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盗尽天下 > 第九章 警方的破案方式,大案告破了!

第九章 警方的破案方式,大案告破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半夜,成都。

    二十多个小时的长途跋涉,疲惫不堪的林清终于来到了成都火车站。

    车辆在高速行驶了一半的时候,居然发生了大堵车,因为前面有警察检查,所以对一些赶时间的造成了影响,结果发生了车祸,一辆大货车被和一辆中型货车发生严重车祸,整条高速都被堵死,花了十多个小时才恢复通车,原本十多小时的路程拖了二十多个小时!

    下车后的林清找了个无人的地方将扎眼的警服换掉,一身休闲西装拖着疲倦的身躯的林清出现在了火车站的售票大厅。

    ‘’最快去上海的火车几点?‘’

    ‘’十一点二十,还有二十分钟发车。‘’

    ‘’给我一张软卧,到上海。‘’

    ‘’稍等。‘’

    买完票的林清不顾疲倦的立刻飞奔向候车厅。

    在西昌高速路口的遭遇,让林清不敢在成都多做停留,在车上就决定下了车后直接去往火车站,去往上海,然后想办法出境。国内现在太危险了,说不定被朝阳,朝北的社区大妈给抓了,要么就被某个区的群众举报了等等,人民的力量是强大了!

    至于为什么去上海,原因很简单,上海流动人口大,而且是国际大都市,隐藏起来比较容易,而且想要偷偷溜出国,林清现在是黑户的情况下,只能选择偷渡了。当然也有想过,从广西偷渡出境,或者干脆走云南腾冲出境的,不过这些都被都被否决了,林清估计,云南警方现在肯定封锁了边境,等待自己自投罗网呢。至于广西更别提了,林清了没有把握能从边防部队手中溜了出去。

    至于别的小说中动不动的就遇到黑社会,地头蛇,然后联系蛇头偷渡的情节,林清不削的撇了撇嘴,国内大多数蛇头都是骗人的,你交了钱,帮你丢海里喂鱼的多了去,有点良心的就是骗你点钱,没良心的连你的命都一起骗走!

    到了候车厅,结果列车晚点了半小时,林清十分想骂娘,自己逃命呢,你给我晚点,这不是害人吗,现在对于林清来说不要是半小时了,就是一分钟也耽搁不起啊!

    他突然想起前世一个段子,说一个人春节作案,被警方通缉了三天后,在市区内被警察抓到,记者问他为什么不逃,他说他没买到票。

    林清现在要被抓了,估计报纸头条就是《丽江大盗成都被抓,原因竟是火车晚点》。

    满脸无奈的林清就在候车室里,找了个偏僻的位置低着头看着刚买来的报纸,看看能不能找到关于自己的新闻。果然在成都晚报上发现了关于丽江的新闻。

    ‘’7月27日夜间,丽江市公安局内发生一起枪击案件,一名刚刚被抓捕的犯罪嫌疑人趁审讯室换班时间打晕一名女警,抢夺女警配枪后企图逃逸,被发现后,开枪打伤一名追击警员后逃逸,目前下落不明,此次案件引起了云南省公安厅高度重视,督促丽江警方迅速破案,12小时内必须抓捕犯罪嫌疑人。案发后丽江市公安局,武警支队,特警支队全部出动,对丽江进行拉网排查,目前警方并没有透露更多的犯罪嫌疑人信息和因何案件被抓捕,据知情人士透露,犯罪嫌疑人是,丽江警方通缉的要犯,警方已经掌握了犯罪嫌疑人的动向,有把握在12小时内抓捕归案,而本案件中被歹徒枪击的警员目前仍在抢救中,,,‘’

    林清撇了撇嘴,12小时?我现在逃出来都38个小时了,吹牛要不要上税,而且自己什么时候那么猥琐了?袭击女警,我靠都是大妈级别的,小说中的漂亮警花一个没看到,而且自己打伤的明明就是在男厕所打伤了一个男警察好么!这些媒体真的会瞎造谣啊!

