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盗尽天下 > 第十七章 鸡首!抢劫的意外收获!

第十七章 鸡首!抢劫的意外收获!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接下来一周,林清除了去进修班上课,就是在网上逛着论坛。法国人对于艺术品比国内人士要开放的多,论坛里有不少人晒出了自己的收藏品,有的准备出售,有的纯粹拿出来与大家一同欣赏。这让林清很开心,因为寻找猎物方便多了。

    最终,林清盯上了一幅虚谷先生的画,这个画家他在书上看到过,有‘’晚清第一画苑‘’的称号。

    论坛上的人留下了联系方式,可能准备着急出手。

    但是欧洲人对于亚洲写实的画风接受能力远远低于他们对于抽象画的接受能力,论坛上看见报价一百八十万欧元,帖子下方各种嘲讽,纷纷表示出一万欧元就算高了!

    论坛上虚谷画的收藏者留下了自己的住址,并且在帖子里表示随时可以上门检验画的真伪。

    林清没有着急行动,上一次在国内被捕,让他知道一个行动必须要有一个完美的计划。不然倒霉只会是自己。

    首先他开始调查论坛上留下的地址。由于语言很不通顺,林清打了三次车,才来到那个地方,巴黎15区的一条叫拉克摩尔的街道上。

    这是一条典型的巴黎小街,毫无规划的设计和让人晕头转向的转角和路边随意摆放的摊位。

    还有就是黑人横行,林清在看着门牌,挨个寻找地点,几个黑人慢慢的走了过来,看见林清一个人后,直接围了上来。然后直接抢林清的手机和钱包。

    林清被吓了一跳,这还是大白天呢?就这么嚣张,难道巴黎治安已经这么乱到这个地步了?

    不过林清并没有站着不动的让他们抢,而是冲着过来的黑人脸上就是一拳头招呼过去,不过他在打人的同时,手臂也被一只手抓住。林清用力的一震,手臂就挣脱出来,抬起一脚的踢在另外一个黑人的肚子上,然后撒腿就跑,自己特么的又不是超人,三个黑人自己还是打不过的。

    可能怕引起警察的注意或者看林清跑的太快,三个黑人并没有追,看见林清跑了以后,大摇大摆的继续在街上寻找下一个目标。

    林清气喘吁吁的跑进一家便利店中,准备买瓶水喝,法国实在是太乱了,要是在中国街头,这么嚣张的结果就是牢底坐穿!

    林清刚刚选好要买的东西,就有三个阿拉伯慕斯林打扮的人手持两把刀和一把手枪冲了进来,拿刀的直接将对着吧台收银员,一句话多余的话都没说,收银员自己就无比淡定的打开收银机,然后阿拉伯人将里面的钱全部倒进一个尼龙袋中。

    持枪的男子则到售货区里,冲着林清和几个白人,直接用法语喊着:蹲下,帮钱拿出来。不然杀了你们!说完还对着天花板开了一枪!

    林清没有反抗,直接帮钱包丢了过去。几个白人也纷纷将口袋中的钱全部掏了出来,几乎歹徒刚走过来,他们就将钱掏了出来,而且钱并不多,连一张一百面额的都没有,给人感觉这就是演练好的一场演习。

    持枪的阿拉伯人挨个将钱收了过来,最后打开林清的钱包看了一眼,大叫一声,立刻三个人从便利店跑了出去。

    这个林清偷来的钱包,终于在跟了林清一个月被人给抢走了。

    几分钟后,警车呼啸而来,从店里调取了监控,问了几个问题,林清也听不懂,只是勉强将损失金额告诉了他们,然后他们就走了,来的快,去的也快几个阿拉伯人都围着面纱,林清不认为他们能调查出什么来,估计是例行公事,而几个被抢的白人也只是一脸愤怒的骂了几句,就直接离开了!

    林清突然抓住了灵感。自己有办法弄到那副虚谷的画了。

    既然自己不好下手偷,直接抢不就好了?

