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盗尽天下 > 第七章 逃脱丽江之宝山石头城

第七章 逃脱丽江之宝山石头城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林清醒来的身后天已经身处大山之中了,车在山间的公路上行驶着。窗外漆黑一片,视野可见的就只有远光灯照亮的前路,出神的望着前方,林清感觉自己的未来和现在的遇到的情况一样,前途一片黑暗,看不见丝毫的光明,如果司机师父说的那样,自己现在活着就是祸害吧,看看这两天自己都干了些什么?入室盗窃,开枪杀人(林清不知道自己没打死小王!)是否构成了人渣的标准呢?林清不知道,眼神中充满了迷茫。

    司机师傅看了眼林清,觉得这个年轻的小警员眼神有些不对劲,仿佛看见了当年自己!

    “警官,迷茫呢?前途?”

    林清点了点头:“我看不到自己的未来在哪里!有些迷茫了”

    “你比我好多了,这么年轻有着一个正经工作,当年我和你差不多大的时候啊,那叫一个不懂事,整天和人瞎混,在街头打架,偷鸡摸狗啥都干,后来跟人打架帮自己弄进去了!说起来,那时候真的太冲动了”

    司机说的很慢,如同讲故事一般,带着伤感和惆怅的感情,还有一丝丝忏悔,是的忏悔,是对自己过往的忏悔。

    “我进去带了四年,重伤害!我是从犯,我们三个一起作案的,最多判了十年!我年纪最小,也是最轻的!判了四年,我在牢里呆了三年,表现良好放了出来!当时我十分高兴,因为在牢里的三年,让我有了很大的变化,也懂了很多,都是被教育出来的。出来后我回家,迎接我的不是父母热情的怀抱,而是白眼,那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候,我家弟兄四个,我是老二,老二么,在家里没地位,自己又年轻不懂事,给家里丢脸了,家里人觉得我丢人,想帮我敢出去,晚上我听到的,我父母要将我赶出去!虎毒不食子啊,可是那个时候人言可畏啊!”

    师傅赶这么词语用的十分重!

    “后来呢?”

    “后来,我自己离开家,那时候我身上没多少钱,又坐过牢,没有任何地方可以收留我,我就得自己没有前途了,没希望了,人生就是黑暗的!我一度和曾经所谓的兄弟混搭在一起,后来我受够了这样的日子,我去跳河自杀了,真跳了,冬天我跳了下去,当时河水虽然没有达到零下,但是真的很冷,其实在我跳下去的时候我就后悔了,如果自己人生能重新来过,肯定会珍惜自己生命!当然我肯定没死,被人救了下来!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救了我,在我跳下来没多久,就跳下来救了我。我问他为什么救我,他说年轻人遇到事情总会想不开,不要求你对别人负责,总要对自己负责吧?我将我自己事情讲给了他听,他告诉我,让我往前看,现在是黑暗的,光明总会到来的!然后他也跟我讲了他的故事,他也自杀过,也是在那条河,所以他现在没事也会经常去那条河转悠!他不仅救了我,也让我知道了一个道理,不求对得起他人,对得起自己就好!”

    伴随着师傅的话音结束,天边亮起了一抹晨光!

    师傅兴奋着:“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开夜班吗?不是因为晚班容易挣钱,而是我喜欢看太阳升起的时候就像我的新生一样!你看,这晨光多么让人振奋啊,黑暗过去,光明总会到来,自己选择好了道路,怎么也要走完,说不定有惊喜呢?人啊总是会迷茫,但是迷茫过后,迎接我们的就是希望!”

    林清点了点头:“对,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完!人要有梦想!万一实现了呢。”

    “哈哈,文化人就是文化人,你看我就是说不出这些话!还是读书好啊!对了警官你多大啊,就当上警察了?”

    “你看我像多大呢?”

    “我看你连20都不到!和我家娃差不多大!”

    “呵呵,我今年24了!长得娃娃脸!”

    “你别说,你还真看小!”

    林清笑了笑,自己哪有24啊,这个身体的年龄也就17,18。社会底层摸爬滚打,看起来成熟点,像二十岁罢了!

    睡了一觉林清明显精神好多了,一路上和师傅聊天打屁,时间就过去了!

