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盗尽天下 > 第二十七章 黑人暴动之华人远征军

第二十七章 黑人暴动之华人远征军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黑人驾驶员没有逃过被击落的命运,他刚刚将战机加速,身后的两架战机就已经发射了格斗导弹,瞬间击中他的座驾,他连连跳伞的机会都没有,距离实在太近了,他和他的座驾直接在空中解体。

    ‘’将情况报告给国会,希望他们能立刻收缴部队中黑人士兵的武器装备,严格看管,我觉得军队中已经混进了不少黑人恐怖分子,刚才鳄鱼就是例子,叫我们严格筛选的飞行员都能策反,陆军中黑人恐怖分子一定不在少数,同时我部空军所有黑人飞行员全部禁止飞行,集中看管,包括地勤人员,没有命令不得走出休息室。”控制室中,法国少将阴沉着脸对手下下达了几道命令。但是他心中已经乐开花了,他是一个彻头彻尾和种族份子,一直支持法国部队白人化,反对黑人进入部队。

    四季酒店楼顶

    林清一脸陶醉的看着空中绽放的绚丽的花火,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是男人对爆炸热爱的天性,还是让他觉得空中的烟火十分的赏心悦目。

    梅丽莎已经整个人瘫坐在了椅子上,手里的望远镜也都掉在了地上,她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在崇尚自由,标榜民主的法国首都巴黎,发生了如此严重的骚乱。

    今夜的巴黎被乌云笼罩着,乌黑的天空让人喘不过气来,幸存的人们躲在角落里进行祷告,祈祷灾难不要降临在他们的头上。

    巴黎现在更加混乱,数千名手持器械的暴徒在巴黎市区抢劫,杀人,强奸无恶不作。(查尔手下一部分,一部分杀了警察抢夺来了,一部分原始的各种简陋武器。)

    愚昧的黑人暴徒不断的发泄着自己的****,袭击着城市各个角落,此刻他们眼中只有杀戮。

    四季酒店

    相对于巴黎市区狼烟四起,四季酒店却显的格外诡异。酒店门前几名有几名黑人持枪的暴徒在门口与酒店安保人员对峙着,酒店安保人员小心翼翼的躲藏在酒店大厅的各个位置,偷偷的盯着这些黑人,这伙黑人武器装备十分的好,手里拿着自动步枪,腰间还别着手枪,依稀可见身上还挂着手雷,如果穿着军装,更像是全副武装的军人。

    同样这伙黑人武装分子也很奇怪,本来以为他们是准备进攻酒店,酒店的安保人员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可是这伙黑人只是分散的包围了酒店大门,并没有对酒店有任何不礼貌行为,吐口痰都吐在水池里,偶尔这伙人还帮助酒店驱逐一些想要攻打酒店的暴徒。

    这伙黑人的头领叫海盗,海盗一开始并没有帮林清的警告放在心上,只是口头上提示了下手下不要主动进攻四季酒店。

    海盗认为这样已经很够给面子了,这已经看在林清卖给他们军火的面子上了。

    不过当海盗看见爱丽舍宫前掉下的导弹时候,杀红眼的他立刻清醒了过来,立刻拉着几个手下跑到四季酒店门口,不断的驱逐着周围的暴乱人群,给四季酒店当起了保镖。

    时不时看着手表,没有到撤退时间之前,海盗不敢有丝毫的马虎。

    这里面可是住着一位大人物啊,和政府作对海盗一点都不害怕,他现在就是这么干的,打不过么他可以逃跑啊,但是如果得罪了这些军火贩子,上帝知道天上会不会和刚才一样突然的掉下一个大炸弹啊(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国家的威慑力对于百姓远远低于各种黑势力。)

    巴黎卢浮宫。

    近千名暴徒聚集在卢浮宫广场上,时不时的冲卢浮宫投掷简易的燃烧弹和各种东西,偶尔还有枪声传出。

    卢浮宫内部有一支近千人的守卫部队,当骚乱开始的时候,这支守卫部队就立刻进入了警戒状态,当有暴徒不断的涌入卢浮宫广场的时候,他们就不断在用各种非致命武器驱赶着广场上暴徒,但是取得的效果十分微弱,偶尔还有会有守卫人员被暴徒打伤。

    就在他们一筹莫展的时候,上面下达了允许自由开火的命令。

    守卫人员先是一愣,然后心中狂喜,终于可以好好收拾下前面不远的暴徒了。

    守卫人员开始有条不紊的更换武器弹药,趁着这个空隙时间,两名躲藏在骚乱人群中的暴徒偷偷的将RPG对准了卢浮宫一楼的一个窗户形状的地方(卢浮宫很多窗户都是假的,并不是窗户)。

    一声巨响,在守卫人员惊愕的眼神中卢浮宫主体楼被炸出一个大窟窿,立刻几百名暴徒蜂拥的冲了过去,前扑后拥,不少被推翻在地。

    这些黑人冲进去没有纵火,他们知道里面的每一件藏品,都十分的珍贵,价值连城,只要抢上一件,就可以够自己吃喝好久,所以一群人就像看见了肉的恶狼,狠狠的扑了上去。

    刚刚换好武器弹药的卢浮宫守卫部队立刻反应过来,向着缺口冲了过去,手上的武器不断的开火,却阻挡不了已经疯了的人群。

    一时间卢浮宫广场上惨叫声,枪声想成一片,大量的暴动黑人被无情的射杀,,而隐藏在黑人中的枪手让守卫部队也付出了一些伤亡。

    半小时后,卢浮宫闹事的黑人除了逃跑出去的一部分,大部分被屠杀殆尽。

    卢浮宫大体还是守住了,一小部分区域被洗劫,火箭弹一共在卢浮宫炸开了三个口子,其中一个从卢浮宫背面炸开,不过卢浮宫最珍贵的文物展厅都有警卫把手没有遭到洗劫,但是还有一部分文物被暴动的人群洗劫一空。

