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商踪谍影 > 正文 第四十三章 专业人士

正文 第四十三章 专业人士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麦妍道:“刘坤送医院两个小时后就没事了,不过,医生说急性肾衰竭虽然是偶发,但是是一个信号。伴随刘坤年纪增长,将来有可能会出现慢性肾衰竭,尿毒症等病症。刘子平特意为刘坤请了私人医生和私人营养师。我早上的工作就是带医生和营养师熟悉下刘坤的工作环境,看是不是要缩短刘坤工作时间,评估工作强度,工作压力等等。”

    “至于吗?”聂左问道。

    “别说,工作压力大,作息时间不规律的人有更高机率得一些不好的病。所以我决定周末坚持赖床不动摇。”

    “医生有没有说,锻炼身体可以提高对疾病对抗能力?”

    “嘻嘻,我没听过有这种说法。”麦妍笑着回应一句,道:“我上班了,对了,我今天去拿配车,以后我们有车了。”

    “万联汽车,售价五万五,两年返修率达到40%。”

    “福特也有36%,好了,我挂了,亲亲。”

    聂左挂电话,沉思许久,走过来问:“有没有一个这样的人,能让人发病,医生还检查不出来是外人动手脚。”聂左隐约感觉刘坤生病和法兰克有关系。

    克莱儿左手食指在下嘴唇游动好一会,敲击电脑:“美国籍华人,叶晴,今年二十九岁,是一名化学家、医药学家。她有个弟弟今天二十三岁,只有四岁的智力,为了救助弟弟,她加入了一个唐人街华人诈骗集团。她能使用药物让人生病,大医院对此病束手无策,没有好的治疗办法。诈骗团伙开设的私人诊所却能治好对方的病。两年之间,敛财千万美元。”

    这么耳熟?这不是就是a市常见的神医吗?一些得了绝症的人,看到各种广告,各种推销,无论价格多昂贵,本着试一试的心态,最后被骗子忽悠,病没治好,钱也没了。不过这去了美国就是比较高端,还有专业人才下毒和解毒。

    克莱儿道:“叶晴三年前被捕,然后没有消息。聂左,你的猜测可能没错,她被捕后不久,她的弟弟也离开了医院,不知下落。没错,是美国证人保护系统,叶晴作为污点证人,将整个诈骗集团送上法庭。叶晴就是特殊人才,她能让人生病,而不会被现代医疗设备检测出来。如果是这样,那麦贺很快就会生病。”

    苏信一头雾水:“为什么?dk弄个高手来,就是要让麦贺这些有钱人生病?还要杀叶晴灭口?”

    “刘坤已经痊愈,身体检查,完全正常。”聂左介绍了刘坤生病的事。

    克莱儿想了一会道:“a市暂时告一段落,我要马上去菲律宾。”先看麦贺会不会生病,如果会,在dk杀人灭口之前把叶晴劫走。还有她的弟弟?恩,看来还要美国的联络员配合。如果叶晴配合,那就能知道dk的到底想干什么。

    苏信一愣:“我们这就算结束了?”

    “对。”克莱儿点头交代:“卫星电话你们留着,其他装备要交还。记住,除了我和老爹之外,现在没有人知道你们身份,要活下来,就一定要保密。”

    苏信道:“我妈和聂左他爸呢?”

    “他们会出卖自己的孩子吗?”克莱儿反问一句,而后道:“你们不能对法兰克采取任何措施,明白吗?”

    “明白。”聂左点头,问:“既然现在结束,那代表我们不用被并入印度区了吧?”聂左还是很关心这事。

    “当然,你们表现我很满意。”克莱儿道:“而且我认为你们足可以应付一般情况。”

    苏信不满:“什么叫一般情况,天塌下来,我们都能顶住。”

    “把们字去掉。”聂左回答。

    ……

    聂左他们是无权持有临时安全屋的装备和武器,因为在a市有安全屋,专供他们使用,为了保证他们不是拿武器和设备私用,所以安全屋由萧云负责掌管。按照规定,平时他们只能携带不超过两把手枪的武器,而事实上,因为各有各自的生活,聂左和苏信都不佩戴武器。

    交还了武器装备后,克莱儿也不需要两人送,乘坐出租车消失在街头。任务完成,聂左也不理会苏信,自己上了公车,回到了自己的家。萧云的退休意味着聂左开始从行动者转为指挥者,聂左要推演今天凌晨的计划,看是否有更好的选择,是否有更安全的入侵,寻找更好的撤退路线。虽然克莱儿对其评价合格,但是聂左并不满意,毕竟昨天的对手不算强大,严格来说,只有一名专业人士,而且没有设置各种警报器。你不能期盼对手的弱小,你必须把对手想像的足够强大,这样你才能想尽办法击垮对手。

    计算时间,查询航班,晚上十点左右,聂左给麦妍打电话:“我回来了。”

    麦妍惊喜:“这么快,你个不孝子。”

    “老头子身体好着呢,我们聊几句就吵架,还不如先回来。”聂左问:“在哪呢?”

    “在宿舍。”

    “恩?”聂左听背景声音,不像:“那好吧,明天我去接你下班。”

    一个女人声音:“叫他过来吧。”

    麦妍道:“我和生我那女人在咖啡厅。”

    生你的女人?不就是你老母吗?聂左哦了一声:“一会我去接你?”

    麦妍道:“她雇佣了私家侦探调查你。”

    哎呦,你娘啊!原来是你娘啊!聂左就纳闷,一个不入流的调查社为什么调查自己,现在一想,明白了,原来是丈母娘查岗。难怪查询的重点是自己是否有吸毒、泡吧等劣行。

    女人声音:“让他过来吧,我也想见见他。”

    “他没兴趣见你。”麦妍回了一句,道:“你先休息倒时差,我自己开车回去。”

    “对啊,你现在是有车阶级,开慢点。另外,转向灯在左手边,右边是雨刷。”

    “讨厌,挂了。”麦妍和聂左说话,心情就好,但对面那女人一开口,心情就糟糕。

    “还有离合器要踩到底才能换挡……”聂左叹气挂电话,死女人,马路杀手啊。聂左租车和麦妍自驾游过。麦妍开车比聂左要稳的多,保持时速也非常漂亮。但是,麦妍处理突发事件的表现就很糟糕了。麦妍开车,聂左看地图说前面路口左转,麦妍打开雨刷,就转了,险些和一辆右转的汽车撞在一起。那交会车哥们停车大吼:如果不是老子看有人大晴天打雨刷,果断踩刹车,非撞死你丫的。麦妍脸红红的开车跑掉,送上秋波求安慰,聂左边看地图边淡定道:我如果看见有人在晴天开雨刷,我也会踩刹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