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至强兵锋 > 第一卷 第003章 这一拳是利息

第一卷 第003章 这一拳是利息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当林放从浴室里出来,叶梦语也已经起床。蓬松的发型让她凭添了一丝女人的成熟魅力,冷漠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那脖颈之处的红印仿佛昭示着一些东西。

    看着被单上散落的“花瓣”,林放那深邃的目光中闪露出一丝的疑惑,棱角分明的脸上不由的勾起一抹邪邪的笑容,脑海中不由的回想起昨晚的一幕幕。林放不得不承认,在他所接触的女人之中,她应该是最特殊,也是最有魅力的一个。

    林放静静的看着她,猜想着她待会应该会有怎样的反应。一哭二闹三上吊?又或者,报警,告自己强女干?然而,叶梦语的表现却是十分的冷静,甚至可以说是冷漠,她缓缓的穿着自己的衣服,一言不发。只是,那眼角不经意滑落的一滴泪珠还是被林放清晰的捕捉在眼里。

    林放目光不由自主的从她的脸部一直扫过,直到脚下。冷漠的表情里仿佛没有一丝的感情,只是,那双亮晶晶的眼眶中闪烁着一丝的晶莹。太像了,林放忍不住暗暗的想道,那眼神、表情甚至是身材都有着太大的相似。林放深深的吸了口气,苦笑一声。

    缓缓的走了过去,林放从身后抱住了叶梦语,在她的耳边轻轻的吹了口气,柔声的说道:“你叫什么名字?我以后怎么找你?”

    叶梦语微微的愣了愣,身体稍微的挪动了一下,挣脱林放的拥抱。作为苏南市最年轻的刑警队长,叶梦语自然有着自己独特之处,也有着自己独特的职业敏感。虽然刚才在药物的驱使之下她并不是很清醒,但是,很多事情她的脑海里却还是清楚的,包括林放和玫瑰的对话。所以,她也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转过身来,叶梦语很是冷漠的扫了林放一眼,说道:“你最好忘了今天的事情,而且,从今以后我们彼此不再相识。明白吗?”

    林放不由得愣了一下,忍不住的苦笑一声,这好像显的自己是死乞白赖要跟着她似得。如果不是看到床上那点点的“花瓣”,不是知道叶梦语是受了药物的驱使,或许,林放也只会把她当成一个在酒吧里寂寞的女人。可是,看到叶梦语那虽然冷漠的眼神中却闪露出一丝晶莹,林放相信她不是那样的女人。只是,叶梦语的表现却又让林放充满了好奇和不解。

    微微的撇了撇嘴巴,林放说道:“不是吧?一夜夫妻百日恩。再说了,万一你以后有需要的时候还可以找我的,我不介意自我牺牲奉献自己的。”

    叶梦语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蹙,冷哼一声,说道:“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你最好给我忘记今晚的事情,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你,否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虽然叶梦语知道这件事情无法怪责林放,甚至刚才的一切都还是自己主动的,但是,对于她一个女孩子来说,突然的接受这样的一个事实,实在是有些难以做到。

    林放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蹙,一把抱住叶梦语,顺势就摁倒在床上。满是胡茬子的嘴巴在叶梦语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撇了撇嘴巴,说道:“刚才都是你一直占据着主动呢,让我好没男子气概啊,我现在如果不找回来一点,那岂不是太吃亏了?”

    “你……你……流氓!”叶梦语气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我最讨厌被别人威胁,谁让你威胁我。反正我以后都没有好日子过了,那不如有好日子先过了,起码以后也不会后悔不是。”林放淡淡的说道。

    “放开我,臭流氓,快放开我。”叶梦语挣扎着,然而,根本就无济于事。林放的手犹如一只铁钳一般紧紧的将叶梦语的双手箍住,将她摁在床上丝毫也无法动弹。

    “我就不放,你咬我啊。”林放无赖的说道。本来嘛,刚才就一直被这女人给压着,现在竟然还反过来威胁自己,如果林放不压回去,那岂不是太吃亏了?再说,这样近距离的看一个美女,别有一番滋味,那长长的睫毛因为紧张愤怒而不停的闪动着的模样,以及那上下起伏的胸口,无时不刻不充斥着一种强有力的吸引力。

    “啊……”林放的话音刚刚落去,不由的发出一声惨叫。低头看去,只见自己的手腕上有一个很深的压印,仿佛都快透出血来。“靠,你是狗啊?真咬人啊?”林放瞪了叶梦语一眼,说道。

    “哼,是你让我咬的。”叶梦语得势不饶人。

    “好啊,小妮子,跟我玩是吧。”林放嘿嘿的笑了笑,说道,“你咬我,那我怎么也要咬回去啊。”话音落去,林放低头就吻了下去。他可不会真的咬下去,那细皮嫩肉的地方,林放也舍不得啊。

    叶梦语拼命的挣扎着,可惜,根本就无济于事。忽然,叶梦语停止的挣扎,宛如一条死鱼般躺在那里,眼神空洞,泪水顺着眼角不停的滑落。林放不由的愣了一下,停了下来,心里愤愤的骂了自己一句,林放,你这是在做什么啊?

