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商踪谍影 > 正文 第五十一章 叛徒

正文 第五十一章 叛徒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聂左在这几年内表现出来一种很不同,很独特的东西。麦妍感觉聂左对钱非常的平淡,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基本都是有钱人,但是聂左绝对不是有钱人,聂左偶尔也会感叹钱花的比赚的快。另外,聂左好歹是a大毕业,却甘心在一家水果店当伙计、送货司机,也让麦妍有些不好理解。还有,因为帮助慕容默跳槽,聂左拿了十万元好处费,按照道理来说,十万好处理当会让聂左这样收入普通人有一些激动,可是聂左完全没有。

    除此之外,还有聂左对很多事情比较淡漠,比如因为和麦妍拍拖成为热点人物,完全不受影响。有人说他坏话,故意让他听见,他也非常淡定。

    麦妍感觉聂左和同龄人有很多不相同的地方。想到这些,麦妍眼珠一转:“聂左,你和你爸说起我了吗?”

    “说起了,我说有个女朋友。”

    麦妍道:“那……你给伯父打个电话,我和他聊两句。”

    “现在?”

    “是啊,你爸爸住院,我关心一下是应该的。”

    “哦……”聂左拿出电话,拨通了自己老爸的电话:“喂,老爸……不是我找你,我懒的理你,麦子要你和说话,说你住院了,应该关心你一下……你自己和他说。”

    麦妍接过电话,亲切道:“伯父好。”

    “好闺女,早听聂左提起你了,聂左有没有欺负你?”电话那边男子非常热情,哪有半点爱理不理的样子。

    “没有,聂左对我很好。”

    “对你好是应该的,他要对你不好就告诉我,我立刻飞到a市弄死他。突然打电话,我也没准备,太不合适了,聂左这家伙太不懂礼貌了。你等等。”说完就没有声音。

    麦妍愣了半响:“你爸让我等等。”

    聂左吃东西:“那你就等等。”

    麦妍怒视聂左,这一等就是十分钟,男子气喘吁吁的拿起电话:“儿媳妇啊,那个见面礼我已经办理了航空托运。不要嫌弃,长辈给晚辈的一点小意思。”

    麦妍愣了五秒:“伯父,你刚才去托运礼物?”

    “是啊,第一次和你说话,没点见面礼怎么说的过去。”男子道:“我一直想见见你,但在欧洲比较忙,抽不出时间。”

    麦妍道:“没关系伯父,我有年假,我去看你。”

    聂左被鸡肉噎着,老爸,要不要热情?聂左老爹道:“这不行,必须我去看你,最近是真有事,这不是刚住院吗?一大堆的事还等着我处理……我一有空,立刻飞a市,你可别说我唐突哦。”

    “不会,不会。”麦妍忙回答:“那你和聂左说两句吧。”

    “我和他没什么好说的。”聂左接过电话:“喂!”

    “什么时候结婚?”

    “好,再见。”聂左挂了电话:“他懒的和我说话。”

    麦妍道:“伯父对我很热情,我想其实他是在乎你的,只不过男人之间不好表达情感。”

    聂左无所谓道:“也许吧。”

    小情侣有活力,吃了东西,就坐公车回到宿舍,然后两人关在房间里亲个小嘴什么的,十一点左右,聂左离开了宿舍回到了自己的家。

    聂左上网寻找了麦妍父亲麦子轩的信息,对远洋集团进行了一些了解。作为男朋友,做点功课是应该的。但是麦妍对母亲没有介绍,聂左搜索郑翠华这位委托调查社调查自己的人,没有结果。

    聂左想了一会,麦贺毕竟是麦妍弟弟,自己应该和克莱儿联系一下,关心克莱儿的进展,不管怎么说,法兰克和黑寡妇是自己这条线出去的。聂左拿起卫星电话,拨打了克莱儿的卫星电话。电话响了很久,聂左想挂断时候,电话突然接通。

    由于和克莱儿算不上很熟,聂左并没有抢话,等待一会,克莱儿也没有说话。聂左皱眉倾听,电话里传来雨声和雷声,聂左还听见低沉的**声。突然一声枪响,**声消失了。聂左知道出问题了,静静在话筒这边等待。大约一分钟后,对方按掉了电话。

    聂左挂掉电话,拨打老爹电话,简单介绍了刚才情况,老爹道:“你不应该擅自联系联络员。菲律宾的人在十五分钟前打电话来,他们被对方所骗,袭击了错误的汽车,黑寡妇并不在这辆汽车上。”

    “怎么可能,dk并不确信我们的存在,采取也只是一般安保。”

    老爹沉默一会道:“三十年的和平时间,让一些人缺乏了信念。”

    聂左理解一会,问:“我们出了叛徒?”

    “菲律宾有两名战士,其中一名战士提供给了克莱儿虚假的情报。我们正在派人接应另外一名战士逃离菲律宾。”

    聂左道:“两名战士,一名联络员,其中一名战士成为叛徒,那另外一名战士必死无疑。老爹,立刻撤回接应的人,这个战士才是真正的叛徒。这是陷阱。”如果苏信或者萧云要出卖聂左,聂左基本无法逃脱布下的天罗地网。

    聂左道:“我刚才听见了**声,然后是枪声,如果他们没有下一步计划,不会处决克莱儿,会尽可能的拖延克莱儿的生命,尽可能挖出克莱儿知道的一些事。他们还有计划,没有时间,所以处决了克莱儿。”

    老爹道:“可是战士求救,我们不能置之不理。”

    “老爹,你是一个好的管理者,但不是一个好的指挥者。就我现在了解信息看,这位求救的战士,十有八九是叛徒。”聂左见老爹不说话,道:“老爹,我们都是训练营毕业生,要偷袭杀死对方,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克莱儿既然被围困,另外一位战士怎么可能生还?而且,比如我在a市被袭击,我不会向总部求救,因为你们对a市不熟,我不如利用我私人a市的资源来保护我自己,克莱儿刚刚去世,他就求救,而不是自己想办法,他甚至有时间等待外援。所以此人必定是叛徒。”

    老爹回答:“我明白了,我立刻撤回接应的人。灰狐,你记住,不要主动和除我之外的人联系。训练营有几名新人毕业,我会选择一人成为新的联络员。”

    “新人?”

    “新人最少还保持着信念,没有被物欲所污染。联络员可以是很愚笨的人,但必须是忠诚的人。”

    ps:科普:三江和推荐票,每天都可以投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