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我才不是大文豪 > 第34章 水木妹子

第34章 水木妹子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一句话,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张子松诧异的偏过头,尽管眼中充满质疑,但并没有说出来。他只是冷静的看向来人,脸上露出思考的神色。

    赵英也看向来人,但他不如张子松成熟,一张脸布满嘲讽之色。不仅如此,他还哈哈大笑,讥讽道:“呵呵,就凭钱浩,还水木大学特招?”

    “是啊,他成绩一般,也没获什么全国性大奖,特招不大可能吧。”

    “确实不可能,你们别忘了,特招考试已经结束。”

    “你们分析那些干什么,就说这个女孩,她说特招就特招吗?她以为她是谁,水木大学是她家开的?”

    赵英话声一落,他身后十几个人立即纷纷响应,一个比一个说的难听,一个比一个说的大声。

    一旁围观的路人听见,也都纷纷议论起来,大都是不相信那个女孩说的。

    其实何止旁人不相信,便是安小洛、朱伶等人也不相信。她们乍一听见,还十分惊喜,差点跳起来欢呼。但听见众人的议论,她们就冷静下来,心里苦笑,暗道这女孩肯定怕钱浩受辱,所以才这么说。

    钱浩也是不信,水木大学的特招岂是那么容易获得,他自问没有让水木大学心动的地方。虽然不知道这女孩为什么这么说,但他还是很感激她,而且不愿看到她被众人嘲讽。

    因此,他当即站出来,冷笑道:“一群大男人欺负一个女孩,也真是够厉害的,不亏是学生会的人。”

    “钱浩,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为了你那可怜的虚荣心,居然请一个女生帮你撒谎。”张子松故作一脸失望的样子,摇着头说道,好似真的为钱浩惋惜。

    这家伙,真是虚伪!

    楚瑶气的小脸通红,两只小手紧握成拳头,眼睛愤怒的盯着张子松。她没想到大家都不相信她,而更可恶的是这个张子松,居然说她和钱浩串通一气。

    “张子松你太可笑了,收起你那恶心的样子吧,我看的都要吐了。还有赵英,你不能被特招,不代表别人就不可以。”

    这一刻,伶牙俐齿的楚瑶发威了。她双手叉腰,一人独斗众人。

    “还有你们,水木大学不是我家开的,我说的话也确实不算数,可是我爷爷说了算数。我爷爷说特招钱浩,水木大学就一定特招钱浩。”

    楚瑶一发威,跟随而来的女生也都纷纷反驳。她们叽叽喳喳,像一群麻雀,说的众人一句话插不上。

    “你们知道什么,楚瑶的爷爷可是全国知名的国学大师,他老人家开口还有成不了的事?”

    “呵呵,孤陋寡闻,还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

    “是啊是啊,尤其是那个张子松,真是让人作呕,呕~”

    这一刻,莫说是赵英,就是张子松也脸色阴沉下来。这些嘲讽实在太刺耳,偏偏对方又是女生,很多手段他们又不能用。

    不过,张子松到底不是鲁莽之辈,他拳头紧握又松开,最后眯着眼说道:“原来是楚教授的推荐,那钱浩确实可以被特招,不过如果钱浩没有真才实学,水木大学恐怕也不能随便特招吧。而且燕大劝退之人,楚教授要是推荐的话,于他老人家的名声……”

    张子松一番话说的很含蓄,但其中意思众人都听出来了。还别说,他这番话说的有理有据,不仅让路人暗自点头,就是跟随楚瑶而来的女生,也有一部分同意,一部分迟疑起来。

    那边安小洛等人也安静下来,她们刚才听见楚瑶的话,还忍不住跳起来,为钱浩高兴。可是这会儿,她们立即又紧张起来,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楚瑶,好似生怕她说出一句迟疑的话。

    楚瑶确实有些迟疑,因为这关乎她爷爷的名声,她也不敢断言。但是,她看不惯张子松的样子,所以强撑着说道:“瞎说,我爷爷眼光准着呢,而且钱浩的诗词确实写的好,很多人都知道。”

    虽然她这么说,但众人听出她的不确信,所以都呵呵笑起来。不过,鉴于她的身份,他们也没有再议论嘲讽。

    说实话,众人情绪变化很大,但钱浩从始至终都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这倒不是装的,只因他已想透,不再在意大学之事。

    能上,那就上,不差那点钱;不能上,那就不上,不差那文凭。

    他这幅模样让赵英很不爽,于是,赵英立即说道:“钱浩,你得意什么?就算人家真特招你,你有那个钱上吗?到时候别砸锅卖铁,一家人喝西北风供你上学,哈哈哈……”

    特招分两种,一种学费全免,一种学费翻倍。按钱浩的情况,恐怕不可能学费全免。

    赵英这话一出,很多人都哈哈大笑起来。不管有意无意,那笑声都特别刺耳,犹如针刺在钱浩的心里。

    这下子,钱浩真的怒了。

    赵英、张子松、马有财,甚至那个不曾碰面的校长,一而再、再而三的针对他。就因为他没权没势,所以他们就来欺辱他,所以他就只能任他们欺辱?

    说实话,他之前算是隐忍了,没有太激烈的反抗。不为什么毕业证、学位证,只是不想搞得太过,让他家里人担心。

    可是,这群人居然得寸进尺,劝退他还不算完,居然还特意过来羞辱他。

    呵呵,真当他钱浩是老鼠,任人宰割吗?

    匹夫一怒,尚且能血溅五步,那么他钱浩为何不可?

    就在刚才,他听到楚瑶的话,之前两次闪过的灵感,终于变成一个办法。

    对,就是诗词。

    就凭他脑海里的诗词,让这场风暴刮的更大,让他把公道牢牢握在手中。

    一首,不够吗?

    那就两首,还不够?

    三首,四首,五首,够不够呢?

    不够?那就继续玩。

    诗词不够,那就小说散文。还不够,那就是相声笑话音乐等等!

    总之,他已决定,既然事已至此,他要他们付出惨重的代价。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

    就在钱浩沉默的时候,赵英以及那群人,甚至张子松以及大多数路人,全都哈哈大笑。

    笑声,刺耳。

    钱浩漠然听之,然后,他突然狂笑起来,笑声盖过所有人,笑声让所有人都有些悚然。
第33章 对峙章节目录第35章 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