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商踪谍影 > 正文 第四十二章 黑寡妇

正文 第四十二章 黑寡妇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凌晨四点,苏信从天台位置索降而下,落到秘书卧室的窗户前停止。苏信拿出酒店配套的遥控器一按,窗户最上面的三块玻璃无声的掀开,苏信将一个罐子打开扔了进去,罐子滚到床边,里面淡淡的烟雾扩散充满房间。苏信解开锁扣,挂在玻璃上,人通过窗户翻进房间内。越方便,越容易被人有机可乘。

    苏信全副武装,夜视仪,防毒面具,头顶还有一个摄像头,聂左看画面肯定道:“没错,这人就是法兰克。”

    克莱儿监视主卧和保镖动向,汇报:“安全。”

    苏信持手枪慢慢靠近法兰克,解开法兰克的睡衣纽扣,从里面掏出了项链,摄像头拍摄到项链上戒指内侧的英文,聂左叹口气道:“目标确认,是dk和法兰克拉丁文的名字,动手吧。”终于证实了。

    苏信拿出注射器,轻轻扫开法兰克的头发,准备利用发孔掩饰进行注射。就当要下手时候,床头柜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聂左立刻道:“隐。”现在确实可以杀了法兰克,但是电话要响太久,保镖必然查看。而且法兰克已经被电话惊醒,注射药效效果没有那么快让其死亡,会把苏信陷在里面。

    苏信低头,在地毯上连续滚动,滚到了窗帘内。这位置要撤退,可以快速翻出窗户外,将挂钩挂在安全带上快速离开。

    电话响了好久,保镖敲门,法兰克这才醒过来,和保镖对话两句,让保镖离开一些。然后压低声音接电话,显然不想被保镖听见谈话内容:“……你干的很好,下个目标是远洋集团的麦贺。四天后,麦贺将在马尼拉签订一份合约,合约签订后将是一个半小时的鸡尾酒会,你只有这次机会……我已经说过了,三个目标完成之后,你不仅可以继续隐姓埋名,我还会给你一笔钱……你不要钱是你的事,这是交易,明白吗?你最好完成你的任务,再见。”

    法兰克挂了电话,靠在床头,拨打另外一个电话:“黑寡妇将前往菲律宾……她不会,她爱她弟弟……我告诉她有三个目标,麦贺是第二个,你给她第三个目标时候除掉她……事后,让基金会救助她弟弟……我一向很仁慈,呵呵,晚安!”

    法兰克挂了电话,继续躺好。苏信不敢动,对面银行大楼办公室内的聂左和克莱儿互相看了好久。聂左是指挥者,做决定道:“流氓,撤。”

    虽然被惊醒,但是药力还在,法兰克很快睡着。苏信拿走罐子翻出窗户,将挂钩挂在自己腰间,关闭窗户。而后按动索降的按钮,绳索拉了他上升到天台,苏信收拾装备,快速离开现场。

    聂左道:“流氓,拆除炸弹。”

    “明白,顺便说一句,我对代号很不满,我最多是色狼而已。”苏信叽歪几句,从酒店的天台到达酒店二楼,从二楼跳到一楼,离开时候,已经将防毒面具,夜视仪全部换下。聂左所说炸弹是安装在两辆汽车底部的炸弹,这两辆车放置在苏信撤退路线上,当有必要时候,就会引爆炸弹,如果对方是警察,可以喝止对方,如果对方是保镖,将直接将他们炸飞。现在备用计划没有用上,炸弹自然要拆除。

    ……

    “黑寡妇,这个代号很多人使用。”在烂尾楼的四楼,苏信、克莱儿和聂左正在吃早餐。克莱儿口咬油条,敲击电脑道:“一共有二十七个比较出名的黑寡妇。”

    聂左道:“可以排除恐怖分子,这个黑寡妇似乎是一个独立的有犯罪前科的人。继续隐姓埋名……你们说,会不会是类似美国这样的证人保护系统?黑寡妇是污点证人,美国提供证人保护,帮助她改名换姓。但是她被dk找到了,因为她有特殊能力……克莱儿,先查询下有特殊能力,代号黑寡妇的。”

    “去掉恐怖分子,再排查有特殊能力的人……不行,剩余十四人虽然有专业能力,但是按照dk实力来说,完全可以找到更好的。”

    苏信问:“黑寡妇会不会是法兰克对其的称号?而不是她的代号。”

    “那根本无法查询。”克莱儿道:“除非知道黑寡妇特殊能力是什么。另外麦贺是什么人?”

    “麦贺是远洋集团的总裁,非常年轻,今年才二十二岁,远洋集团也是a市的大集团,和万联国际的关系相当不错。麦贺是董事长麦子轩的独子,麦子轩是万联国际董事长刘子平创业时候的朋友。麦子轩名声相当差,典型的喜欢玩弄女人的有钱人,和很多嫩模有有染。麦贺我不清楚,不过看本地商业报有介绍过,对麦贺经营能力有一定的肯定。”

    克莱儿问:“远洋集团相比万联国际?”

    “我上网看看看。”聂左也不清楚,接过电脑,进行查询,好一会道:“a市十大企业,万联国际排名第一,远洋集团排名第七。刘子平拥有远洋集团10%的股份,麦子轩拥有万联国际5%的股份……能不能这么认为,远洋集团的实力是万联国际的一半。”

    苏信翻白眼:“十的一半是五,这推断能力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电话震动,聂左看了电话号码,走到一边,问:“小猪,这么早起床了?”

    麦妍道:“今天要上班,你在荷兰见到你爸爸了吗?”

    聂左回来,打字:将我手机设置在荷兰区,怎么把这事忘了。还好麦妍通情达理,昨天一天没给自己电话。聂左道:“见到了,脾气还是那么臭,我看情况,今天晚上……”麻痹,荷兰的时差是多少?谎话说的越大,就越容易被揭穿。

    聂左道:“反正他死不了,我也懒得理他,没事我就回去。对了,今天干嘛急着上班?”转移话题。

    麦妍回答:“总裁出院了,中午要和法兰克吃饭,让我参加。”

    “……”聂左捂电话:“昨天应该把他干掉。”

    “嘻嘻,放心吧,就是吃个饭。下午法兰克和总裁打高尔夫球,两人要私下交谈,没我的事。”

    “哦?刘坤身体这么好?刚出院就去打高尔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