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我才不是大文豪 > 第27章 将别

第27章 将别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钱浩一路不语,很快走出人群,来到教学楼之前。忽然,他的眼睛一凝,看见迎面走来的两个人。

    赵英,秦雅。

    这两人一个白衣潇洒,一个翠裙美丽,男才女貌,初一看见绝对使人眼前一亮。此时,他们手牵着手,边走边笑,很快来到他的面前。

    忽然,赵英一抬头,也看见前方的钱浩。他收起笑容,牵着秦雅停下来,打量着钱浩,玩味的说道:“怎么样,钱浩,不好受吧。”

    秦雅也收起笑容,但她没有责难钱浩,只是皱了皱眉头。之后,她扯了扯赵英的衣袖,示意他快些走吧。

    钱浩没想到又遇见这两人,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但很快就平静下来。他听见赵英的话,也听出话里的玩味与快意,但他并没有当一回事。他只是风轻云淡的瞥了一眼,然后直接无视,施施然走过两人。

    赵英脸色一变,变得难看,甚至有点狰狞。他握紧拳头,即使秦雅拉住他的衣袖,他也回头大声喊道:“钱浩,你是签劝退书吗?哈哈,放心,明天我和雅儿会去送你的。”

    说这话的时候,他故作轻松,甚至还笑了几声,想气一气钱浩。

    可等回过身,他的脸就刷地一下阴沉,眼神淡漠,不说话,好像再等秦雅的解释。

    秦雅并没有解释,只是摇摇头,疲惫的说道:“算了,赵英,这件事到此为止吧。他也被劝退了,以后再也不会相见。”

    那天,她也看见了那首词,也为那句“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哭不已。一首词,让她忽然有点明白,有点后悔,有点难过……所以,她不想再为难钱浩,甚至对他被劝退一事有些难受。

    “怎么,你心疼他,你还想回到他身边?”赵英突然狞笑,变得粗暴,一把甩开她的手,道,“去啊,他就在前面,你去追他啊!”

    上次事情之后,他们的感情就有了裂痕。而那首词,赵英同样看见,但他是愤怒嫉妒,而不是什么感动。

    秦雅闻言立即脸色一白,眼中泪水滴溜打着转,脸上也现出愤怒和悲伤之色。

    然而,赵英依旧不问不顾,狞笑道:“为什么算了,哈哈,明天我们就去送他。正好,你还能看他最后一面。”

    “你,无耻。”

    ……

    身后两人的争吵,钱浩听的一清二楚,但他并没有管,仍旧恍若未闻的向教导处走去。

    很快,他来到教导处。

    教导处大门紧闭,好似没有人,但里面传来的啧啧声表示还有人。

    咚咚,咚咚。

    他敲了两下,里面的声音消失,紧接着就有人说道:“咳咳,进来吧。”

    于是,他推门进来,面无表情。

    硕大的办公室,只有马有财一人。此时,他躺在椅子上,眯着小眼睛看着钱浩,道:“你也算有本事啊,唱歌写诗,让那么多人为你折腾。呵呵,可惜啊可惜,这并没有……”

    “劝退书呢?”钱浩面不改色,一脸淡漠,突然打断道。

    实际上,他听到“唱歌写诗”,突然眼中精光一闪,之前的灵感又浮现脑海。然而,终究一闪而过,没能想出来。

    马有财脸色变得难看,他没想到这钱浩不仅没有痛哭求饶,反倒变得更加猖狂。居然直接无视他,打断他的话。

    忽然,他想出个点子,阴险的笑道:“钱浩,求我啊,可能我心一软就……”

    “呵呵,一颗猪心还能软?”钱浩再次打断他的话,言语锋利,依旧不肯服软。

    不是他不想留下,而是他知道马有财的为人,知道此人不可能撤销劝退。此人这么做,无非是为了羞辱他。

    马有财更加愤怒,一张肥脸阴的快要下雨,然而他并没有办法。他已经劝退人家,还能把人家怎么样?

    因此,他不再废话,从抽屉里拿出劝退书,冷哼道:“签吧,签了赶紧收拾东西滚蛋。”

    钱浩也不废话,拿起桌子上的笔,快速潦草的写下自己的名字,然后便转身离开。根本不和马有财废话一句。

    马有财见他这副模样,不禁大怒,但也没办法,只好拍桌子发泄。而后,他打开电脑,继续观看刚才暂停的**成人.电影,借此泄火。

    钱浩签完便出了教导处,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在校园里。他的心情有些沉重,退不退学倒没什么,如果不是为了家里人,他早就直接退了。

    在这里,他能学到什么?不过浪费时间。

    然而,正是因为家里人,尤其是外公,让他并不想退学。可是,现在事已至此,他已经被马有财劝退。

    “马屁精,你别嘚瑟,这事可还没完。”他走在回寝室的路上,心情已经好多,但发誓要马有财好看,“就算我现在报复不了你,等我功成名就,作家之名满天下,呵呵,那时还治不了你?”

    现在,他已经想通。

    劝退便劝退吧,这样也好,他可以自己掌控时间,好好规划一下自己的人生道路。至于家里,只要他九月份稿费下来,他们也就不会在意自己退学不退学。

    这个世界,何尝不是那么功利,上大学就是为了找工作、挣大钱。

    回到寝室,气氛很是压抑,三个人都不说话。

    高博之事,他已经知道了,没有愤怒,因为他们关系本就一般。在这个寝室,高博和他们三个关系都一般。

    但毕竟是一个寝室,可高博居然说那样的话,也由不得王镜和马文杰愤怒。

    “签了?”

    钱浩一进来,王镜就停止游戏,但过了好一会儿才出声问道。这次很难得,他只说了两个字。

    马文杰没有说话,只是拿下耳机,抬头看过去。

    他见二人都一脸沉默,不禁笑起来,道:“搞得那么沉重干嘛,不就是劝退嘛,又不是生离死别。好了好了,该干嘛干嘛,我明个才走呢。”

    说完之后,他就立即坐到电脑前,带上耳机,将音乐声音调大。这次不是为了码字,也不是为了听歌,而是怕自己忍不住……哭出来!

    大男人,有什么好哭的。

    都是兄弟,就算离开燕大,难道就不能见面了吗?

    可是,大家还是都沉默了。各自玩着电脑,好像和往常一样,但其实谁都没有心情。

    王镜的游戏,跪了一把又一把。

    马文杰的电视剧,换了一个又一个。

    钱浩的码字,错了一段又一段。

    青春,兄弟,比爱情更可靠的是……友谊!
第26章 尘埃落定章节目录第28章 送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