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商踪谍影 > 正文 第十八章 退休

正文 第十八章 退休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聂左回答:“杨哥,我们兄弟,说好处就没意思了。明天我没空,你把那东城高手录像给我看看,我就知道疯子和他谁会赢。黑拳你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只能告诉你谁实力比较强,如果有人要放水,你赌输了可别怪我。”

    “没人敢在新阳镇给我难看,赌博也要赌的光明正大,一会就让人把录像送过来,你先玩。”杨哥转身喊道:“左哥来了,谁想挨揍的,自己上。”

    聂左在这家俱乐部相当有名气,换上衣服,在擂台上一站,立刻有人上前挑战。大家都知道聂左实力比自己强的多,在这家俱乐部有两大高手,一位是a市绰号疯子的人,还有一位就是聂左。大家不敢和疯子去教练,因为疯子太狠了,但是大家都喜欢和聂左过招,聂左不以打倒对方为目的,而纯粹是切磋,和聂左过招可以学到很多东西。当然,前提是你要能抗揍,聂左也在切磋中完善自己步伐,加快自己出拳速度。

    作为两大高手,疯子和聂左打过不下百场,双方胜负很接近,聂左略处于下风。不过有搏击经验的人都知道,疯子是搏命才和聂左打了平手,如果聂左要搏命,疯子是必败无疑。

    聂左是从高中开始出现在新阳镇的,就读新阳镇的高中,直到现在很多人都认为聂左是萧云的小弟。聂左十五岁就进入这家搏击俱乐部,那时候萧云还没结婚,肚子上还没有赘肉,是这家俱乐部的高手,聂左只和他打,两人打的非常凶狠,完全不留后手。后来萧云结婚,有了孩子,身体开始发福,上擂台次数越来越少,聂左开始和别人对战,但一改和萧云对阵的风格,从不争强斗狠,点到为止。

    聂左不仅是锻炼搏击,还锻炼耐力,坚持了一个小时的高强度对抗,直到腿脚有些发软才停手。去冲个凉,换回衣服,接过杨哥让人送来的视频看了一会,打电话给杨哥:“杨哥,你也太能吹了,这家伙根本不是疯子对手。”

    “靠,你这么容易看出来,那别人也能看出来?”

    聂左笑,在新阳镇混这么久,哪不知道这些人是什么货色。看杨哥说的正义凛然,好像自己是坏蛋中的侠客一般,其实都是假的。新阳镇的黑拳就是杨哥办的,办黑拳表面理由是给拳手对抗、赚钱的机会,也给搏击爱好者欣赏高水平搏击的机会。实际上他还是黑拳赌局最大的幕后庄家。杨哥是个经营好手,新阳镇黑拳赛在a市和东城非常出名。黑拳赛vip会员有不少富豪商贾。他们有些人通过现场信号传输下注,有些本身是搏击爱好者,还会亲自去现场观摩。

    挂了杨哥的电话,聂左去萧云水果店蹭饭了,水果店只有一名伙计在,打过招呼,萧云在楼上说了一句:“上来。”

    有一个一字竹梯通向阁楼,聂左到了上面,萧云面前有一张桌子,摆放了一些枪械零件,在墙体上有店铺的监控器,可以看见店铺外围五十米远。聂左走过去:“哥,怎么了?”萧云只有心情低落时候才会保养枪支。

    萧云道:“我昨天和老爹谈了,我准备退休。上有老,下有小,而且就我现在这体力也不行了。”

    聂左沉默很久,问:“老爹怎么说?”

    “同意,不过他说你和小信最少要有一人通过考核我才能退休。一年后考核,我再干最后一年。”萧云组装出一把手枪,是勃朗宁手枪,勃朗宁手枪扳机重,适合老手使用。萧云道:“看过周星驰的逃学威龙电影吗?这是一把善良之枪,从没开过火。左,这把枪送给你,我希望你也能不用开火,和我一样,娶个老婆,生个孩子,安安静静的退休。”

    聂左接过手枪,拿起桌子上的弹匣装上,熟练的打开保险,而后关闭保险,退出弹匣,道:“哥,我有时候不知道我们存在有什么意义?我们存在就是为了每个月拿两千美元吗?”

    “我年轻时候和你想法一样,英雄无用武之地,总想发生点事情。结婚后我就明白了什么叫平安是福,特别是有了丫头后。最近半夜经常被噩梦惊醒,这也是我申请退休的一个原因。呵呵,我创造了无残疾退休的最年轻记录。”萧云手放在聂左肩膀上问:“聂左,会不会对我很失望?我是不是一个逃兵?”

    聂左道:“哥,我能理解。不过你退出后,这万一有事,我怕我一个人扛不住。”

    “还有小信。”

    “那个贱人?我呸!”能让聂左表现出如此厌恶的人,已经成功了,最少在恶心人方面很成功。

    “左,小信确实有点……怎么说呢,我也挺鄙视他的一些爱好。但是有两点你要相信,第一点,他很忠诚。第二点,他有能力。我知道你很讨厌他,你三年没见到他了吧?他上次来水果店看我,他希望我们就算再不喜欢对方,每个月都要坐下来,互相进行一些了解。我没退休之前我不担心,我现在就担心我退休后,你和小信各自为战。一旦真有事情发生,要用上你们时候,你对他的厌恶很可能会把事情搞砸。”

    “哥,你放心,孰轻孰重,我心中有数。”聂左拿手枪道:“这枪还是你先收着,麦子现在翻东西的功力见涨,上次把我账户都翻出来,好容易糊弄过去。这要翻出一把手枪……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编。”

    说到麦妍,萧云犹豫一会,道:“左,麦子是好女人,但是她是个有秘密的女人。”

    “我知道。”聂左点头,道:“刚恋爱时候我就知道,她的家境是相当不错的。为什么对我隐瞒,为什么隐瞒这么久,我想一定有她的理由。我相信她迟早会告诉我。”

    “我还以为你没发现呢。”萧云接过手枪,道:“左,轻松一点,我们已经平静的度过了三十年,这也许说明我们已经赢了,再也用不上我们了。”

    “恩,希望如此。”聂左点头。

    ……

    聂左回家之后已经是晚上八点,在家中简单锻炼,洗个澡,就躺在沙发上看电视。九点,一个电话打来,聂左接电话:“喂?”

    “聂左吗?我是魏岚。”

    魏岚是谁?聂左思绪从那个世界回到了这个世界,回答:“魏主管你好。”他不想和任何同事过于亲密,特别是漂亮的女人,所以称呼带上职位。

    “你看教材了吗?”魏岚问。

    “正在看。”

    “恩,那打扰你了,再见。”

    “再见。”聂左拿来教材,翻看一会,麦妍打电话来了,和魏岚的目的是一样的,查岗,询问教材看了吗?有把握应付明天的考核吗?
第十七章 教材章节目录第十九章 杀鸡儆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