    林放承认,在他的心里有些很不自觉的将眼前的这个女人当成了自己记忆中最深刻的那个女孩,有些将自己的感情转移,不自觉的拿出了以前一起打情骂俏的手段。殊不知,她和她根本就是两个人。

    深深的吸了口气,林放稳住自己的情绪,起身坐到一边,从怀里摸索出一根香烟点燃,吸了一口。“对不起!”林放有些歉意的说道。

    叶梦语微微的愣了愣,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冷漠的说道:“今晚的事情谁也不想,你和我都应该忘记。我们以前没有什么牵连,现在没有,以后也不可能有,所以,你最好是忘记今天的事情,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可是……”林放有些愕然的看了叶梦语一眼,说道。

    “没什么可是。”叶梦语说完,起身站了起来,朝外面走去。她不想继续的待下去,她怕自己会忍不住。无论她此刻如何的伪装坚强,内心里的那一种脆弱和失落伤心都无法掩饰,她要赶紧的逃离这里,然后找一个地方痛痛快快的哭一场。

    转头看到门外站立在那里一动不动的那个女人,叶梦语的眉头不由的蹙了蹙,眼神里不由的爆射出一阵寒意。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她,如果不是她,自己怎么会这么狼狈?

    看着叶梦语离开的身影,林放的嘴角不由的撇了撇。虽然他看到床上的那一抹殷红时也有考虑到如果女孩赖着自己时应该如何的摆脱,他可不想因为这一次有些莫名其妙的激情就娶妻生子;但是,女孩的反应有些出乎了林放的预料,反倒是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了。

    走到玫瑰的面前,叶梦语上下的打量了她一眼,冷声的问道:“你叫玫瑰?”

    “哼!”玫瑰冷冷的哼了一声,并没有回答叶梦语的话。

    “你是韩锦鸿的人?”叶梦语接着说道,“你回去告诉韩锦鸿一声,让他给我准备好,收拾好东西准备坐牢吧。从今天开始,我会死盯着他,我要他在苏南市彻底的消失。”

    “就凭你?一个小小的刑警大队的大队长吗?”玫瑰不屑的笑了一声,说道,“你未免有些太过的高看自己了,在韩先生的眼里,你根本就微不足道。就仿佛是蝼蚁一般,韩先生想要怎么愚弄,就可以怎么愚弄。”

    “那是要付出代价的,就看他是不是能够承受这份代价了。”叶梦语冷声的说道,“还有你,玫瑰是吧?我会记住的。”

    “你可以随时来找我。”玫瑰很是不屑的说道。她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跟随韩锦鸿南征北战打下了如今的江山,自然不是一个简单的小角色,岂会被叶梦语这样一个小小的刑警队长给震慑住呢?

    二女争锋,倒是别有一番滋味,林放很是玩味的看着她们,嘴角挂着一抹玩味的笑容。

    “砰!”忽然间,叶梦语一拳狠狠的打在了玫瑰的腹部,冷声的说道:“这拳,就当做是利息,其余的,我会慢慢的跟你讨回来。”

    “砰砰砰”,门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紧急着,一阵怒吼声从外面传来。“开门,警察,临检!”

    叶梦语一愣,眉头不由得紧紧蹙在一起,表情显得有些紧张。转头看了林放一眼,冷声的说道:“你去摆平,如果让警察知道我在这里的话,我跟你没完。”说完,叶梦语径直的钻进了洗手间。

    林放微微的撇了撇嘴巴,耸了耸肩,走到门口将门打开。上下的扫了一眼站在门口的三个警察,淡淡的说道:“做什么?”

    “我们接到举报,说有人在这里从事卖y嫖娼活动。”为首的那名约莫二十五六年纪的年轻男子说道,“先生,请出示你的身份证。”

    话音落去,其余的警察已经推开门走了进来,四处的搜查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