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天魂圣体 > 魂体初醒 第三十六章 地魂之争

魂体初醒 第三十六章 地魂之争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这来人竟是一掌便是将原本想要向廉江下毒手的聂风震出十余米远,见此情景,一时之间,在场的众人皆是不敢有所动,而那慕应此时也是悄然地站在了林毅的身旁。

    那将聂风一掌震开的来人,此时却是仅仅一扯,便是将那几近着魔的廉江一手擒住,如此实力,当真是不可小觑。

    仔细端详,此人虽然不是什么将士,但从其衣着打扮上看来,也是一名身份极高之人,不过四五十岁的年龄,此时却是给人以难得的霸气与稳重。

    盯着此人的林毅现在也是知道,只怕是在场之人哪怕是联手也是拿这家伙没什么办法。

    “此人地魂实力,要小心。”

    此刻,噬魂在林毅的脑海之中淡淡地提醒道。

    一般来讲,只有实力比对方更高才能一眼分辨出来人的实力,而现在的噬魂实力明显低于这来人,可却是能够看出来者的水平,这样一来倒是让林毅不得不再次对噬魂的身份起疑了。

    “廉左长,小子聂风久仰大名,今日一件果然是不同反响啊。”

    被一掌直接推开的聂风见着来人,却是有些恭敬地说道。

    “此人名为廉天横,实力在地魂境界,是那东郡太守廉天嬴的同胞兄弟,也是现在他东郡太守一族内的两大长老之一,也是这廉江的叔父。”

    似乎是看出了林毅对着眼前之人极感兴趣,站在身旁的慕应说道。

    这也证实了林毅心中所想,果然是没有错,此人在鄘城之内的身份确实高的可以啊,更令林毅没有想到的是,这廉江居然要喊这来人一声叔父,那廉江又是什么身份?

    “慕老,这廉江不会是这鄘城内的大少爷吧?”

    终于还是忍不住地将心中的疑问抛了出来。

    却是没想到那慕应只是轻微地“嗯”了一声之后便算是了事。独留林毅一人在这风中凌乱。

    东郡太守是什么样的人物?掌兵几十万,占地上近万里,如此强悍的实力,林毅在今日居然是直面他家的“太子爷”,还三番两次大战,方才甚至还差点将这家伙直接个灭口。

    如今想想,林毅都不自觉地有些心里发毛,脚下的步伐也是逐渐地开始后退,准备着随时开溜。

    “哼,聂家军又如何?此时你也不过是个毛都还没有长齐的小毛孩,竟也是敢在老夫面前耍性子?还敢欺负我廉家少主?”

    扫视了一遍这周围的几人,那廉天横却是眉毛一竖,便是没好气地说道。

    “不敢,不敢,只是廉左长,这两军交战,本来就是各凭本事。”

    看着那廉天横一脸的怒气,聂风也只好客气地说道。

    “既然是各凭本事,那么你们今天就看看老夫的本事吧,这也算是公平。”

    说罢,那廉天横竟是连招呼都不再打,竟是直接身影移动,“啪”地一掌便是朝着众人这边打了过来。

    四周的空气扰动,距离这廉天横最远的林毅现在都能感觉到其中的劲道有多大。

    见着那嚣张跋扈廉天横,慕家二老,以及那聂风皆是不敢怠慢,三人身形连连闪动。

    “轰”

    三人联合一击,方才是与那廉天横甩过来的劲道撞击在一起,即便如此,身为人魂者的三人还是被震得连连后退。

    见这种情形,林毅早已是张大了嘴巴,仅仅是一招之力,便是可以直灭三名人魂者的气焰,难道地魂者的实力就真的是强悍如斯么?

    再看那廉天横,面对三人如此合力的一击,竟然是纹丝不动,这悬殊似乎是有些太大了一点了。

    “这么样?你们区区几个人魂者难道还想要与老夫抗衡不成。”

    说罢,那廉天横的身形却是陡然继续向前走了几步,巨大的威压顿时扑面而来。

    现在的林毅距离这家伙至少也有十余米,却是被这股子威压给压得几乎是难以喘气,再加上之前所受的伤势,林毅周身的皮肤居然是纷纷皲裂,丝丝鲜血渗出。

    “杀”

    正在这关键时刻,却是没想到距离几人不足百米的地方,众多的青云弟子,以及其他门派的弟子皆是齐声一喝,庞大的能量如同巨浪一般朝着这边拍打而来。

    “砰”

    一声巨响,在这空气之中凭空炸响,林毅周身的巨大压力这才是减轻不少。

    “找死”

    眼见自己所形成的威势居然被那近千人的各派弟子齐声震退,这廉天横当即想要举起腰间的巨斧准备朝众多的弟子砍去。

    “廉天横,难道你想要与整个帝国各大门派作对么?”

