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我才不是大文豪 > 第61章 我为你唱歌

第61章 我为你唱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酒吧门口,玫瑰之夜四个字闪烁着光芒,照着黑暗中的徐茹,竟让钱浩看的有点出神。

    一袭白衣,裙摆微飘,看起来像一朵洁白的莲花。然而,莲花不如她,她的脸上带着恬静的微笑,能让喧闹的人安静下来。

    十步之外,钱浩回头看着她,心里忽而很宁静,仿佛置身梦中的故乡。

    然后,他瞥见她身后的酒吧,心里没来由生出怜惜。她那么柔弱,像莲花一样,怎么能在风尘里,守着这么大的酒吧呢?

    可是,当他注视她的眼睛,心里忽然就有了答案。谁都脆弱,谁也都坚强,她不是弱女子,并不需要他的怜惜,也不需要他的守护。在他没有出现之前,她不是仍然过得很好吗?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她已经面含微笑,一步一步走到他的面前。

    她挥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甜甜一笑,道:“喂,你在想什么呢?”

    “啊!”

    她的声音惊醒他,他低叫一声,有点尴尬,赶紧岔开话题,道:“呃,里面应该很忙,你怎么出来了?”

    “没有啦,他们就可以了,我出来送送你。走吧,耗子先生。”这个时候,她边走边跳,像个小女孩。

    钱浩也看出来,站在那儿,看她蹦蹦跳跳的样子,竟然又有些出神。

    “小蘋儿……”

    低声喃喃一句,他摇摇头,苦笑一声,赶紧追向她的背影。

    可是,他才追上来,便发现情况不对劲,因为她站在那里,声音冷漠,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又走近几步,他才看见对面的赵冷,难怪——她会表情淡漠。

    实际上,赵冷和她、和玫瑰之夜的关系,他并不多么了解。因此,他走到她身旁,并没有越俎代庖,与赵冷争吵起来。相反,他静静的站着,听他们争吵。

    渐渐的,随着他们争吵的激烈,他终于有些了解事情的始末。

    原来,这个赵冷是徐茹父亲的徒弟,而且是最得意的徒弟。这个赵冷也不是忘恩负义之辈,他一开始和徐茹一起支撑起玫瑰之夜,

    然而,无论他们怎么努力,酒吧生意还是越来越差。

    这个时候,赵冷开始转变观点,认为迎逢市场,做出不一样的摇滚,才能振兴玫瑰之夜。可徐茹不同意,她说她热爱的是父亲的摇滚。如果摇滚变了,玫瑰之夜振兴又有什么意义?

    就这样,两人各做各的,结果改变的赵冷,还真的名声大振。此时,赵冷又跟徐茹提及此事,说要彻底改革,然而徐茹固执的不愿意。

    于是乎,赵冷主动离开,并且加入对面的酒吧,想让玫瑰之夜的生意做不下去,然后他再收购玫瑰之夜。

    就在钱浩倾听的时候,两人吵的更加激烈。

    徐茹脸上已有泪痕,但还是固执的大叫道:“赵冷,只要我还在,你就别想收购玫瑰之夜。就算我经营不下去,我也不会让它落到你的手中。”

    “徐茹,你难道想师傅的心血毁灭吗?”赵冷狠狠一掷烟头,脾气暴躁的吼道,“你说你不接受我的新摇滚,那他呢,他那狗屁的歌就符合师傅的摇滚?”

    赵冷吼出这句话,立即陷入沉默。过了一会儿,他才抽出一支烟,点着,深深吸了一口。

    徐茹同样陷入沉默,偏头看向马路。一时间,只有赵冷抽烟的声音。

    钱浩看着这一幕,觉得气氛压抑,便开口劝道:“这个,你们可以坐下谈,都是……”

    ——师兄妹,尚未说出口。

    赵冷已经一扔烟头,暴躁的说道:“你闭嘴,你以为你是谁?徐茹,过两天我就去参加好声音,我会证明我才是对的,师傅一定会为我骄傲的。而你,就让他唱着那狗屁的歌,彻底毁了师傅的心血吧……”

    “你没资格让他闭嘴,他是我的朋友,为什么不能为我说话。”赵冷话还没说话,徐茹已经冷冷的说道,“你更没资格嘲笑他的歌,而我也不会毁了我爸的心血。”

    柔弱的女人,也不是不会坚强。一旦涉及自己在乎的,谁都会拼死维护,徐茹她也不例外。

    徐茹声音一落,钱浩便淡淡的开口。他的声音不大,但很坚定,而且充满自信:

    “我唱的不是狗屁的歌,玫瑰之夜也不会倒闭。你看吧,我会唱着我的歌,证明谁才是对的,也会证明——摇滚不死!”

    此时此刻,他的心里已经答应郭冬,来玫瑰之夜驻唱,并且参加中华好声音。

    为徐茹,为郭冬,也为自己。

    还记得吗,那小时候的梦想?

    还记得吗,曾经说要做主角,所以学音乐,所以学文学,所以那么努力!

    这夜,因为赵冷的一番话,他心底“小孩儿”的梦想彻底复苏。他想起以前的自己,没有金手指,也那么努力,也敢追逐梦想。

    那么,现在有什么理由推卸,有什么理由放弃?

    “好啊,那咱们走着瞧,看看谁的音乐才是对的。”赵冷哂笑一声,不再多说,转身离开了。

    赵冷消失夜色之中,一时间,钱浩和徐茹都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徐茹低着头向前走,仍旧不说话。钱浩也不说话,跟在她身后。

    走了一段路,她才开口,声音疲惫又轻松,道:“他每天都会出现,我几乎都以为我错了。可是看到老爸的吉他,我就会充满信心,我没错,是他错了。可是,可是我不会唱歌……”

    说到最后,她已是哭腔,几乎又要落泪。钱浩听的身子一震,要说话的嘴唇都不由一抖,可是,我不会唱歌……

    可是,我不会唱歌!

    他闭上嘴巴,把安慰的话咽下去,沉默着,似乎在思考。过了一会儿,他才轻轻的说道:“你会的,我为你唱歌。”

    她的身子也一震,如他刚才一样,但她没有说话。沉默良久,她才银铃般的笑出来,道:“好啦,南门已经到啦,你快回去吧。”

    “嗯,要不……”钱浩嗯了一声,转身要离开,却又突然回头笑道:

    “我送你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