    早上九点多钟,车到了石头城外,付了车费,林清看着前世自己曾经来游玩过一个非著名景点。

    宝山石头城位于丽江城北110公里的金沙江峡谷中,因百余户人家聚居在一座独立的蘑菇状巨石之上而得名。丽江宝山石头城纳西语称为“拉伯鲁盘坞”,意为“宝山白石寨”,城内瓦屋鳞鳞,巷道纵横,丽江纳西族居民辟岩建屋,房屋柱石和房沿石均随势打成,古朴自然,奇绝无穷。丽江宝山石头城三面皆是悬崖绝壁,一面石坡直插金沙江,仅有南北两座石门可供出入,是一座真正的天险之城。而当年忽必烈元跨革囊典故就是出自这里,而这里曾经也是丽江路宣抚司所辖的七州之一宝山州治所。林清准备在这里休整一天,然后做传度过金沙江,拦车前往泸沽湖,然后进入四川境内!这时候全国公安系统还没有联网,除非自己真的被贴了全国通缉令,那地方可以躲,只要没有被全国通缉,林清就有办法!他心里已经有了大概的想法了,但是他得先到四川再说,毕竟现在还在丽江境内,还没脱离危险!

    抬步走在古老的石阶上,林清不由感受到浓浓的历史厚重感觉,这里可能是以后丽江唯一没有被开发的景点了。

    林清刚进入石头城外围,就见到一个中年人牵着一批马驮着东西往上走来!双手搭在身后,嘴巴里哼着不出名的小曲,十分的悠闲。

    诧异的看着穿了一身警服的林清道:“警官,有事吗?我是本村的村长王友德!”

    林清一愣,心中一喜,想什么来什么啊!

    “我这边要去革囊渡口,本来在乡派出所的,听说这里可以坐船直接过去?我过来看看,要能去的话,我就不用坐车再回丽江了!”

    王友德一听不是村里的事情,就松了口气:“有是有,不过是下游班班村的船,要做的话,是要交钱的,而且还不便宜,不过乡镇府那边不是有条船专门跑这条线的吗?怎么?今天没开?”

    “钱不钱的没关系,只要能尽快赶到渡口就行!那船啊,你就别提了,今天就没看到他影子!”

    “哦,这样啊!那行,我给你联系联系!你等着啊!”

    说完就掏出一个老旧的手机!

    老头花了几分钟就帮林清约好了渡船,然后给林清指了一条下到渡口的路,又慢悠悠的走了!

    一个小时后,林清一个人站在金沙江边上,等待着渡船的到来,前世自己来这里的时候也是从这条路去的泸沽湖,不过当时并没有坐船,而是翻越了太子关,走了过去,走了四五天,才走到渡口,累的要死,回来后自己发誓以后再也不搞什么徒步了!

    不一会,一艘小快艇从下游使了过来,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丢了一根绳过来!林清接住,用力一拉,船就靠了过来,船工看了眼林清,心中感觉这小警官的力气不小啊!

    船靠近了,林清脚下一用力,跳了上去,然后船工一拉,整个人就登上船了(石头城下面没有码头,只能在江边上船!)

    “警官,说好了啊,一百五,我送你到渡口啊!您可不能不认啊!”

    林清笑着掏出一百五递了过去:“哪能呢,警民一家亲,少谁也不会少你们的!”

    船工笑了笑没有说话,将钱收好后,就走到船尾,对林清喊了一句:“警官坐稳了啊!”然后船工将船启动,小快艇调整下位置,立刻冲着渡口飞了过去,对,就是飞过去,这种小船真的在金沙江上滑翔!

    迎着风,让林清感觉这个艘船随时都会飞起来一样!

    丽江市内,今天所有的游客都感觉到了一丝丝不对劲,大批的警察走上街头,挨个挨个的酒店,客栈的盘查,前往各个景点的路上都有特警和武警设下关口检查车辆,时不时的还有些人被抓了出来!但是警力依旧没有缩减。

    丽江,确实是一个藏污纳垢的地方啊!(作者去丽江旅游时候,一位朋友的父亲是纳西族人跟我说的,丽江里很多大家懂的人躲在这里!)

    市局内,各个部门难得的统一协调起来,公安,交警,特警,武警四警联动,不断的汇报着各个路口的进展,却依旧没有发现林清的踪迹,老街上的人也少了一半,都被请到局子里做客了,只要和林清有一丝关系的,哪怕曾经只是借了林清三十块钱的死鱼,也都被关了起来!

    整个丽江城今天给人的感觉就是如同牢笼一样的压抑,国家机器启动后,威力还是十分巨大的!

    而此时的林清早已在离丽江一百多公里外的金沙江上驰骋着,或者说瑟瑟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