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暗匠 > 正文 第14章 杀心

正文 第14章 杀心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林凡从地底深处结界出来,钻出荒废的灵药室,走出山洞,向小河镇走去。

    来到官道上等了半天,却没看到一辆兽车的影子。

    “哎呀呀!真是烦恼啊,看来得为自己买辆兽车了。”

    烦恼之下,什么事情好像都变得烦恼起来,耐性也变得差了好多。

    想到自己守着一座宝山,他也有了挥霍金币的打算。

    一个兽皮袋里装着不少一阶灵草,这是地底洞府里那些快要凋零的灵草。

    最起码要有个代步工具呀。

    “就算暴牙猪拉的兽车有点丑,可也是四条腿,四个轮啊,总比走路强吧。”

    “我又没进阶固元,不可以驱使法宝飞剑飞行,就算能飞,也没那么多灵力可消耗啊。”

    “回来一定买辆属于自己的兽车。”

    一边郁闷的踢着路上的小石子,一边不满的抱怨,并最终下定决定。

    两个时辰后,王家灵药铺。

    “林凡,没想到几个月不见,你修为又有长进,快要进阶固元了吧。”王洋一如继往的直爽。

    林凡苦着脸,道:“王大哥,我就是为了此事来找你的。”

    王洋一脸惊奇,“哦”了一声,像瞧个怪物一样上下打量着他。

    “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天才?十岁便要冲击固元境。”

    “王大哥别笑我了,你不知道我都快愁死了。”

    、、、

    “哈哈,来来来,大哥给你讲一下经验心得,包你回去冲击瓶颈易如反掌。”

    了解林凡的难题之后,王洋哈哈大笑起来,并一点一点为他讲解自己的经验必得。

    林凡非听得常仔细,认真询问不懂之处,甚至还拿笔作记录。

    王洋非常豁达,不厌其烦的细细解答,一遍又一遍,直到他完全露出笑脸才停下。

    瞧他那有趣的模样,王洋非常开心,乐呵呵的道:“刚说你天才,没想到却卡在这么简单的问题上,真是不知道说你聪明好,还是迟钝好!”

    跟林凡在一起,王洋时常被他的迷糊,有趣,固执给打动,控制不住的心情大好。

    这估计也是他乐于帮助林凡的原因之一。

    “来,这颗二阶破灵丹送你,它将助你冲关,增加成功率。”

    “这么贵重的东西多少钱,王大哥,我买下来。”

    “少罗嗦,给你就拿,再说钱就打你!希望下次见到你,你已是固元修士”

    “。。”

    到此时,林凡方知有个老师,或者师父,宗门什么的有多重要。

    如果一个人摸索,也不知要多久,几个月,一年两年,甚至三四年也说不定。

    对王洋的感激之情真的不知如何表达,只是表态以后必会好好报答,却又被王洋恼怒的骂他迂腐。

    最后,他拿出灵草换灵石之时,王洋也小小的震惊一把。

    直叹他如何弄到年份这么久,灵气如此纯的灵草。

    尽管林凡不想欺骗王洋,但地下洞府关系他的未来,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当下只好编了一个小谎,说是在胡子山一处断崖处寻得。

    “怪不得你进步如此快,原来天天拼命上山采灵草换灵石啊。”

    王洋是见过世面的人,刚才只是被其中的反差所惊,听后也没什么异常。

    问过王洋,知道想要兽车,必须去陈家驯兽铺,因为陈家拥有镇上唯一的驯兽师。

    也是靠这技能,陈家才在小河镇站稳脚跟。

    带着新得的一百块下品灵石,林凡来到陈家驯兽铺。

    “什么,一辆赤玉马兽车要五百灵石,是不是我听错了,二哥!”

    林凡尖叫起来,好像听到什么不可思议之事,无比吃惊。

    “对!”

    听见林凡叫自己二哥,店小二顿时满头黑线,一点也不给他好脸色。

    林凡顿时怂了,满脸肉痛,将视线从高大帅气的赤玉马身上移开,指着过山牯问道:“过山牯呢?”

    店小二面无表情:“三百灵石!”

    林凡顿时感觉世界太黑暗了,只不过套上一个木架,这些凶兽怎会如此值钱。

    不公平!

    太不公平了!

    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简直欺负小孩子嘛!

    他有种想哭的冲动,对兽车已经不抱希望了,一脸泄气,有气无力的道:“那暴牙猪呢!”

    “一百!”店小二有点不愿开口了。

    一个小屁孩,买什么兽车,凑热闹吗?

    “什么!”

    这一次,林凡叫得比任何一次都要大声。

    天黑路滑,社会复杂!

    这家店是不是知道他刚赚到一百灵石,因此故意抬价,算计好要掏空他那可怜的钱袋。

    钱袋你怎么了?你说说话啊。

    你怎么不说话了?

    是不是你也会心痛!也会肚子饿啊。

    钱袋啊钱袋!你倒是说句话啊。

    你也同意他们这些人太黑了,是吧。

    “不买拉倒!快走开,别在这碍眼!”

