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商踪谍影 > 正文 第六十一章 第一天

正文 第六十一章 第一天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聂左回答:“听说本市比较着名的商业间谍团伙自称黑天鹅。我会帮你打听,要到他们的联系方式。”煮火锅,把所有东西一起扔进去,能不能煮熟不管了,最少有机率煮熟就行了。这有符合商人的思维,慕容默现在是必败无疑,花费一些投资如果能翻盘,那就是大回报。垂死挣扎也好,回光返照也好,这根救命稻草慕容默肯定会抓在手上。至于这稻草能不能救命是后话,因为不抓稻草连救命的机会都没有。

    聊天中慕容默快速吞吃点东西,走人,他是工作狂人。麦妍盯着聂左:“我还不知道你这么坏。”

    “不是坏,是策略,这方法其实一直发生在我们身边,只不过我们没有去注意到而已。”聂左道:“有人故意撞车骗保险,有人故意打开大门引贼,而后虚报丢失的物品。还有劫匪抢劫银行十万,银行敢报一百万。就说某人吧,大学逃课被教授点名,为了不挂科,愣是在冬天用冷水把自己浇感冒,然后开出病条,才逃过一劫。”

    “这个某人还不是被某人拐走才导致逃课的吗?”麦妍怒视聂左:“你还好意思说?这生病的馊主意也是你出的。”

    “……”聂左笑嘻嘻不回答这问题,道:“所以小智慧就在我们身边,能把身边的小智慧运用到实际例子上,那就算成功了。”

    麦妍想了想:“不对啊,这种一般被称为小聪明。绝对的贬义词。”

    聂左道:“小聪明有大智慧。商业也就是这么回事,大家有一个规则底线,而后一起做游戏,赢的人赚钱,输的人亏钱。经常有人互相合作一起打败对手,一起分蛋糕。至于谎言、欺骗,成功人士都早习以为常了。”

    确实如此,做生意一方面说的是诚信,但是另外一方面还要靠手段。有时候比对手勤劳一些就可以,但经常只是勤劳一些是远远不够的。要么怎么说商场如战场,打胜仗非常重要,而你是用暗渡陈仓还是过河拆桥,这些不重要。

    刘邦斩白蛇,陈胜鱼肚藏布,这些和街头算命扯淡没有什么两样,关键是用的好。再说存在即合理,既然有街头算命的,那必然有人上当,最少能养活他,否则算命的自然灭绝。所以手段不分大小,手段用在地方才分大小。

    麦妍看着聂左,聂左最近一两个月,在想法上有很大变化。以前的聂左对很多事都是信手拈来。现在聂左更多了一份思考,似乎比以前更成熟了,也更有魅力……麦妍双眼一紧,叉子顶上聂左的咽喉:“说,是不是外面有女人了?”

    “啊?没有啊。”聂左愣了半响很无辜的回答,他哪知道女人思维和他完全不一样。话说有个哥们以前喝咖啡喜欢加糖,后来喜欢喝纯咖啡,他的女人知道他外面有别的女人,于是就默默离开。当然,这是电视剧。话说天天吃米饭,你就不想换面条吃吃?有可能那男人发现纯咖啡更有味道,只是以前没有尝试呢?女人思考从不依靠逻辑,但是不能否认,有时候这种思考能直取十环。君不见,哪个偷吃出轨的男人能不被老婆发现呢?

    麦妍为自己行为一笑,叉子一转开始吃东西:“男人,你智商比我高,但是情商不如我,你现在正式上班,以后什么办公室政治要慢慢学会处理。”

    “办公室政治不就是勾结成伙,对看不顺眼的人落井下石吗?”咦?这竟然也是一种手段。聂左若有所悟:“我想到投名状,办公室政治想联盟,让联盟的人去干和你干过一样坏事就可以。”

    麦妍摇头:“没用的,被对付的人如果厉害,能拉拢你的盟友坑你,只需要似偶然一句话的挑拨离间。玩办公室政治的大部分是女人,女人很多心思都在琢磨八卦。有时候,一个眼神都会让你猜上一上午。如果有你想的这么简单,就不叫办公室政治。”

    聂左来兴趣:“来,说点相关的例子给我听听,说经典的。”

    “以前你不是不爱听我们公司发生的琐事吗?”

    “那是因为我们挤不出时间来讨论,因为我们有很多事情要讨论。比如,本垒和全垒打的计划书和时间表。”

    ……

    下午,聂左在自己办公室睡午觉,本想拉了麦妍一起试下自己的休息室,麦妍一眼看破聂左居心叵测,亲两个小嘴就回去上班了。午睡最好不超过半小时,没有午睡习惯的人,可以尝试午睡,但是不要逼迫自己午睡,因为你身体的生物钟未必会适应午睡。哪种生活对生物钟来说没有好坏,对生物钟不好的就是作息不规律。如果你坚持把夜晚当白天,白天当夜晚生活,一生从不间断,生物钟也是不会有意见的。

    聂左小睡,出来烧了杯咖啡,正准备找台电脑下载游戏,保安进来了:“聂顾问,有个叫刘江的人,说是你的老同事。”

    刘江?那个长相猥琐,行为也猥琐的前万联国际内勤部同事?聂左一愣,自己和刘江确实是同事,但是和他并不熟悉。不过自己在这里才半天,魏岚是因为玉帝派人和她联系,刘江怎么知道自己在这里的?聂左道:“麻烦你了,请他进来。”

    刘江一进来,就笑嘻嘻的打招呼:“左哥。”

    刘江去万联国际,称呼张美玲为玲姐,称呼聂左为聂左。现在立刻改了称呼,不是一般的滑头。聂左示意:“刘江,请坐,喝什么?”

    “不用麻烦了。”刘江和聂左坐在茶几边,打量四处,惊叹道:“林子勋就是有钱啊。”

    聂左疑问:“你怎么知道这公司是林子勋开的?”

    “今天万联国际内勤部来了两个老外,我作为内勤部最后一个没人要的员工,就给他们倒倒水了。这两个老外以为我不懂英文,就聊了起来。左哥,我在万联国际估计是混不下去了,你这边缺人吗?”刘江道:“我从小就立志为世界和平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护航公司就是地球上正义的力量,致力打击全球商业间谍,做正义的事一直是我的理想。”

    聂左一口咖啡含在嘴里,不知道是吞好还是不吞好,吞吧,胃部有些反胃,不吞,吐出来似乎有点不礼貌。聂左好容易吞下咖啡:“刘江,这只是一份工作,你不需要这么无耻。”
第六十章 反间章节目录第六十二章 第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