    眼见那廉天横的攻势已起,身为少将军的聂风不顾刚才那一股威压所引起的疼痛,竟是置危险于不顾,直接挡在了那欲将劈下的巨斧前。

    霎时之间,周围空气凝固,谁都知道,即使聂风挡在众人的身前,可要是那廉天横手中的巨斧真的劈下来的话,一干人,谁都逃不掉,到时候必定是死伤惨重的后果。

    然而,这廉天横手中的巨斧终究还是没有落下来。

    的确,正如聂风所说,此次围剿鄘城叛军,东郡的各大门派皆是派出了不少弟子,一般情况下,青铜级门派都是全员出动,白银级可以保留一些弟子在本门,而黄金级的只需要出几名代表便可。

    若是这廉天横一斧子就这样劈下去的话,那青铜门派还好说,可白银级和黄金级的门派恐怕就要全员出动了,到时候鄘城恐怕也只有被这些未出来的门派直接给拆了。

    一时之间,见那放下的巨斧,众人方才是松了一口气。

    “既然你小子想要保这些弟子的周全,那么就不如你来替他们偿命吧。”

    说罢,这廉天横手中的巨斧再次黑气萦绕,竟是想要直接对着聂风下手。

    “廉左长,凡事适可而止,没必要这么早就丢掉自己的性命。”

    此刻,另一道黑影自那后方的军团之中冲了出来,相比之下,竟是连其运动的路线都有些无法分辨。

    “噬魂,这家伙实力如何?”

    看着来人,和那廉天横的年龄也是相差无几,却是气势之上强横不少,是个人都能看出来实力肯定也不会比那廉天横弱。

    “还是地魂者,只不过在高阶。”

    淡淡的声音在林毅的脑海之中响起。

    见来人,那廉天横也是一惊,显然是没想到,此时还能出现一个程咬金式的人物。只见这来人一身的黑甲,惊若神将,其脸上更是棱角分明,一看就知道是个久经沙场的人物。

    “将军。”

    见着来人,数十万的军队竟是“咚”的一声,齐齐跪下。而聂风见来人也是及有礼貌的鞠躬道了一声“义父”。

    “哈哈哈,真是没想到啊,竟然能够将闻名与朝野的先锋总将白翼杉给引来,当真是想不到啊!”

    见着来人,那廉天横居然是没有丝毫的惧色,反而能看出一些欣喜若狂的表情。

    “哼,手下败将,今日还想在本将跟前献丑么?”

    对着那廉天横,白翼杉满脸的不屑,旋即又转过身对着聂风几人道:“你等且先行回去,安顿受伤的将士,这两人便交给义父了。”

    “是”

    一声应诺,那聂风便是走到林毅的跟前,对于这样的结局,林毅是再强求不过了,现在的自己已是受伤多时,要不是有着噬魂的暗中相助,恐怕自己早就蹬腿了。

    被人搀扶着,缓缓地朝着军营之内行去,与此同时“呜呜”的角声也是在整个战场的上空响起,众多弟子开始陆续撤离。

    算下来,现在却已是到了傍晚时分,刚刚坐下的众人,便是听见外面“轰隆”一声,惊天炸雷响起,不少营帐都是处在震动之中。

    众人连忙冲出,只见那原本的战场之上,此刻已是黄沙漫天,半空之中,两道身影不停翻飞,一人手持巨斧,而另一人却是长剑飞舞,显得更加的威武。

    “砰”

    又是一声,两者再次相接,阵阵光芒激荡在那晚霞之中,倒是显得有些光彩夺目,一青一黑的两道华光将那龙争虎斗的两人完全笼罩,在营帐外观看的将士们也是只能看个大概。

    此时的林毅虽然深受重伤,被安排在营帐之内,但是对于外面的战斗还是听得一清二楚,如此大的动静,在他的心里也是不得不为其折服。

    “哼,只是些小孩子过家家罢了,你自己努力,定然能够超越这帮凡夫俗子的。”

    对于林毅心里所想,那噬魂自然是一清二楚,可是两名地魂强者之间的战斗在这家伙的嘴里依然被说成是小儿戏,这对于林毅来说,实在是有些难以接受,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有没有自己所吹嘘的那样。

    “但愿你真像自己所说的那样真实。”

    对于噬魂的实力,林毅没有怀疑过,可对于这噬魂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来头,实在是有心担心,对于那慕应所说的话,到现在还一直回荡在自己的心里。

    “你小子放心,我噬魂做事坦坦荡荡,这片大陆之上的事情有很多并不是表面上的那样……”

    然而,并没有听这噬魂所说的话,此刻却是发现林毅已是紧闭双眼,开始慢慢恢复伤势了。

    “唉”

    独自无奈地叹息一声,旋即这营帐之内却已是变得鸦雀无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