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商踪谍影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刘子平

正文 第二十五章 刘子平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文胸被解开,没有反抗,聂左想着当时情景。一位男子去看望醉酒的客户经理,客户经理想抽烟,两人去了吸烟区。客户经理将身体靠在男子身体上,男子熟练的解开其文胸,上下其手。死者没有反抗,这就说明两人早干过相同的事。这是一对奸夫淫妇……没错,如果没有这层关系,怎么会去三十一层去看望客户经理呢?稍微有阅历人都知道,一个男子单独去看望一个醉酒的美女,绝对不是只有关心,动机肯定不单纯。

    魏岚种下木马到慕容默电脑中……不对,不是收集早会报告,而是通过慕容默这台有权限的内联网电脑,寻找其他东西。也许就和这位客户经理之死有关。可以大胆的猜测,商业间谍们也许知道了这案件一些端倪,魏岚卧底进万联国际,为的就是要收集证据。杀人罪,这是非常严重的指控,就算是刘子平都逃不出去。如果拿到证据,以此要挟某位高层,就算是刘子平亲儿子,也必须出卖自己老子的企业。

    聂左问:“为什么换总裁,为什么二儿子替换大儿子?生意亏损吗?”

    “不是,原总裁人挺好,现在总裁有些无情。原总裁五年工作下来,万联国际发展的很快。原总裁被撤换,董事会是说其身体不好,私下大家聊,是刘子平对原总裁工作作风不满意。特别是美国次贷危机,导致全球经济危机,董事会要求裁员20%,原总裁坚决反对,说在发展时候,员工们为万联国际做了很大贡献。当我们遇见困难时候,我们不能抛弃他们。据说当时原总裁和自己老子在董事会上互相拍桌子,把刘子平气的血压飙升。刘子平出院一个月后,原总裁就被撤换了。”

    聂左问:“恒源地产发生命案和距离原总裁被撤换,间隔多久?”

    “将近两个月。”

    不像……两个副总裁,一名财务总监,原总裁,谁抽烟呢?这个问题有心去查问,很容易得出答案。麦妍问:“怎么了?你这小脑袋在想什么?”

    “不好说,现在没有结论,我也是胡乱猜想。”

    麦妍好奇心上来:“胡思乱想也说说嘛。”

    “你上次在海边想知道我在胡思乱想什么,我说了,结果我被打了。”

    “谁让你想那么龌龊的事。”麦妍左边一看:“哎呀,不好,刘子平来了,我们快溜。”

    “淡定,我现在是内勤部的人,找某位同事了解情况。”第一次见刘子平真人,侧写了解。聂左看向左边,那边是一号厅,刘子平六十五岁,头发半黑半白,穿着一套国民朝代地主豪绅穿的福字衣服,拄了手杖,一位二十岁左右的一个姑娘拉开椅子,扶刘子平落座。

    聂左启动快速判断模式,小姑娘身高一米六八,体重四十八千克,十指修长,九成会弹钢琴。皮肤白嫩,符合年纪,没有特殊的保养。穿软底平底鞋,而非皮鞋,非工作装白衬衣,牛仔裤。此女非刘子平下属或者万联国际的员工,而和刘子平这么亲近,十有八九是亲人。从态度和年纪推断,此人应该是刘子平孙女或者是外孙女。

    倾听,言语中带有一些……猜测没错的话,应该是中学或者高中就在国外留学,现在说汉语带有一丝美式英语的味道。恩……喝咖啡,竟然不加糖加奶,这和其娇柔的外貌不符合。此女外柔内刚。

    刘子平,手上动作大开大合,是常年习惯了领导层的位置,每个动作都很有力度,是强人型。手掌粗糙,显然是童年和少年时期劳动而遗留下来的。眼中缺乏慈爱,肢体动作,说话节奏,还有看孙女的眼神,是将对方当成下属看待。当然,前提是自己推断其是孙女是正确。如果是正确的,那刘子平是比较冷血的一类人,对家庭亲情比较淡漠的一类人。也许在他看来,亲人因为血缘关系,就是值得完全信任的下属而已。

    “我们溜吧。”聂左道。

    “你不是说内勤部在和同事了解情况吗?”

    “我认为刘子平只会记住我们的id,而不是询问我们在干嘛。”聂左道:“他发现了我们,再不走那姑娘就会走过来和我们打招呼,顺便看看我们挂在脖子上的id。”

    聂左放下五十元钱,和麦妍站起来,果不其然,几乎同时,那姑娘也站起来,见两人转身离开,犹豫一下看向刘子平,而后又坐了下来。

    麦妍惊叹:“男人,我从不知道你这么聪明。”

    “这和聪明有关系吗?”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有人因为如此被开除过。”聂左道:“我说笨女人,难道你都不上内联网的公司论坛吗?上面就有帖子说了同事被开除的经过。就因为上班开小差,偶遇刘子平。向刘子平问好,刘子平慈祥的和他聊了几句,然后下午他就收到人事部的解雇通知书。这老东西阴着呢。”

    “如果他是好人,怎么可能白手起家,构建出这样庞大的商业帝国?”麦妍道:“走吧。”

    这句话好有道理,聂左惊讶看麦妍。麦妍转头看了聂左,瞪大眼睛:干嘛?聂左小声道:“三垒也能解渴,晚上……”

    “余姿说的没错,男人什么都能想到那个。我十年后才答应你求婚,憋死你。”

    “何必损人害己呢?”聂左笑嘻嘻。

    麦妍脸一红,咬牙切齿:“我就和你杠上。”

    聂左道:“要不,我们去领本证吧。”

    “哇,空口白牙就想把我弄走?”

    “不是,我想……我们恋爱这么久了,是不是要见下家长?”

    麦妍疑惑:“你爸不是抛弃你们母子,在国外吗?回来找你了?”

    “他好说,我是说你的父母,很少听你提起。”

    麦妍脸色突然阴沉,道:“有什么好提的。你和我恋爱,又不是和他们恋爱,见他们干嘛?”

    生气了,下楼梯,聂左直接把麦妍抱起来:“你说的对,我和你恋爱,关天下人何事?”

    麦妍一笑,在聂左胸部揩油摸摸,不满道:“喂,有些松弛了,要加强锻炼,知道吗?”

    “你和我说锻炼?”聂左问:“你好意思?”

    “嘻嘻,漂亮的女人是睡出来的嘛。喂,你干嘛。”

    “摸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