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商踪谍影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金镶玉

正文 第四十四章 金镶玉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总而言之,麦妍只要把时速控制在二十五左右,基本没有问题,开车,没有其他速成办法,只能多练。电话震动,聂左看电话号码,是曹凯,心中疑惑,接电话:“喂,曹经理?”

    曹凯道:“刘子平想请你吃饭。”

    聂左问:“你告诉了刘子平?”

    曹凯道:“我从不居功,恩……顺便说一声,这餐饭有两个意思。”

    当然知道,刘子平知道自己知道其大儿子和死者生前在一起,肯定有点动作,这才是最主要。次要原因,既然自己这么能干,可以开出价码,继续为其效力。聂左道:“曹经理,麻烦你和刘董事长说一声,请他不要强人所难,我手头没有任何证据,就算报警,警方也无法立案。这饭就不用吃了,刘董事长时间金贵,我就不浪费了。”

    “送上门的钱不要吗?”曹凯问。

    “刘子平这人的钱不好拿,你就是个例子。”

    “哈哈。”曹凯难得一笑:“说的好,虽然他给我待遇不错,但是挟恩以报,让我感觉很糟糕。他是商人,商人就是擅长利用一切资源为自己服务,成功的商人同时也是无情的商人。我知道怎么和他说,有空一起吃个饭?”

    “吃个饭?”聂左考虑一会:“我听说东城有一家法国餐厅不错。”

    曹凯意味深长问:“东城?”

    “我有个朋友的朋友,想见见你。”

    “不知道你朋友的朋友如何称呼?”

    “玉帝。”

    曹凯略微惊讶:“听说过他,不过见我有什么目的吗?”

    聂左看电脑道:“我也不清楚,他给我电子邮箱留言,是三天前留言。他说和代号金镶玉的一个人有关。”

    “金镶玉?”曹凯没有犹豫,回答道:“可以,那明天我来接你,你说个地址。”

    “明早十点,万联国际大门见。”

    “可以,晚安。”

    “晚安。”聂左回邮件问:“金镶玉是谁?”

    玉帝回邮件介绍:“前猎手组织的一员,和曹凯有私人恩怨。曹凯离开猎手组织后,给曹凯两次下套。第一次被猎手组织挽回,并且将金镶玉开除出猎手组织。第二次,万联国际海外部美国分部蹊跷的撤回了案件,让曹凯躲过了牢狱之灾。金镶玉是全球十大商业间谍之一,十大商业间谍已经有五人曝光,我收到消息,金镶玉在近期前往a市,不确定他的目标是a市还是东城,但是这样一个重量级人物来东城或者a市,我应当好好迎接他才对。”

    聂左问:“曹凯肯定知道他的身份?”

    “未必,但是肯定知道一些事情。不过猎手组织有规矩,猎手组织成员不得向外人透露曾经或者是现在猎手组织成员的信息。曹凯这人对猎手组织还是认同的,同时也很感谢猎手组织。所以不肯定他会不会帮我。不过,曹凯也算是圈内佼佼者,现在金盆洗手,一起吃个饭也是应该的。”

    “哈哈,玉帝,你们护航是想尽可能收集曹凯资料吧?说不准曹凯哪天就重操旧业了。”

    “说白了多没意思?那明天见了。”

    “好,明天见。”

    脑袋不用会秀逗。黎明任务完成后,聂左想了很多,他发现自己缺乏实战。虽然商业间谍比不上dk,但是商业间谍中也有很多曾经的精英特工,间谍。反商业间谍工作不仅能让自己和这些人过招学习,而且还能转化思维,在黎明自己是攻,而反商业间谍工作则是守。

    目前没有工作,当务之急就是找一份工作,其他工作自己没兴趣,也不喜欢,收入也不高。

    就算是黎明成员,多交朋友也是应该和必须的。商业间谍或者反商业间谍联盟有自己一套系统,区别暴力犯罪的一套系统。同时以黎明的身份来说,通过护航911,可以大面积接触商贾之人,护航911是公认的全球档次最高的反商业间谍联盟,会聘请他们的商人肯定也不是一般商人。不说有没有机会挖出dk,自己也应该熟悉和了解成功商人们的思维方式。

    加上果野集团已经确定要在a市设立分部,并且自己也曾经答应过林少,一旦东城护航911将业务扩展到a市,自己就会加入护航911。

    同时聂左思考,为什么击破dk就一定要用暴力呢?以暴制暴几百年,始终没有结束这场战争。

    既然已经有了方向,还不如先仔细和深入的了解护航911,东城护航911大腕就是玉帝,多接触,多个朋友,何乐而不为?

    当然,还有一个不是很光明正大的理由,因为dk出现,为了保护黎明战士的身份不被泄露,每月两千美元的生活费没有了,那得赚钱啊。虽然有个共同账户,虽然麦妍赚的不少,但是随便说说,还真花麦妍的钱不成?男人应该比女人赚的多,这是聂左潜意识里的一点大男子主义在作祟。

    ……

    第二天十点,曹凯开车出万联国际,聂左很准时,已经在一边等待,停车,聂左上了副驾驶位,汽车开向东城。苏信和聂左一起去接克莱儿时候,聂左是选择后座,虽然因为黎明身份不得已和苏信合作,但是聂左内心里还是不喜欢苏信的。这次任务完成后,聂左移动到了副驾驶位,但对苏信仍旧不太喜欢。

    苏信爱好就是玩女人,多年训练让他能很快判断出哪些女人是可以轻易弄上床而不用负责任。当然,这也没有违反法律,双方自愿,各得所需,似乎连道德上也无法谴责。聂左从不将自己三观强加给别人,同时也保留自己喜恶权利。

    曹凯不说废话,没有废话就没有交谈,车内很沉默,但是并不尴尬。上了东城大桥曹凯才开口:“金镶玉是我的情侣,后来我抛弃了她,她非常恨我。”

    “抛弃她,应该有理由?”

    “有,我喜欢上别人。”

    哈,你完全不占理,始乱终弃。

    曹凯道:“她是一名私人诊所的医生。”

    “现在呢?”

    “现在还是,不过嫁人了。”曹凯道:“我和她拍拖,却忙于复仇,冷落了她,是我的错。金镶玉又因为她而报复我,我理解,也是我的错。”

    聂左笑问:“有你做对的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