赋真的不怎样,只不过是多个选择罢了。老天啊,你开玩笑的是吧,故意变着法子来整我么。”

    疼痛之下,林凡又开始自嘲,以求自我解压。

    其实不然,如今他既修道家仙法,又炼武者玄技,虽说没有彻底激活武者的魂力,但也算走上修武同修的道路。

    这么一来,瓶颈之力定然随着增大,突破自然也就变得更加困难。

    不过修武同修也有好处,只要修习有成,战力便是同阶数倍。

    这也是先前他为何能轻易战胜吕松的原因。

    在聚气境,一身修为便可比固元初期实力。

    虽说大部分是靠计谋外物,但实力也至关紧要。

    只有性子如他才会如此想,不过这么一来也好,不知情之下会更加努力,自然会收获更多。

    于是林凡一边叫苦,一边自嘲,又开始痛并快乐着的冲关之旅。

    “再来,已经破开一张纸的缝隙了!”

    大喝声中,林凡面现喜色,同时又有紧张慎重之意。

    一次次的失败,一次次的疼痛,他都咬牙忍下来,始终保持着昂扬斗志坚持不懈。

    在固元丹与凝气丹各剩一颗的情况下,终于!

    嘭!

    一声沉闷,但又清晰无比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无形屏障破碎,化为点点灵光消散。

    如聆仙乐!

    如闻圣音!

    “哈哈,终于成功突破瓶颈,进阶成功!”

    林凡猛的睁开眼,面带狂喜的大叫出声。
第14章 杀心章节目录第16章 入地五百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