    店小二已经不耐烦。

    “买,我买!没钱吃饭也要买。”

    无比肉痛,但还是急忙出声。

    半个时辰后,林凡坐在慢如蜗牛的暴牙猪兽车上,晃悠悠的往回赶。

    车上拉着锅碗瓢盆,还有厨具,食材。

    得到王洋指点,加上又有破灵丹,他决定在地底洞府闭关,不进阶固元不出关。

    可闭关也不能不吃饭,是不,因此决定自己开伙。

    不过嘛,此时坐在车上,他一动不动,气鼓鼓瞪着慢腾腾走路,无比乖巧的暴牙猪。

    “猪大哥啊猪大哥,你的脾气都跑哪去了?是谁把你变得这么胆小的,怎么打都跑不起来!你说你啊,这样活着有多委屈!知道吗?在山上你可是一霸,以前我可没少被你的兄弟姐妹追,屁股蛋儿现在还疼呢。”

    “那个什么驯兽师到底是人还是怪物?他是怎么跟你交流的?他是不是侵犯了你的灵魂啊,否则你怎么连脾气都变了。”

    “早知道你这么值钱,我就多抓几只养着,等卖出去就不愁没有灵石了。”

    “可是我不懂驯兽术啊,但可以试一试的,反正地方大,嗯!就这么办!”

    似乎看到生财之道,林凡突然从无精打彩的样子惊醒过来,一蹦三丈高,顿时龙精虎猛。

    “哈哈,猪啊猪,快驾,咱们回家!”

    想到兴奋处,他已经控制不住自已。

    可就在此时,一个恼怒之极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臭小子,终于让老子找到你了。”

    心中一惊,急忙转头,接着看到一个最不想看到的人。

    吕松!

    只见那吕松灰头土脸,一脸厉气,加上一身破烂衣服,再也不复往日阳光帅气的形象。

    林凡心中一动,两眼闪过异芒,忽然冲对方笑道。

    “吕兄啊,你这是怎么了?好久不见,怎么变成乞丐了啊?”

    也许是吐槽习惯了,尽管害怕吕松,但也情不自禁的吐了几句。

    可这番话听在吕松耳里,显得刺耳之极。

    这是存心讥笑他的吧!

    明明是你害的啊!

    否则本少爷也不会被黑老三下毒,不得不当流寇!

    吕松心里那个怒火腾的一下燃烧起来。

    “林凡,把土遁术交出来,我会给你留个全尸。”

    一想到这一年多的非人遭遇,从天上到地下的感觉,吕松就控制不住的愤怒,把所有问题都怪到林凡身上。

    他经常睡不着觉,也无心修行,时刻想着如何寻到林凡,将他千刀万剐,方能解心头之恨。

    他到处打听,可却没人听说过林凡这么一个默默无闻的聚气修士。

    于是他经常游荡在这胡子山附近,以求遇到林凡。

    天可怜见,一年多后,他终于碰到林凡。

    现在,是尽情发泄怒火的时候了。

    吕松笑得阴森残酷,冷血无情!

    像他这样的人,不论什么事,永远都不会在自己身上寻找原因的。

    自己永远是对的,而错的永远是别人。

    “给你也是死,不给你也是死,我干嘛要给你!吕兄,你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对,肯定是,猪大哥你也同意啊,真是够聪明。他竟然连你的智商都比不上,真是可怜、、、”

    林凡眼中闪过冷芒,可嘴上却叽哩呱啦个不停。

    吕松气得火冒三丈,再也忍不下去,大喝一声,抓着一把刀,拍着身下赤玉马,狠狠向林凡冲来。

    他面色狰狞,隔着老远,用力将长刀一挥,恶狠狠的劈斩而来。

    在他的记忆中,林凡只是个孩子,去年才聚气二阶,哪怕再努力,又能进步到哪去。

    加上林凡气息被镇灵玉掩盖,令他分不清到底是何等阶,愤怒之下,只感觉比他固元二阶弱就是了。

    压了一年多的怒气暴发出来,让他失去理智,毫无防备的冲上来。

    可是!

    林凡却变了!

    不仅变得强大,也变得果断起来!

    别人对我好,我会对别人更好,别人想害我,我便百倍千倍还回去!

    最真的心留给最值得的人。

    这一年多不停的与凶兽厮杀,见过太多生死,林凡的心早不像以前那么单纯。

    看多了生死,自会冷漠!

    哪怕是对人!

    哪怕他从没杀过人!

    但是这个人,吕松,从一开始的莫明其妙,到现在还是莫明其妙,已让他起了深深的杀心。

    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加害自己,而且丝毫悔改之意也没有的人,无需与他讲道理。

    所以,此时他在林凡眼中,已不再是一个人。

    而是一只凶兽!

    一只林凡想要杀掉的凶兽!

    可要杀死实力比自己强,等阶比自己高许多的吕松并非那么容易。

    哪怕自己实力可比固元二阶,也不是他的对手。

    因为他是真正的固元二阶修士。

    所以一开始林凡就想好了对策!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定要达成目的。

    先是用言语激怒对方,让对方愤怒,只有这样,对方才会放松警惕!

    以至到现在的破绽百出!

    这么一来,机会来了。

    林凡不退反进,从兽车上飞起,落到地上。

    呼呼呼!

    三道火虫突然飞出,成品字形罩向吕松。

    在吕松惊愕,不信的眼神当中,又有一物突然飞出,闪电一般,狠狠射向他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