    自己又没有说非要做贼,自己有枪有武器,为什么不直接点呢?

    想通了这个,林清打算先踩好点,过几天再来实施自己的行动。

    巧合的事,林清被黑人抢劫未遂,乱跑了点路,居然让他跑到了要找的地方。

    林清确认了地方,又看了看四周,没有发现有监控,又在这周围几个路口转悠了半天,中间遭遇了一次黑人小偷,被林清抓住后,狠狠的瞪着林清,掏出刀子威胁,林清松开抓住他的手,小偷像没事人一样,继续在街上游荡。

    周围几个路口都没有监控,不过偶尔有巡逻车经过,而且每个商铺门口都有着监控。

    大概地形知道后,林清回到酒店,开始在网上查阅阿拉伯人的特征习惯和语言习惯,为此还专门的跑到卢浮宫门口和那些卖假票的阿拉伯人交流。虽然磕磕绊绊,林清还是掌握了点技巧。又在法语速成班学了五天,林清终于可以日常交流没有障碍了。林清突然觉得自己的语言天赋似乎变强了,以前学习英语痛苦不堪,堪堪四级都过不去,现在法语居然学的这么快。

    林清从商业街买了个假发,阿拉伯人穿的白色长袍,还有两个刀疤的饰品贴。

    然后林清开始研究路线,这一次他没有靠近拉克摩尔街道,而是选择了周边区域,开始寻找没有监控的死角,然后好让自己作案后逃跑。

    花了两天时间,迷失在巴黎的大街小巷,终于找到一条还算靠谱的路线,东西到手后穿过拉了摩尔街道到达萨帕森街道,在穿过一条不知名的小街道,骑上停在那里的摩托车,然后一路飞驰到米拉商场,再由米拉商场的后门出去,进入一条阿拉伯人距离的街道,剩下来就好办了,找个地方换身衣服,直接回酒店。

    第二天晚上八点,天才刚刚黑下来,巴黎的警察刚完成他们的换班工作,林清慢悠悠的漫步在卢浮宫广场上,看了看四周并没有注意他的人后,就串进了一间公共卫生间。

    打开空间,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阿拉伯长袍套在身上,然后又拿出假发套在头上,将刀疤装饰品往左脸上一贴,走到洗手池前,稍微的调整了下假发和刀疤的位置,推门而出,一个阿拉伯人就出现了,虽然给人感觉一个阿拉伯人总是很奇怪,但是阿拉伯人特有的卷毛和黑色长袍,让人第一感觉,这货就是一个阿拉伯人。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蒙着面。

    林清没有只露出眼睛,他的面巾只挡住了鼻子以下的位置,露出了狰狞的刀疤。

    卢浮宫路边等着宰客的越南人司机不敢拉他,最后林清直接强行坐上车,才战战兢兢的开出去。

    路上两人谁也没说话,越南人欺负欺负游客还可以,但是遇到阿拉伯人和黑人立刻就怂了,恨不得当鸵鸟。

    林清到了地方,直接下车,连车费都没给,这个越南人也没要,直接就跑了。很符合阿拉伯人在法国的作风!

    拉克摩尔街道,林清找到那个收藏家的家,按响了门铃。

    ‘’请问您找谁。‘’

    ‘’您好女士,我是德玛西亚穆汗穆德,我是为了您在网上发布的一幅中国画而来。‘’

    ‘’好的,稍等。‘’

    一阵清响,一个白人中年妇女出现在了林清眼前,第一感觉就是这个女人十分的刻薄!