    丽江市,市公安局。

    ‘’市里面排查的怎么样了?‘’李建国满脸疲倦的坐在椅子上,桌上的烟灰缸内塞满了烟头。

    ‘’进展顺利,新城区已经排查完毕,就剩下古城内还没有排查,已经加派人手,对老城区的各个路口加上了监控,只是古城里客栈太多,一时不好排查清楚。‘’

    ‘’先让人挨个客栈帮歹徒的照片下发到客栈老板手里,然后一家一家的查,我就不信他还能飞了不成。‘’

    ‘’小吴,你精通犯罪心理学,说说,这个小四能跑到那里去了?‘’

    ‘’是,局长,我觉得两条路线,一条是从我们丽江,经过昆明,到达腾冲或者广西,然后在从腾冲出境,逃逸到缅甸或者从广西出境,也可能从广西转道广东,广东那里现在很混乱,社会组成人员十分负责,我省和广西省逃亡人员都在哪里藏身,只不过具体藏身位置不好确认!哪里现在是个藏身的好地方。“

    “如果是这样的话,假设我们的检查站没有查到他,让他逃了出去或者他已经偷偷的绕开我们的查哨站,那么他可能已经到达了昆明。现在我们就要加强昆明往腾冲,广西线路的监控,不止高速路口,高速上最好在服务区设立一个检查站,如果他乘坐黑车的话,可能会先在站外上车,这样就可以避开我们在车站的检查人员!而且不止是高速,国道也要布控,这样的话,就算他想逃往南方,也会被我们半路拦下来,而且我们要加大对行李的检查,还有我市内银行昨日的大额交易的监察,说不定能查到被窃脏款的蛛丝马迹。第二条路是因我们和四川接壤,所以也有可能犯罪嫌疑人往四川方向逃逸,不过这个概率很小,因为往四川方向两条路线我们都布下了层层哨卡,那里多山,只有走大路如果爬山的话带着那么多的现金,明显不现实。而且通往四川的几座山路十分险峻,如果没有充足的准备,很可能会将命丢在山里!‘’

    “其实还有第三条路就是走滇藏线进藏,不过哪里只有一条路,而且那条路上我们也布置了层层关卡,想要从这条路逃走,无疑比登天还难,而且西藏地区比我们这里控制的更加严格,他没有身份,在西藏很容易的就被抓捕!我想一般犯罪嫌疑人不会逃往西藏!”

    听完小吴的分析,会议室内都陷入了沉思,突然,李局长好像想到了什么,快步走到地图前面,翻开地图,仔细的看了起来,突然拍了下桌子:‘’宝山乡那里布置检查站了吗?‘’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由得摇了摇头:‘’没有,不过在雪山大道上有个临时检查站。‘’

    ‘’那个检查站是在景区入口处还是哪里?‘’

    ‘’入口处前面两百米。‘’

    ‘’那里没用,我都能绕过去,你们过来看看,从这里雪山大道,绕路经过宝山乡,到达石头城,横渡金沙江,到达革皮渡口,或者顺流而下,就可以到达水电站,这两条路都可以直达四川。而且正好避开了我们在包围圈。‘’

    ‘’他能渡过金沙江吗?‘’

    ‘’你猪脑子啊,他身上那么多钱还会怕没船?来人速度给宝山乡派出所打电话,立刻布置岗哨,开始检查,让他们派人去石头城,看看有没有陌生人去过。‘’

    ‘’是‘’

    成都,夜,火车站。

    火车缓缓的启动,林清躺在床铺上不由放松了起来这次算真正的逃出升天了吧。他不知道的是,如果不是他遇到石头城村长,他可能会在那里留宿一晚上,如果留宿了,那么现在的他,应该在被押往丽江的路上,而不是现在这样,一脸轻松的躺在床上。

    丽江市

    和林清一起去看房子的小情侣,男的叫冯海博,女的叫伊佳佳,此时两人在审讯室里一脸的疲倦,冯海博的身上更是有着数不清的伤痕,已经快两天没有睡觉的两人此时的精神已经接近崩溃。

    ‘’冯海博,你到底招不招,你们来丽江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不知道你们说什么。‘’

    ‘’你不知道?我来提醒你,两天前你去雪山纳里小区做什么?‘’

    ‘’我去租房子?‘’

    ‘’租房子吗?是租房子还是去事先踩点?你要是招的话,我就让你睡觉,怎么样?‘’

    ‘’是,我是去踩点。‘’

    ‘’踩点干什么?‘’

    ‘’踩点干什么?‘’

    ‘’我问你踩点干什么,不是让你重复我的话,你是不是皮痒了?要不要我叫人给你松松皮?你现在最好给我老实点!不然有你苦头受的!‘’

    ‘’你们这是刑讯逼供,你们是违法的。‘’冯海博冲着警察大声的喊道,声音十分的狰狞,配上到处是伤的脸,如同一只地狱的恶鬼!

    ‘’违法?告诉你!在这里我就是法,这里我说了算!你要是不说,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开口!到时候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警察死死的盯着冯海博,眼神中布满了血丝,整个人的言论充满了狂妄和疯狂!

    冯海博沉默不语,只是死死盯着对面的警察,如果林清在这,一定会认识这个人,就是当初审问自己的孙队长。

    “出去叫两个人过来,帮我招呼招呼这小子,嘴还挺硬的,我要看看到底是我拳头硬还是他嘴巴硬!”

