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暗匠 > 正文 第9章 土遁术

正文 第9章 土遁术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林凡回到家中已是夜晚,且还是从后门而入,因此并没人知道他回家。

    拿出干粮,吃过晚饭,深吸一口气,然后拿出吕松的兽皮袋。

    “咦!怎么打不开!”

    尝试着用精神力打开兽皮袋,没想到竟无法打开。

    试了片刻,才明白是因为吕松精神力比他强大的缘故。

    好在吕松是土系修士,而他是火土双重灵体,集中精神之下,隐隐能感觉到一丝松动。

    “只要坚持,慢慢磨,总会打开的。”

    林凡心中又是焦急又是激动,嘿嘿傻笑。

    经过三年苦难磨炼,他的性子变得坚韧执着,像这种耗时耗力的事情别人或许会觉得无聊,他则是兴致勃勃。

    说干就干,凝神聚气,用脑海中那一丝精神力不停冲击兽皮袋的意念封印。

    嗡!

    一次无果,意念封印只是微微晃动。

    “呵呵。”

    林凡却笑了,再次冲击。

    “哈哈,终于要破了。”

    也不知多少次以后,他小脸已满是汗水,两眼也因为疲劳与兴奋的双重层叠而发出贼光。

    对,就是贼光。

    亮晶晶,又热切无比的贼光。

    此时的林凡,就像一个偷窃宝物的大盗一样。

    在宝物即将到手的刹那,情绪无法控制的兴奋起来。

    明明是想冷静下来,但却怎么都压不住那股燥动的感觉。

    啵!

    终于,兽皮袋的意念封印破了!

    他急忙将精神力探入兽皮袋内。

    仅仅一小会,他的小脸就神情大变,先是变得惊讶,接着是不信,最后才变为狂喜。

    “嘿嘿嘿,发了,发了,这回真的是发了啊。”

    林凡乐得挺直身,一个不注意,竟然连人带凳翻倒在地。

    可他还是悟着嘴,嘿嘿大笑个不停。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羊颠疯发作,无药可救呢?

    “吕松,让你暗算我,这回遭报应了吧,哈哈,这么多东西,你是上天派来送钱的吗?”

    林凡一边笑着打滚,一边暗中讥讽吕松。

    如何叫他不乐呢?

    吕松兽皮袋里整整有十块中品灵石,还有一百零七块下品灵石与三千多块金币。

    粗略一算,那就是二百一十块下品灵石,整整二十一万金币。

    这对穷了三年的林凡来说,啊不,活了九年的他来说,是一笔难以想象,天文数字般的巨款。

    在他的生命中,还从没见过这么多钱,难怪会笑歪了嘴,抽了痉。

    按照每晚两块灵石的消耗速度,起码有三个多月不用担心修炼资源了。

    这个灵石存量,相信足够修行到聚气五阶,甚至六阶都有可能。

    直到好一会,林凡才从获得巨款的欣喜中冷静下来,开始清点其他物品。

    一颗黄色珠子、一把橙色小木剑、二阶黄狼护甲、一张画有乱七八糟线条的黄纸,还有一本褐色封面,薄薄的古藉。

    除此之外,就是一些日常用品,没有多大价值。

    珠子、小剑、护甲都是二阶宝器,他无法使用,因此放到一边。

    像鬼画符一样的黄纸,弄不懂是什么,也被他随手扔在桌上。

    之后,他的目光落到古藉上面,看着上面三个古朴沧桑的大字,刚刚平静的心脏再次不争气的跳动起来。

    并且越跳越快,好像擂鼓一般。

    土遁术!

    从上古以来就很少有人会的土遁术。

    林凡双眼再次发出贼光,亮比星辰。

    “发了发了,真的是发大发了,嘿嘿嘿嘿。”

    控制不住的再次傻笑起来,甚至口水流出来了也不知道。

    土遁术,玄阶功法,是无数种遁术的一种。

    它虽没风遁术,雷遁术等遁术快,也没有驱使法宝飞剑飞行潇洒好看,但却是最实用的一种遁术。

    因为它可以让修习之人遁入地下,穿土破石,如履平地。

    试着想一想,跟人比斗,有了生命危险之时,往地下一钻,顷刻之间便逃之夭夭,敌人只有跳脚怒骂的份,根本拿你没辙。

    是不是很爽。

    倍儿爽啊!

    虽然此术使用起来略显狼狈,但却不失为一门好的保命神通。

    毕竟活命才是最重要的,任何东西,任何事情都不能与生命相提并论。

    况且大多的禁制结界,封印阵法都依地而建,将威力最大的部分留在地面,弱点埋藏在地下。

    如此一来,有了土遁术,即便被困在结界阵法当中,也有逃脱的机会。

    而且林凡除了修行之外,还是个炼器师,土遁术对他来说更是作用巨大。

    即使现在还无法炼器,也可以用来来作些其它事情。

    比如可以用以躲避妖兽毒气,采摘灵草灵药,还有寻石探矿,盗取地下宝藏等种种用途。

    可以说,土遁术虽有失体面,但却是妙用无穷的万能宝技啊。

    唯一遗憾的是,这本薄薄的卷子只是土遁术前半部,并不完整。

    不过对他来说,却不是什么紧要之事。

    现在最主要的事情就是笑,尽情渲泄的笑。

    “哈哈哈,吕松啊吕松,看来是你对我有因在前,所以才会结果在后,这就是报应,天意如此,我就不客气的收下这份礼物了。”

    林凡眉开眼笑,从偷笑变成大笑。

    足足得意了半个时辰,才将东西收起来,然后翻开古籍,慢慢查看。

    为了以后,他决定了,修习土遁术!

