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至强兵锋 > 第一卷 第060章 教训

第一卷 第060章 教训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已经上了贼船,林放就算是不答应也没有办法了。谁让自己被胡珂给算计了呢?现在自己拍拍屁股走人的话,那可是要赔偿很大一笔钱的啊。微微的撇了撇嘴巴,林放说道:“我去洗澡!”

    说完,朝楼下的卫生间走去。

    看着林放离开的背影,叶梦语没来由的觉得心中有些失落,他,竟然变成了自己好朋友的老公了。虽然是假的,但是,谁知道时间长了会不会弄假成真呢?

    “怎么了?”察觉叶梦语的脸色有异样,胡珂诧异的问道。

    “没什么。”叶梦语说道,“只是,他住在这里真的好吗?可可姐,你知道他是什么背景吗?你了解他吗?”

    “我又不是真的和他结婚,我不需要知道这些。”胡珂淡淡的说道。

    “不是。”叶梦语说道,“可可姐,我是说,他万一是坏人的话,那怎么办?你对他的背景一点都不了解,万一他是坏人,这不是引狼入室吗?”

    “他是总公司派来的市场部经理,我相信总公司应该对他的人品和背景进行过考察的,不会是什么坏人。”胡珂说道,“而且,我看得出来,他这人除了有点粗俗和吊儿郎当之外,也不是什么大奸大恶的人。”

    顿了顿,胡珂转而说道:“梦语,你老实跟我说,是不是跟他之间发生过什么事情?我们之间这么多年的朋友了,我很了解你。如果你们不是有什么关系的话,你绝对不会让我去警局保释他的,也根本就不会表现出刚才那副模样的。梦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叶梦语微微的愣了愣,沉默片刻,说道:“可可姐,你不要问了,我和他真的是什么关系都没有。”

    微微的叹了口气,胡珂说道:“好吧,你不想说那就算了,等你什么时候想说的时候再告诉我吧。他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以后你们难免会有些摩擦,你多忍耐一点。虽然我和他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不过,我可以看到出来其实他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管不住自己那张嘴而已。”

    “恩!”胡珂微微的点了点头,应了一声。

    “砰砰砰”,门外响起了阵阵的敲门声。急促,而巨大。胡珂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蹙,起身过去,把门打开。只见一名中年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上下的打量着房子,说道:“这间别墅蛮不错的啊,就是装修的格调有点太俗气了。如果在客厅里摆点值钱的古董,那整个别墅的档次就上去了啊。”

    叶梦语有些鄙夷的笑了一声,如果真按照他说的去做,只怕就不是格调上去了,而是不伦不类了。

    胡珂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蹙,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你来做什么?”

    中年男子微微的皱了皱眉头,转头看向胡珂,说道:“论辈分,我怎么说也算是你的舅舅吧?有你这样跟长辈说得话吗?真是没大没小。”

    “你到底想说什么?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请你离开,我想休息了。”胡珂声音有些冷漠。

    “你在hk投资公司做的不是很好吗?华夏区的总经理,这个职位也不错啊,加上hk投资公司给你的股份每年的分红,那也应该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了吧?”丁兴志说道,“你为什么要放弃这么好的事业呢?”

    “这是我的事情,似乎用不着你操心吗?”胡珂冷声的说道。

    “人性都是自私贪婪的啊,以前口口声声的说什么恨自己的母亲,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她。可是结果呢?现在眼见着有利可图,不是又屁颠屁颠的跑回来装什么孝顺女儿?”丁兴志鄙夷的说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根本就没有结婚,你也就没有资格去接手你妈的股份。”

    “哼,那是因为我明白血浓于水的道理。”胡珂说道,“不像你们,已经完全的忘记了亲情,在你们的心里只有金钱和利益。”

    “别把自己说的那么伟大,你还不是跟我们一样嘛。”丁兴志说道。

    洗手间内,林放很清晰的将他们的对话清晰的听在耳里。眉头微微的蹙了蹙,大声的叫道:“可可,我的underwear 呢?我忘记拿underwear 了,把我内裤拿进来啊。”

    丁兴志不由的愣了一下,愕然的看了胡珂一眼。胡珂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蹙,斥道:“没拿就别穿了。”她哪里知道林放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是在帮她啊,还以为林放又是在故意的调戏她呢。