    抛下这句话,孙队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审讯室。

    几分钟后,三名浑身都是纹身的社会青年一样的人走进了审讯室,揉着拳头,一脸怪笑的看着冯海博。

    半个小时以后,三人一脸得意的离开了审讯室,而冯海博躺在审讯室里看着天花板出神,浑身上下已经没有干净的地方,到处都是脚印,脸颊已经胖了两圈,脸上到处都是血迹,目光涣散的冯海博好像最终像是做了重要决定一样,眼神中爆发出了坚定的神色,还有浓浓的不甘!

    孙队长再一次的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个茶杯踱着八字步,蹲到冯海博身前,左手摸了摸他的脸道:‘’怎么样?招不招?‘’

    ‘’我有个条件,你只要答应了,我就招。‘’

    ‘’什么条件?说说看。‘’心中却被这个傻小子逗乐了,和自己谈条件?

    ‘’只要我招了,放了伊佳佳。‘’

    ‘’好啊,没问题。‘’

    ‘’好,那我招。‘’

    。。。。。。

    隔壁审讯室内,伊佳佳看着审讯的两个女警察低着头问道:‘’只要我指证他,我就可以无罪释放了吗?‘’

    ‘’是的,你是证人,怎么样?‘’

    ‘’好。‘’

    “那么我们开始吧!”

    “好!”

    两小时后,孙队长一脸笑容了的离开了审讯室,嘴里哼着歌,双手被在身后,晃晃悠悠一脸得意!

    只有当他离开审讯室的一刹那间眼神中闪过了一丝丝愧疚,不过随之被兴奋给取代了,这么大的案子被自己”侦破“了自己这个队长位置总该要往上提提了吧。

    审讯室内,冯海博两眼无神的望着天花板,现在他才知道自己背个多么大的案子,和自己之前想的完全不一样,几千万的账款啊,虽然自己是个‘’从犯‘’但是等待自己的该不会是轻判,但是为了尹佳佳,他还是背了下来!

    而公安局别的审讯室内,审讯还在继续着。

    第二天丽江报纸上刊登了新闻:在我市警察同志们的不断努力下,孙队长的英明神武的指挥下,丽江特大盗窃案件终于在案发48小时内宣布告破,主犯四儿在逃,从犯三人全部被抓捕归案,脏款正在追回中···等等云云

    宝山乡石头城,村长王友德家中,略显老旧的院子里堆放着一些木柴,几只母鸡在地上觅食,院子里一颗桑树上几只鸟儿在互相嘻嘻,村长的马正在食槽里晃着尾巴,优哉游哉的吃着草料。一个年轻人领着两个警察冒冒失失的闯了进来,让原本和谐的场景顿时的变成了鸡飞马叫!

    ‘’这是我们的村长王友德,两位警察同志。村长这是乡里的警察同志。‘’

    ‘’你好,王村长,你知不知道这两天有没有陌生人来到村子里。‘’

    老村长抬头思考了下:‘’陌生人?昨天来了几个人,大概五六人,正住在老刘家客栈呢?‘’

    ‘’哦,那你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吗?‘’

    ‘’知道啊,那帮娃娃从太子关那里翻过来的,那天我可是看着他们走那大山下来的。‘’

    ‘’除了他们?没有别的人来过吗?‘’

    ‘’我们这里交通不方便,村里来了外人,早上到,没到中午,全村就都知道了,嗯,我想想啊,昨天早上还有个警察来我们村呢,说是要去渡口,在下面坐船走了。‘’

    两警察听是个警察过来,也没往心里去,也许是市局里下来的人,呆会回乡里核实下就好了,现在先去看看那几个外乡人。

    随缘客栈外,两名警察一无所获的站在门外。

    也不是一无所获,发现了一家无证经营的客栈和未登记身份证的人。罚款三千。

    “走吧,回去吧,白跑了一趟。”晃悠晃悠了手里的三千块钱,这点钱就当是跑腿费了!

    ‘’对了师傅,不是说昨天有个同事过去了吗?我们回去查查看呗,这地方没人认识警察,穿个保安制服都能被当成警察也说不定呢?‘’

    ‘’嗯,行吧,说的也是,也奇怪啊,走这里去渡口,直接走我们所里那里过去不是更好吗,还要多跑两小时。‘’

    两人回去后,帮情况往上级汇报,一层一层下来,终于发现了林清逃亡的路线,丽江公安局迅速的通知四川警方,展开拉网排查,此时已经凌晨四点多,林清所乘坐的火车已经出了四川境内,往上海飞驰而去。(2006年来火车票不用身份证的。铁路公安和公安又不是一个系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