    要修行,必先具灵体,要修习土遁术,必先是土灵体。

    无巧不巧,林凡刚好是火土双重灵体,虽说不是最佳资质,但也能修习。

    这土遁术,还真是来得及时,好像为他量身定制一样。

    难道这就是天意?

    难道这就是仙缘?

    难道这就是造化?

    林凡又暗自窃喜起来。

    花了两个时辰将口诀背得滚瓜烂熟,接着便开始静坐入定,慢慢参悟起来。

    要想修习土遁术,必先凝出土灵力,就像修炼出火灵力一样。

    有了聚齐火灵气,炼化为火灵力的经验之后,林凡触类旁通,很快便能感悟到天地间的土灵气。

    土遁术是一种辅助功法,并不能作于攻击之用,因此并没有配套的法术,这也让他修习得更加容易。

    “裂!”

    到天亮之时,林凡用手按在屋中地面上,低低喝了一声。

    随着喝声,地面竟微微颤抖起来,好像有什么东西将要破土而出一样。

    颤抖持续好一会才停止下来,而地面却什么异样都没有。

    林凡面上闪过失望之色,叹道:“看来土灵力实在是太弱,连最表层的地面都无法控制。”

    总结出原因之后,他停下来,站起身,向着房间走去。

    修行,除了要努力之外,还要劳逸结合,这样才是最佳方法。

    有些时候,不是一味苦修便能实力大进,过份的强迫自己,只会适得其反。

    路过程香的房间,他神情一暗,情绪有些低落。

    “娘,我一定会尽快筑基成功,争取早日去看你。”

    洗过一个冷水澡,吃过干粮之后,林凡爬上床,美美的睡上一觉。

    这一觉他睡得特别香甜,将这几日的惊慌害怕全都忘记,甚至还做了一个美梦,梦到程香病好,两人幸福的生活。

    到了下午,林凡醒过来,洗漱吃喝过后,又开始修炼土遁术。

    随着不断努力,到第七天的时候,已能让地面裂开一个半丈大小的口子,并且在他刻意改变下,最后还能形成一个深达三尺的窟窿。

    林凡试着跳下去,却不料一个不慎,土灵力失控,胸口以下被夹在土里,形如一截人形树蔸。

    “哎呀呀,疼疼疼!”

    犹如被暴牙猪撞到一般,满身皆痛,等他费尽气力,好不容易钻出来的时候,已经是累得说不出话来了。

    可坚韧执着的性子又让他百折不挠,促使他一次次练习。

    “哎呀呀,又被夹了,妈啊,真疼啊。”

    “哎哟哎哟,小屁股被夹歪了。”

    “咦,土里怎么有蚂蚁?哎呀,你还咬我,哎哎哎,蚂蚁大哥,千万别咬那里啊,很疼的。”

    、、、、、、

    就这样,时间悄悄过去一个月。

    林凡一直躲在自家屋子里不出来,拼了命的修炼土遁术。

    而镇上的人却只当他外出散心,谁也不知道他就在家里。

    到这个时候,他已经将土遁术上半部修成,随手一动,小脚一跺,地面便能裂开一个半丈大小的裂缝,片刻又化为一个深有两丈的窟窿。

    由于是土灵体,能在地下呼吸很长一段时间,他特意试了一下,当洞口完全封闭,竟能在里面呆上一个时辰。

    而若是有下部,完全修成,林凡就能深入地下,长久隐藏起来。

    这令他欣喜若狂,这土遁术果然妙用无穷,绝对是保命的最佳神通。

    与此同时,随着灵石的大量消耗,他已突破三阶瓶颈,进级聚气四阶,修为又涨了一大截。

    丹田处的火焰涨大一圈,显得更加明亮,犹如实火一般,在火焰下部,一层黄色雾气静静悬浮,有若大地一样。

    火蛇术也得以提升,已能凝出拇指大小,一米长的火蛇。

    啊不!

    是火虫!

    虽然林凡极力想将火焰凝成蛇形,但不知为何老是不具神蕴,最后干脆凝成虫形。

    没想到,看着不仅顺眼多了,而且还活灵活现,如同一只超大型的蚯蚓。

    如果身上再出现肉环的话,估计还真的是栩栩如生呢!

    “已经没有火、土灵石,看来得出去换灵石了。”

    林凡沉吟了许久,终于无奈的低声说道。

    将一些暂时用不到的东西藏在家里,林凡收拾东西,准备好装备,趁着天还没亮,再次离家向小河镇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