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超时空客栈 > 第三十章 韩立VS叶少

第三十章 韩立VS叶少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百花楼是上谷郡当地一家有名的烟花场所,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销金库,其中美女无数,根本就不是普通人消费的起的,哪怕稍有身家的富庶人士,进去转上一圈,都得掉层皮下来。

    令韩立诧异的是,张大嘴看起来不声不响,但出手却甚是阔绰,带着韩立在里面点了满满一大桌子饭菜,又叫了几个美女陪侍,因为中午还要考核,两人并没有过多停留,只是玩了一会,赶正午前便回到了奔波府内。

    跟早上比武的规则如出一辙,正午的比武规则依然是从一个铁皮箱子里抽取带着数字的令牌,只不过令牌的数目从十二枚锐减为六枚。

    这次,韩立抽到的是一号令牌,命运就是这么神奇,同样来自白鹭镇的叶少抽到的是六号令牌。

    “开始吧。”随着远处的段瀚海发令,下午的比斗也拉开了序幕。

    韩立和叶少两人分别站上了武台。

    “真是想不到,白鹭镇一个废物,竟然能成长到如此地步。”叶少显然对早上韩立对他的不屑依然记忆犹新,看着对面站着的韩立,语调缓慢,“不过你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是吗?”韩立说道。

    “呵……”叶少嗤笑一声,“人贵有自知之明,可是看来你好像并不明白这个道理,那么也好,我今天就让你明白,你与我之间的真正差距!”

    韩立冷笑一声,暗道有什么样的狗腿子,就有什么样的主人,这叶少真是跟张大强一个尿性,不再废话,上前一拳轰出。

    叶少嘴角露出讥讽,丝毫不怵,也是向前击出一拳,和韩立的拳头对在一起。

    这一拳,韩立并未留手,足足使出了十成的力道,因为华山心法他已经修满了三层,这一拳比之前的力道更甚,出拳速度也是极快,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叶少竟然被韩立一拳打的向后踉跄的退出好几步,一脸震惊。

    “怎么这么大的力道。”叶少心道,“这废物不是绝灵体吗?可是这内力为何如此深厚,他到底得了什么宝贝,提高了这么多?以他现在的实力,恐怕已经是半步三流了。”

    韩立却是不知道叶少心中所想,但看到这叶少连自己一拳都挡不住,也不免心生诧异,不过脸上却没有流露出来,不屑道:“我懂了,这就是我们之间的差距。”

    听闻韩立的话语,看见他那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叶少感觉肺都要气炸了,长时间以来,自己一直是白鹭镇高高在上的存在,而韩立,只不过是一个在他眼中连蝼蚁也算不上的废物,可现在,这韩立竟然咸鱼翻身,一跃而起跳在了他的头上,竟然还对他冷嘲热讽,这他如何能忍?

    忍不了那就战,叶少大步上前,咬紧牙关,又是连着两拳击出,这两拳是他爹专门给他雇佣的武师,教给他的必杀技,乃是他的杀招。

    催动全身内力,灌注在双臂上,这两拳的劲道,要比之他自己全力出击还要强上几分。

    “受死吧!我才是白鹭镇第一人!”叶少一脸狰狞,双拳递出,韩立看这击来势凶猛,也不敢大意,也是使出了一招出海双蛟。

    “嘭”的一声,两人斗了个旗鼓相当,谁也没有占上风。可叶少心里却掀起了波涛骇浪,“不可能!这废物竟然能挡住我杀招。”

    韩立却是不带停歇,续足力道,又是一拳轰在了叶少的胸膛上,将他打的跌落下武台。

    叶少掉落武台后,依然是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情,还不能从刚才的打击中缓过神来,韩立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说道:“白鹭镇第一人?虚名而已,你想要,就给你好了……”

    叶少的嘴皮都被自己咬出了血,心中发狠。

    “第一组,获胜者,白鹭镇韩立。”

    ……

    接下来是第二组的对决,是抽到二号球的赵松河对抽到五号球的张大嘴。

    只见张大嘴高声道:“不打了不打了。”

    “嗯?”张晋看向张大嘴。

    “我又哪里会是他的对手,反正已经晋级了,又何必继续打生打死,我认输。”

    张晋点了点头,朗声道:“第二组,获胜者,延河镇赵松河。”

    第三组的对决的也是两个延河镇延河武馆的武徒,两人平日里也是知根知底,上台后一番打斗,做了做样子,最终一个穿着马褂的年轻男子不敌,口中认输。

    ……

    按照规则,两两对战的胜者,将晋级下一轮,也就是白鹭镇的韩立,延河镇的赵松河和另外一个男子将晋级接下来的笔试。

    可能是已经达到了心中的目标,延河镇的另一男子直接退出了最后的比斗,最后只剩下了赵松河和韩立两人。

    随着段瀚海宣布最终比斗的开始,韩立和赵松河两人也踏上了武台。

    本次比斗战力最强的两人,他们之间的战斗,终于拉开了帷幕。

    两人并没有过多废话,上来直接就开始了打斗。

    但赵松河却是一直没有取下他背上的长剑,相比于当日他的剑法,赵松河的拳脚相对来说就略有些稀松平常,不过韩立的拳脚也并不是很厉害,两人倒是打了个半斤八两,转眼间已经交手了近百招。

    “不错。”赵松河避开韩立的右拳,退出战圈,说道:“你认输吧,不然,我若出剑,恐怕会伤到你。”

    韩立笑了笑,说道:“看来你对你的剑法很有信心啊。”

    “不!我是对我自己有信心!”

    “巧了,我对我也很有信心。”韩立说道。

    “不自量力!”赵松河嗤笑一声,拔出长剑,就要上前。

    “等等!”

    “嗯?”

    韩立径自走到武台边的兵器架上,挑了一把钢刀,拿在手中颠了颠,冲赵松河勾了勾手指头,说道:“来吧。”

    “找死!”赵松河大怒,提着长剑,就杀了上去。

    另一边,狂刀帮长老:“噢?想不到这小子竟然也用刀?”

    “嗯……能和赵松河打到这个地步,不落下风,也是不错了。”

    段瀚海也点了点头,说道:“嗯,真是越发的期待,这小子到底是什么灵根了。”

    “嘿嘿……谁也别跟我抢啊,这小子,我们狂刀帮要定了……”狂刀帮的长老看着武台上和赵松河战到一起的韩立的身影,犹如在看一块未经雕铸的璞玉一般,心动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