    林清走进屋子后发现屋子里摆满各种老物件和照片。其中有不少都是黑白照片。

    没来得及仔细看,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从楼上走了下来。

    ‘’你要买画?阿拉伯人什么时候对中国文物感兴趣了?我以为买家会是一名中国人,或者日本人!‘’

    ‘’先生,我们国家的王褚就要新来了他三十岁的生日,我的主人需要一件礼物来表示他的心意。而我们的王褚对中国文化一直很敬仰!‘’

    ‘’你跟我来。‘’

    屋子里的楼梯很窄,踩上去发出噶兹的声音,林清怀疑,多走两次这个楼梯会不会塌了。

    二楼最靠里的屋子,林清走进后,发现屋里挂着更多的黑白照片,照片上的人穿着19世纪法国军队的制服在一片废墟前放肆的笑。

    开始林清还没觉得什么,当看到一张以北京故宫为北京的照片时候就知道了,这个老头是当年八国联军中的一个,而眼前的老头估计是他的孙子。

    ‘’看见墙上的照片没,这是我爷爷当年征服中国的证据,那副画就是当时我爷爷的战利品。可惜我爷爷只带回了这些东西,要是能帮兽头抢回来几个那现在就值钱了。‘’

    ‘’哦,那您家里还有别的藏品吗?放心,价钱不是问题。‘’

    ‘’哦,这样的话,我倒是还有本破书,不过我看不懂是什么,你看看,如果要的话,一百万欧元一本拿去吧。不过我告诉你,我没有找人鉴定过那两本书,所以我也不知道真伪。‘’

    说完从书桌下面拿出了一幅画和两个线装本。

    林清没有看画,而是眼睛盯着两本书上,因为书上写着四个大字《四库全书》。

    林清不动声色的将两本书放到一边,然后故意将面纱往下拉点,露出狰狞的刀疤。

    打开画,装作仔细的鉴定起来。

    看了半天摸了摸脑袋,装作在思考的样子,然后发现是头巾,就解开头巾,露出一头卷发。

    当然这是做给老头看的,为了让老头相信自己是阿拉伯人。

    林清看了会点了点头,画没问题。

    ‘’您还有别的藏品吗?这副画没有问题,只不过这两本书,价值一百万,有些太贵了,我没有疯狂到花费一百万去买一本不知道真伪的东西。‘’

    ‘’没有了,我爷爷当年的战利品已经被我的父亲败光了,到我手里就这三件了,啊,我要是能出生在我爷爷的年代,那该多么美妙的事情啊,我做梦都能梦到我爷爷在东方驰骋沙场的英姿,打的那些黄皮猴子。。。‘’

    ‘’抱歉,我指的是那些中国人,并没有歧视你们阿拉伯人。我对慕斯林是尊敬的。‘’

    ‘’好的先生,我相信您是尊敬慕斯林的,那么我们来谈谈价格问题,你说怎么样?‘’

    ‘’价格?我不是说了吗180万欧元,不能再低。‘’

    ‘’是吗?那你觉得这个价值多少钱呢?‘’

    林清掏出手枪指着他的脑袋!

    ‘’你,哦!该死,我就不该相信黄种人,相信异教徒,你们都是可耻的强盗,哦,该死。‘’

    老头看见林清掏出手枪,不由的愤怒起来。

    ‘’如果你在喊的话,我会用我的枪,打爆你的脑袋,你要相信我,我以前经常这么做。‘’

    ‘’FAC,K,好吧,这东西属于你了。拿上你的东西,滚出我家!‘’老头十分愤怒的对着林清咆哮着,然后将画和四库全书推给林清,一副让林清赶紧拿着画走人的感觉。

    ‘’打开你的保险柜,我想里面应该会有更有趣的东西不是吗?‘’

    ‘’你不能这么贪心,你会下地狱的知道吗?‘’

    ‘’我是忠臣的慕斯林,上帝他老人家管不到我,我想他今天也休息了,不然你不会遇到我,我数到三,不然。你和你的妻子都会没命。‘’

    ‘’好吧,你不要伤害米兰达,我打开,这就打开。‘’

