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商踪谍影 > 正文 第四十八章 学习

正文 第四十八章 学习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玉帝听聂左这么问,笑了,耐心解释道:“聂左,有一点你可能有误会。护航911不是慈善机构,不是为了正义而献身的机构。我们有契约精神,我们并不是将商业间谍当成敌人,我们对商业间谍行为不发表任何看法。比如说我抓的十大商业间谍之一的老约翰,有人说,我太过份了,既然已经制止了他,为什么还要将他送到牢房中。我的回答是,我有契约精神,这家企业雇佣了我,我有责任保护这家企业,同时将我调查所得告知这家企业。我没有送老约翰去坐牢,是这家企业拿了我的报告和证据后报警。”玉帝道:“我对魏岚、金镶玉他们感兴趣,纯粹是学术上的研究,我没有保护万联国际的义务和责任,我也不想多管闲事。这叫游戏规则。”

    “游戏规则?”

    “每一行都有游戏规则。”玉帝问:“你乘坐公车喜欢坐哪个位置?不用回答,肯定是最后几排。为什么?因为不需要让座。这就是规则,你坐在前方,有老人上来,你不让感觉会很尴尬,让了,你劳累了一天,很辛苦,没有人会理解你。所以大部分人乘坐公车,都是选择靠后方的位置。商业间谍也有规则,那就是市场规则。和你无关的事不要管,商业间谍也不会因为这家企业有漏洞而攻击,而是接到委托后才开始研究这家企业哪里有管理疏忽。同样,护航911会注意商业间谍,收集他们资料。但是绝对不会多管闲事。”

    聂左道:“只能说,我在万联国际遭受损失中学到了很多东西。”

    “学东西快的人,才是最好的人才。”玉帝道:“林少爸爸林大凡可是要高兴几天了,果野集团上次被人阴,成为两城商人饭桌谈论的笑话。现在万联国际也被阴了,呵呵,林大凡和刘子平可是一对老冤家。”

    ……

    刘子平丢不起这人,所以才弄来了曹凯,但是曹凯的表现让他非常失望。他忘记了曹凯和他说的,用商业间谍来防备商业间谍,本身就是一种错误。他也忘记了内勤部草创,曹凯孤身一人的事实。以钱为本是刘子平的价值观,任何给他带来损失的人,都不受他欢迎。曹凯将银行卡放在桌子上:“这是刘董事长给的额外酬劳,密码是六个一。再见。”

    刘子平道:“钱你可以拿着。”

    曹凯摇头:“你的钱不好拿。”

    曹凯离开后,刘坤道:“爸,他还是有用的。”

    “法兰克说他认识两个反商业间谍的好手,曾经是英国护航的老人,几年前出狱。要价不算高,曹凯说的也没错,防御商业间谍,靠商业间谍不行,我们还是要找专业人士。”

    刘坤皱眉好一会:“法兰克?爸,我不太喜欢这人。”

    “为什么?”

    “你和我说过的,这世界没有完人,而法兰克表现出来太完美,这种人要么是完人,要么是隐藏的恶棍。”刘坤道:“你还和我说过,不要信任一个没有缺点的人。”

    刘子平道:“我没让你信任他,我们和他是利益关系,或者你以为他会和个白领去打高尔夫球?你去联系下他,诚实的告诉他我们面临的困境。看他能不能帮忙,愿意不愿意帮忙。”

    刘坤问:“爸,如果法兰克帮不上忙呢?我们真的要把九个港口拱手送给人家?我们旗下制造工厂和欧洲商家签订了多年合约,一旦海运成本上升,必然导致亏损。而且以后我们在海运这一块就缺乏竞争力,等同舍弃了这块市场。同时制造企业将受到打击,我们最少要关停一半的工厂,裁员八万人。”

    “不给怎么办?现在把柄落在别人手上,你当行贿罪很轻是吗?罚到你倾家荡产无所谓,钱可以再赚,但身败名裂就很难东山再起。还有我们通过行贿拿到的项目,竞争对手还可以告我们,向我们索赔。万联国际就此蒙上污点,海外生意就无法进行。儿子,这是游戏规则,你可以行贿,但是你别被抓住,你行贿时候就要想到后果,你如果无法承担这后果,就不要去干。”

    “我不甘心。”

    “谁也不甘心,所以法兰克如果能办好这件事,什么条件都可以考虑答应他。”

    刘坤点头:“我明白了。”

    ……

    聂左一天就学了很多东西,学东西快是聂左的长项,否则不会破记录的十年时间,以满分的成绩从黎明训练营毕业。很多东西是训练营没教的,训练营是训练战士,只教聂左如何渗透,潜伏和卧底,没有教聂左如何识破卧底。玉帝的分析思路,金镶玉的成功手法,都是聂左学习的对象。特别是金镶玉的手段,利用了普通人的盲区,大胆的冒充警方。这和当年盛行的小偷搬家公司有异曲同工之妙。

    曾经有一段时间,小偷开了贴有搬家公司标识的汽车,直接把目标家搬空,左右邻居甚至还会帮点小忙。聂左学的更多的是,纵观历史上各种阴谋诡计,或者是布局等等,都可以在市井之中看见其的影子。

    高速冒充交警拦车设卡检查,实则为绑架。以小毒贩为诱引,吸引关卡注意,大毒贩趁机通过。还有电话诈骗的广撒网,细布局。另有碰瓷等等。虽然这些都是不好的行为,但是也可以成为自己学习的对象。手段没有好坏,你做的事才有好坏之分。做好事用手段被称呼为聪明,做坏事用手段被称呼为狡猾。

    聂左等待麦妍下班时候,在湖边静静的思考。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不过上帝笑不笑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拥有头脑,如果不思考,那和没有头脑的树木有什么区别?一个女子静静坐在了聂左的椅子上,聂左转头打招呼:“张美玲?这么巧?”自己要佩服自己,自己通过鼻子闻到了张美玲使用的香水味道,果然是她。

    “巧啊。”张美玲看湖水:“内勤部解散了,反正也没剩几个人,人事档案朝人事部一退,由人事部安排新岗位。”

    “新的开始嘛,看你心情好像不太好。”聂左掏出块巧克力:“巧克力是最容易让人快乐的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