    片刻,林放从洗手间走了出来。衣服已经穿的很整齐,只是头发湿了一点而已。呵呵的笑了笑,林放说道:“幸好我还没脱衣服,不然的话,就真该光着屁股出来了。”然后转头看了丁兴志一眼,摆出一副很诧异的表情,问道:“可可,这是谁啊?”一边说,林放一边上前搂住胡珂的肩膀。

    胡珂也没有挣扎,既然是演戏,那也就需要演的逼真一些。只是,一旁的叶梦语看见这样的情景,心里有些莫名其妙的失落。

    “我是可可的舅舅。你又是谁?从哪里冒出来的?我和可可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丁兴志上下的打量了林放一眼,鄙夷的说道。

    “哦?原来是可可的舅舅啊,幸会,幸会啊。”林放呵呵的笑着,连忙的伸出手去,说道,“你的大名我可早就听说了啊,如雷贯耳。没想到今天却能见到你本人,真是荣幸之至啊。不行,待会你一定要给我签个名,我好留着纪念。”

    林放脸上所流露出来的那股巴结讨好的卑微的表情,让胡珂看见,忍不住的皱了皱眉头,心里不由的产生一丝的鄙夷。

    丁兴志微微的愣了一下,有些错愕,还真的是被林放的态度给弄的有些僵住了。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又是这样一个崇拜自己的人啊。“没什么,没什么,名声那些东西我根本就不在乎。”丁兴志很是装逼的伸出手去和林放握在一起,说道。

    “您这是看穿名利了啊,真是让人佩服啊。我就不行了,俗人一个,整天的就是想着怎么赚钱怎么出名。”林放讨好的说道,“恩……我没记错的话,您应该是叫秦受吧?秦始皇的秦,受用无比的受,对吗?”

    丁兴志的眉头一蹙,冷声的说道:“你认错人了。”

    “不会吧?我没认错啊,你就是禽兽啊。”林放说道。不知不觉中,林放手上的力道缓缓的加大。此时,胡珂才知道林放刚才的所作所为根本就是故意的,这小子分明就是早就听见他们的对话了。胡珂不由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丁兴志顿时的感觉到手掌仿佛被火钳夹住似得,疼痛难当,挣扎着说道:“臭小子,耍我是吧?赶紧放开我。”

    “咱好不容易见上一面,应该多多的亲热才对啊。”林放呵呵的笑了笑,说道。

    “啊……”丁兴志痛苦的叫道,“放开我,尼玛的,快放开我。”

    “有本事你继续骂。”林放微微的笑着,说道,“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这可是老子的地盘,在我的地盘上什么时候轮到你撒野?可可是我老婆,你敢对她吆三喝四的,那就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啊。”

    “你……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丁兴志愤怒的吼道。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如果你不道歉的话,你的手很快就会废掉。”林放淡淡的说道,“怎么样?是想继续跟我装逼,还是马上道歉?”

    “对……对不起!”丁兴志实在是忍受不住手上的疼痛,不情愿的说道。

    “林放,够了!”胡珂始终还是有些于心不忍。

    林放微微的耸了耸肩,松开丁兴志的手。丁兴志连忙的握住,不停的揉着,狠狠的瞪着林放,说道:“臭小子,你给我记住,我不会放过你的。”

    “靠,你废话还真不是一般的多哎。”林放瞪了他一眼,说道。

    丁兴志愤愤的哼了一声,转头看向胡珂,说道:“就算你接手你妈的股份,你手里也不过只有百分之四十的股份而已。我们其他的古董联合起来,照样有权利罢免你的管理权。”

    眉头微微的蹙了蹙,胡珂说道:“大家都是一家人,非要弄成这样吗?大家难道不能同心协力,一起把公司做的更大吗?为什么非要这样,弄的公司四分五裂你才开心吗?”

    “可以,除非你让出管理权。”丁兴志说道,“不过,你舍得吗?把自己标榜的那么伟大,其实,还不是为了钱?”

    “我擦,我发现你是脑袋里装的大便是吧?不见棺材不掉泪啊。”林放上前,一把抓起丁兴志的衣领,像拎小鸡一样把他给拎了起来,径直的走了出去。胡珂愕然的看着这一幕,有些哭笑不得。

    “活该!”叶梦语有些兴奋的说道。忽然间发现,自己似乎跟林放还有着不少相似的地方。

    走到门外,林放打开垃圾桶,一下子把丁兴志脑袋朝下给塞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