    艾菲尔铁塔,这个巴黎最著名的建筑物,法国的标志也遭到了暴动分子的袭击,恐怖分子用火箭弹,燃烧弹各种方式想要摧毁这个建筑,最后只是有两枚火箭弹打在了铁塔上,将一部观光电梯摧毁外并没有造成别的损失。

    数万人的暴徒开始往巴黎市各处扩散,而此时明白祈祷上帝并不能保佑他们的白人也开始走出家门和黑人展开了激烈的武装冲突。

    黑人用有热武器的就几百人,一千人都不到。大部分都是抢夺警察和私藏的劣质武器,其余剩下的大部分都是拿着棍棒,依靠着人数优势的暴徒。

    当他们扩散开来后人数优势开开慢慢减少,数万人对于巴黎来说实在是太少了。

    特别是当一名新闻记者在市区采访暴乱情况时,被几黑人暴打还在高呼:“大家一起走出家门保卫巴黎后。”的壮举后。

    开始有大批的白人手持各种武器走出家门,开始黑人打起了巷战。

    暂时没有被黑人骚乱波及的区域,一部分德高望重的白人开始组织起了各种援军支援巴黎市中心。

    他们将老人女人和小孩统一组织起来,留下一定人手保护他们安全。然后以一个街区一个街区的一起从四面八方赶往市中心,自发的参与镇压黑人的骚乱。

    因为法国和中国处于蜜月期的原因,还有因为华人对黑人也十分的憎恨。唐人街华人组织也组成了一支援部队往巴黎市中心赶去。

    半路上,唐人街远征军正雄纠纠,气昂昂,跨过塞纳河,正好遇到一支正在被几十名黑人暴徒追击的十几个白人。

    发现目标的唐人街远征军立刻冲了上去,唐人街这支增援部队还高举一面大旗,用中法英三文写着:华人远征军,支援巴黎,的旗号。

    华人远征军的主要成员都是各个武馆的师傅和学徒,他面对几十名没有枪支的黑人,现场立刻变成一场一边倒的战斗,只见一个个华人师傅拳打脚踢,黑人暴徒就一个个摔倒在地,而那些学徒,虽然功夫没有师傅好,但是配合的十分精妙,三四个人可以面对六七个黑人不落下风,时不时的给黑人来上一下,没一会,这几十名黑人就被打趴在地。还有行动能力的纷纷掉头就跑。

    这一幕被那十几个逃命的白人记录下来,他们是法国巴黎电视台的记者,已经被黑人追了几条街了,其中一名就是刚才被黑人暴徒袭击喊出了,白人走上街头,保卫巴黎口号的那名记着,刚刚他被同伴救了下来,但是又被几十名暴徒追击,已经跑了几个街道了,马上就要跑不动,就在最危险的时候他们遇到了唐人街远征军。

    摄影师用摄像机记录下了唐人街华人爆打黑人的画面,而主持人正一脸激动的在哪里介绍着:‘’哦,观众朋友们,你们看我们看到了什么,是中国功夫,感谢中国朋友要不是他们,我和我的同事恐怕就要遭遇不幸了,感谢这些来自东方的朋友们,他们在巴黎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帮助了我们,我们再看看那些该死的黑人,哦,我并不是种族主义者,但是刚才我差点就要被这些黑人杀死,你们看看我,我逃命已经连鞋子都跑丢了,看看和我一起逃命的人,他们差点就死在那些黑人手里,我想政府该看看考虑下黑人问题了,我宁愿巴黎看见的都是华人朋友而不是这些残忍的黑人,哦,已经结束了,华人朋友已经用他们神奇的中国功夫打跑了这些黑人,让我们来采访他们一下。‘’

    记者走向一个身穿练功服的一名华人将话筒递了过去:‘’你好,谢谢你们救了我们,请问您叫什么名字?‘’

    ‘’俺叫三水。‘’

    ‘’你们刚刚用的都是中国功夫吗?真是太神奇了,只用了一会就打跑了这些黑人。‘’

    ‘’是的,是中国功夫,我是正义武馆的馆主,你们要想学功夫就来唐人街正义武馆找我,包教包会,平时能强身健体,遇到危险可以防身。那个记者朋友,这一段你可不要掐掉啊。”

    “谢谢你,谢谢你三水先生,我叫汉姆,请问我也可以跟你学功夫吗?放心这是直播,不会帮你刚才的话给删除的,现在全法国的人都知道要学中国功夫就去唐人街找你。”

    “哦,这样啊,嗯你虽然瘦了点,但是跟我学三个月,打两个黑人没有太多问题。”

    “好的,师傅,你们都是从唐人街赶来的嘛?我看见你们打出的旗帜上写着你们要去支援市中心吗?上帝哪里有着数万名暴徒。”

    ‘’谢谢你的提醒,我们这次出来就是为了去救援巴黎市中心的普通市民,我们中国有句老话,叫做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练武之人应该要为正义出一份力。”三水说的十分正气凌然,瞬间让汉姆有种顶礼膜拜的冲动。

    “谢谢你师傅,我想明天会有很多巴黎市民去感谢你们的正义举动,我们跟着你们一起吗?一起去市中心看下,我要将黑人的暴行真实的拍摄下来,让全世界看看这些人的真实面目,而且我还有不少同事还在市中心,我想我要去帮助他们。‘’

    ‘’没问题,不过你最好跟紧我们,如果遇到大群暴徒的话,到时候我也不一定能保护到你们,自己注意安全。‘’

    ‘’没关系,谢谢你们,我代表巴黎人民谢谢你们,你们是法国人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