    低头打开保险柜,林清一个健步走了上去,一把打晕老头,然后只见老头保险柜里边放着一把老式的勃朗宁手枪。而老头打开保险柜只是为了拿枪。

    ‘’保养的不错,不亏是枪中艺术品。‘’林清看了看保险柜里的老式手枪,轻轻的说了一句,然后用头巾包住手,然后打开保险柜门只见一个鸡头一样的铜像出现在了林清的面前。

    鸡首,这特么的是鸡首,十二兽首中鸡兽,此前一直并未现身,现在却让自己看见真容了。

    林清正准备将鸡首拿出来的时候,抬头发现房门上方有个监控。

    心中一动,林清将双手隐蔽在保险柜中,取出视频屏蔽装置,然后仔细的摸了摸鸡首,将它小心的放进空间内。

    最后用头巾将自己留下的指纹全部擦了干净,仔细回想下,就还门铃留下指纹,自己进去这屋子以后,就没有碰过任何东西,也没有喝过水,就蹲回保险柜位置,收起屏蔽器,然后对着监控眨了下眼睛,露出一个笑容。只不过刀疤看起来格外狰狞,然后将桌上的三件文物都收了起来,打开窗户直接从二楼跳了下去。

    落地后看见周围有几个黑人正好奇的看着他,掏出手枪指了指几个黑人:‘不想死就给我滚蛋。’然后跑到老头家门口,拿出头巾用力的擦了擦门铃,转身就往准备好的路线逃跑。

    他刚刚离开不到半分钟,那个给他开门的女人,揣着一把老式的来福步枪冲了出来,对着街道大喊:‘’表子,强盗,该死的慕斯林,你特么的死定了,我米兰达家你都敢抢,不要让我抓住你,不然我用我的枪打扮你的屁股。谢特,这些异教徒,就该上火刑架。,该死的黑鬼,看什么看,想尝尝老娘枪的厉害吗?滚蛋,你们这些黑人弄脏了巴黎,还有那些该死的阿拉伯人。你们都该下地狱。‘’

    几个黑人听着米兰达不堪入目的辱骂,眼中的怒火腾烧,不过畏惧于米兰达手里的枪,还有不远处想起了警笛,最后还是选择了离开,米兰达没有发现被他辱骂的黑人离开时眼中充满着愤怒!

    其实卖画老头敢让人上门验货是有把握的,首先保险柜里的枪,其次就是谈生意的时候,米兰达一直在隔壁卧室看着监控,一旦有人动了坏心思,她就拿枪等在书房门口,等人出来后一枪爆头。

    曾经有人来抢过,结果被打残废丢进了监狱,所以这老头在论坛里名声大躁,也就没人打他心思了,最主要的是他手里也没什么珍贵文物,不值得动手。

    如果被人知道老头有兽首或者四库全书,估计老头早就被人干掉了,而也正是出于这个自我保护心理,老头也没敢联系拍卖行,这些文物贩子和强盗没啥区别,他们知道你手里有这些东西,总是会有些手段弄到自己的手里。除非自己弄一场发布会,搞的世界都知道这东西是自己的。不然等待自己的就是一场大火,或者一颗子弹。

    如果家里有珍贵文物的消息暴露出去,等待他和米兰达的将是永无宁日,所以才宁愿锁在保险柜里也不愿意拿出来卖,不然哪里有林清的事情。

    林清按照原计划逃跑,只不过当他到达他放摩托车地方的时候,两黑人正在试图偷车,林清直接掏出手枪指了指他们:‘’如果不想打成筛子,立马给我滚蛋。‘’

    两名黑人看见一个阿拉伯人那些枪指着他们不由的连忙摆手往后退,然后飞一样的没影了,不愧是博尔特同胞啊。

    林清开锁,点火加速一气呵成,二十分钟后就出现在了阿拉伯街,然后林清在阿拉伯街各个商店里前门进,后门出,后门进前门出,然后找了个没人的楼道,脱了衣服和假发,撕下刀疤消失在夜色中。而阿拉伯街的一个乞丐感觉今天受到了主的庇护,他得到了一件全新的长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