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商踪谍影 > 正文 第六十六章 内鬼

正文 第六十六章 内鬼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狼狗虽然走开,但一直在一边游荡,直到聂左和老车对话后,对两人态度立刻改善,慢悠悠的蹭到魏岚身边,坐在地上,看着魏岚。魏岚又怕又喜欢:“这狗好可爱。”

    “老车年轻时候当过兵,是军犬的驯养员,他有四个爱好,驯狗,走象棋,斗地主。”聂左介绍道:“还有一个爱好是入室盗窃,被判了十年,出来后就金盆洗手了。他父亲就是锁匠,爷爷是当时三十年代a市有名的洋锁制造和销售商。”

    烧水,泡茶,来车戴上助听器,大家聊了一会后,老车接过聂左拍摄的几张保险柜钥匙的照片,戴上老花镜看了一会问:“美国货?日本货还是德国货?”

    魏岚好奇问:“有什么区别吗?”

    老车看照片道:“德国货从来不偷工减料,而且非常精细,非常耐用,但是相对的价格比较高。日本货价格比较低,有技术,有创新,但是材料方面能省则省,能用比较便宜的材料就用比较便宜材料,当对来说寿命比较短。美国货有两者的优点,将货品分为高低档,高档高买,低档低卖,尽可能吃所有的市场。恩……这是保险箱机械锁的钥匙,是德国货,日本人早就开始在电子密码锁上创新,但是对付高手,等同不设防。美国人就是大杂烩了,但是机械锁不是美国人强项。”

    魏岚佩服道:“老车,你真厉害。这是德国某某公司的最新型号保险柜钥匙。”

    “这姑娘嘴真甜。”

    聂左道:“老车,这钥匙能配吗?”

    老车拿放大镜仔细看了好一会照片,摇头:“这钥匙没法配,德国货做的很精细,这钥匙材料非常耐磨,而三条切变线几乎没有容错率,差一点就打不开。”

    “3d打印机呢?”

    老车竟然知道,道:“难,普通打印机用的是塑料等非金属材料,弹性不对,就算凹槽对了,也压不住弹子。工业打印机倒是可以用金属做材料,但是工业打印机非常大,数量也比较少,都是大企业所拥有,打印一把钥匙最少要两个小时,理论上可以打印出来,但是实际操作难度比较高。聂左,我老车很负责说一句,这钥匙配不了。而且你说开保险柜只花了五到七分钟?除非知道密码,否则就算有钥匙也开不了,德国这家公司在去年用了反盗窃技术,当转动机械锁时候,会发出低微的噪音,这噪音和窃贼听齿轮发出声音几乎是一样的。原来是哒哒哒哒卡,现在是卡卡卡卡卡。”

    说到这,一个姑娘骑了小电驴进来,招呼:“左哥,你好。”

    老车不满问:“怎么下班了?”

    这姑娘是老车的孙女,爱理不理道:“我辞职了。”

    “什么?”

    姑娘走到老车身边,道:“我辞职了。”

    “反了你。”老车大怒。

    姑娘道:“你让左哥评理,我每月四五千块能干嘛?现在有机会,当然是自己创业了。”

    “老车,子蓝说的有道理。”聂左问:“创什么业?”

    “微商啊。”姑娘坐下来,递过手机:“我一个同学卖化妆品,生意好的时候一天就能赚五千块,做了两年,现在别墅和汽车都有了。”

    聂左看手机,微信上一个姑娘在朋友圈里晒自己化妆品的订单,生意确实相当火爆。聂左笑了,将手机交给魏岚,魏岚道:“子蓝是吧?这不是生意,严格来说这是诈骗、传销。”

    “恩?”

    “你同学行为称为炫富营销,她的目的不是为了在朋友圈内推销产品,而是要在朋友圈内发展下线。她晒的账单,十有八九是自己刷的,还有晒别墅,汽车,都不可信。而她炫富这么久,只是吹嘘自己产品多么好销,被人抢购一空,而不是介绍产品的独特性。反过来想,一个一天赚五千的销售员,有空在朋友圈发这么多微信,而且有问必回吗?”魏岚将手机还给子蓝:“如果你已经成为下线,我可以教你一些更好的炫富手段,如果没有,那就不要跳到这个坑了。这坑坑的都是朋友和亲戚,是他们对你的信任而导致他们入坑。”

    子蓝惊讶:“是这样吗?”

    “不怪你,炫富营销刚出来不久,非常多人上当受骗。”魏岚安慰道。

    聂左拨打电话:“王总……哈哈,没,她心情不好,爸爸遇车祸了,和你拍个桌子也正常嘛。好……谢谢啊。”聂左挂了电话道:“王总给你七天丧假,你的辞职信他扔垃圾桶了。”

    子蓝:“可是我爸早死了。”

    “是啊,车祸死亡,我又没说谎。先去洗洗吧。”

    子蓝走了,老车叹气:“他妈改嫁后,子蓝脾气就变得很古怪。”

    “不是古怪,是长大了,老车,你别管子蓝的事,她是大人了,除非她要开个锁你可以提供意见,其他的意见就算对了她也听不进去。”聂左说回正题:“老车,你的意思是,这保险柜是原配钥匙开的?”

    “是,除非是传说中的盗侠,否则我还没有听说有人能在五分钟内破解密码。”

    魏岚问:“盗侠是谁?”

    “另外一个星球的,和本书无关。”聂左沉思一会:“也许我们都错了,这齐家黄金确实有内鬼,但是内鬼不是别人,而是齐同。”

    ……

    齐家黄金公司,总裁齐云坐在齐同的对面,聂左和魏岚就在旁边坐着,齐云看自己哥哥,道:“哥,我不想叫警察,为什么这么做?”

    齐同沉思许久:“老爸把股份都给了你,我每月就是五万薪水,要养一家人,我日子很难过的。”

    齐云道:“哥,我和你说过,齐家黄金是我们两人的。”

    “你老公也会这么想吗?”齐同反问一句:“还记得上个月我向你借钱吗?”

    齐同挪用设计公司资金投资股票,用杠杆融资炒股,没想到一向牛市的股票一周狂跌,结果被证劵公司强行平仓。短时间要作平这笔帐肯定不行。于是齐同就想到了一个办法,雇佣一个小偷把设计图偷走。一来他可以开价两三百万从小偷手中买回设计图,二来,设计公司有购买盗窃险,虽然赔不了多少,但是几十万还是有的。有了这笔钱,他就可以先蒙混过这一个季度。做贼心虚,第一次做贼更心虚,心虚之下说动齐云聘请了护航公司,却没有想到被人家挖出了真相。
第六十五章 果因章节目录第六十七章 面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