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商踪谍影 > 正文 第一章 护航911

正文 第一章 护航911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五月东城,气候温和。繁华的街道和高耸的大楼都没有阻挡海风沐浴全城。

    五月,是东城最让人心旷神怡的季节。

    但是季节不是影响人心情的主要因素,比如说张天就完全没有受到影响。

    在东城四区广场,四十多岁的张天戴了一顶太阳帽,一幅近视眼镜镜片的厚度和他下巴挤压出来的肥肉差不多。张天很胖,很会出汗,即使在五月的东城。他一手抓着黑色大行李箱看手表,一边拿了小毛巾抹掉额头上不停渗出来的汗。坐在休息椅上的他,左脚不自然的打着节拍,就连过路的人都能一眼看出来他的焦虑。

    距离张天三十米左右有一对情侣吃着冰淇淋,趴在护栏看小游乐场内的孩子玩决明子,两人说笑时候,不时的看向不远处的张天。

    在张天正对面二楼商场是一家咖啡厅,大落地玻璃让咖啡厅的人清晰的看见广场。在靠窗位置,坐着一位二十八岁的男子,其西装笔挺,短平头,打着整齐的保湿水,棱角分明,身体强壮,和他在一起是一位漂亮的女子,她可不是普通女子,她手上有话筒,她是一名记者。

    女记者看张天,询问:“赵警官,看来这位男子就是我们的犯罪嫌疑人?”

    “哈哈,董小姐很聪明,连你都看出来了。”赵警官叫赵昂,轻松大方道:“见笑,见笑,现在从事犯罪的人智商越来越低,我们也是非常的无奈。当然,我们是战略上藐视对方,战术上还是非常重视对方的。虽然对方毫无经验,但是我们仍旧派遣了四组人,分东南西北定点,同时,还可以第一时间联系巡逻车进行增援,五分钟,即使他是飞人博尔特,抓住他,只需要五分钟。”自信满满。

    董记者问:“是不是太小看他了?”

    “不。”赵昂微笑摇头:“人不如狮子强壮,但人为什么是主宰?狮子只能在动物园笼子里?因为脑子。你看他犯了多少个错误,第一个错误,对着太阳直晒,视线就会受到困扰,无法判断附近的情况。第二个错误,每十秒看一次手表,这样做不会让时间加速,只会让他更加焦虑和不安。第三个错误,他的左手死抓了行李箱,耗费了太多体力。第四个错误,他遇上了我,对此我很遗憾。”

    赵昂摆个姿势,一边的摄像机调整角度,赵昂很满意,道:“当然体力也很关键,不过,他不是暴力人员,就我个人看,这次抓捕不会有任何肢体冲突,只要我们一亮明身份,他会立刻投降。”

    董记者问:“赵警官,我记得你似乎是因为盲目自大,指挥失当,所以才……”

    赵昂认真道:“董小姐,任何岗位都很重要,我不否认在很多市民看来,药品缉私和毒品缉私有那么一点点的差距。其实有什么区别吗?没有,毒品就是一种药品……”

    “头。”对讲机道:“还有十五分钟。”

    赵昂按耳麦:“知道了……董小姐,大家可能都认为一位清洁人员不重要,最少他的贡献比不上市长。其实不是这样,市长和清洁工只是一份工作。如同我作为缉毒高级专员和现在药品缉私专员,都是一份工作,需要有人去做。你就说广场的那部电话吧,有人需要,他才会出现,这是一种存在价值,价值不在于高低,而在于有或者没有。”

    赵昂所说的电话,是一个塑料真人模型,真人穿了电话的外套,在广场上分发传单,吸引潜在的顾客们接受传单上的优惠,前往指定的电话销售处购买电话。

    电话一路分发传单,一直到张天的面前,将一张传单递了过去。张天这才感觉有人接近自己,下意识抬头一看,传单已经放在行李箱上,电话里的人低声道:“认真看。”

    张天愣了一秒,低头看传单,传单上贴有一个小耳麦,张天装做不在意的拿传单,揭下耳麦悄悄塞进自己的左耳,目送电话人离开。

    很快,耳朵传来声音:“张先生,我是护航911,你现在只听,不说,不动,你用左手擦汗表示不明白,你用右手擦汗表示明白。现在情况是这样的,你已经被人出卖,有三组左右的缉私警察就在你的附近。你只是小鱼,他们的目标是你买家。明白,或者不明白。”

    张天深吸口气,用右手毛巾擦汗。

    “接下来,你要记住步骤。出广场,过马路,到对面商厦八楼,出八楼电梯向左拐,直走一百米,有一片服装百货超市,随便拿一套衣服,进入七号试衣间。”声音问:“明白,或者不明白。”

    张天想了好一会,右手毛巾擦汗。

    声音道:“先不着急,等我下令。”

    “哎呀!”一个熊孩子被人一带,摔向那对监视张天的情侣便衣,女孩躲闪不及,冰淇淋盖在了熊孩子的衣领上。

    这时候,声音道:“走,不要左顾右盼,这样会暴露你别有企图,只朝你的目的地看,可以争取更多一点时间。”

    ……

    赵昂还在和董记者聊天,最后还是摄像师提醒:“赵警官,人走了。”

    “头,人朝商厦去了。”情侣女子还是发现了。

    赵昂速度很快,站起来一侧身到了窗户边,看向接近自己所在商厦的张天,步伐不快不慢,自然轻松,赵昂道:“他没有脱逃和警觉的迹象。”怎么会突然来商厦呢?赵昂道:“二组,跟上。”

    “二组明白。”一个男子把报纸还给报亭,朝商场入口走来。

    董记者问:“赵警官,有什么不妥?”

    “有点奇怪。”赵昂皱眉,不对劲,虽然张天是小案,但是自己花费了两天时间去了解张天。在广场的他表现是正常的,完全在自己意料之中,但是看他走了这十几米,步伐沉稳,似乎颇有信心,和自己之前对他做的侧写完全不符。

    二组男子看电梯,汇报:“头,他去了八楼。”

    “八楼?”赵昂立刻问身边咖啡厅服务员:“商场八楼卖什么?”

    服务员回答:“服装。”

    “金蝉脱壳!”赵昂拿起对讲机:“猎物要跑,动手,快快快。”见鬼了,对,自己是自大,但是自己是知己知彼后应该有的自信。上帝保佑,不要再出错了,两年已经被降级四次,印堂发黑到令人发指。

    赵昂再无心理会董记者和摄像机,冲刺跑向了二楼电梯。

    ps:本书故事并非发生在地球,所涉及非民事机构纯属虚构。
已经是第一章章节目录第二章 商业间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