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绝品医生 > 正文 第七百七十九章 突破自我,因祸得福

正文 第七百七十九章 突破自我,因祸得福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李九真这一次昏迷,硬是持续了好几天。

    搞得关心他的人,全都惶惶不安,以为他成了植物人,再也醒不过来了。

    杨胜楠首当其冲,背后不知哭了多少次。

    这种难过,可比跟李九真分手的那段日子可要严重太多了。

    她日夜不分的守候在李九真身边,过于劳累还感冒发烧了一次。

    好在樊以君有病必医的原则,见状,药王针一扎,区区感冒,当即就又给她治好了。

    杨洗连夫妻还有杨若初,也都来过医院一次,劝杨胜楠回家休息,见她不肯,只好给她带了换洗衣服过来。

    杨胜楠有爸妈,蒋歌颂又不是没有,当即也是一通电话打给蒋德龙,给自己送衣服。

    林岫也会跑腿,给李清歌乌谷娜带衣服,顺便给樊以君买了一套换洗的……

    大家都住医院里,寸步不离。

    莺莺燕燕,围着李九真一个人打转。

    在旁人看来,李九真真可谓是“艳一福”不浅。

    然而没有一个是李九真的正牌女友,都只是朋友。

    对于这一切,昏迷状态的李九真,当然是全然不知的。

    但是他总会醒来不是?

    这一天,是李九真昏迷的第五天。

    天刚蒙蒙亮,李九真的眼皮就是一跳。

    然后一下子睁开,眸子充斥着一抹精光。

    全然不似寻常人早上醒来那一抹茫然和困倦。

    “我这是在哪儿,为什么我的手这么麻?难道我的手断了吗?”

    他闪过这个念头,略微动了动僵硬的脖子,然后就看到自己左侧趴着杨胜楠

    几天下来,不睡觉是不可能的。

    再看右边,趴着蒋歌颂。

    这几天杨胜楠和蒋歌颂,大有一副“比比谁更持一久”的气势,硬是挨着李九真的病床不挪步。

    就算是睡觉,也都宁肯趴在这儿,也不去另外的床上。

    李九真当然不知道她们俩的“明争暗斗”啦,只是诧异地眨巴着眼睛。

    “我是在做梦吗?”

    再环顾四周,樊以君、李清歌、乌谷娜、林岫,分别占领了左右两边的病床,还有椅子,都在睡觉。

    李九真有些恍惚,不明所以,再低头看自己穿着病号服,才终于恍然

    “原来我住院了啊!”

    李九真将手抽出来,甩了甩,略一运劲儿,竟发现空空如也!

    “靠,我的武功怎么没了?”

    登时,李九真惊出了一身冷汗。

    对于一个武功高手来说,忽然没了武功,就像一个普通人忽然没了手脚一样。

    非常无助!

    李九真脸色一白,立刻起身,从床上跳了下来。

    这番动静,当然使房间里每个人都跟着惊醒。

    杨胜楠第一个惊呼:“李九真,你终于醒了!”

    她满是血丝的眼睛直直盯着李九真,脸上充斥着喜悦的笑容。

    蒋歌颂也同样一脸惊喜,正要说话,李九真就嗖的一下,跑出去了。

    “呃……这什么情况?”

    房间里的人都是愕然。

    樊以君思考了一下,说道:“大概是几天没上厕所,憋不住,所以就先去方便了。”

    “……是吗?”

    “不会吧,他几天不吃不喝,也会上厕所吗?”

    “可是有输液啊。”

    “好像也是。”

    杨胜楠迟疑了一下,才不管李九真是不是去厕所,毅然追了出去。

    蒋歌颂见状,不甘示弱,也紧随其后。

    “这就是传说中的抢男人?”樊以君和林岫相视一笑。

    李清歌和乌谷娜则是一脸不高兴。

    前者为宁子墨叫屈,虽然宁子墨自己从没叫屈。

    后者当然是为禾久不值,虽然禾久也没吃醋的意思。

    李九真当然不是去厕所,而是一口气来到医院后面的花园里。

    浓雾霭霭,天寒地冻,四周没有一个人,非常安静。

    李九真没心情欣赏环境,就这么打着赤脚,站在那里,将双眼轻闭。

    他在感受自身,寻找自己失落的力量。

    力量去哪儿了?

    蒋歌颂和杨胜楠一块儿出现在他身后,杨胜楠刚要开口叫他,蒋歌颂就做了一个制止的手势。

    “干嘛?”杨胜楠迷惑。

    “嘘,我看他好像在顿悟。”蒋歌颂很严肃的说。

    “顿悟?”杨胜楠一脸迷茫。

    蒋歌颂虽然也不懂武功,但没见过猪跑也吃过猪肉,电视剧里不演过,某些高手领悟绝招的时候跟他这样子差不多吗?

    估计就是那样的。

    听她这么一解释,杨胜楠也露出不明觉厉之色,但同样觉得,这时候不打扰或许是最好的。

    她已经弄巧成拙很多次,这一次要是再打扰李九真,搞得他走火入魔,那还真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两人对望一眼,都小心翼翼的后退,并观察周围,看会不会有别人,切不能让他们靠近李九真,以免坏了他的“大事”。

    哆哆嗦嗦站了许久,两人见李九真一动不动,都有些犯嘀咕。

    他真的是在“顿悟”吗?

    不会是昏迷了几天,然后就“傻”了吧?

    终于,在晨雾化开,阳光照耀下来的那一刻,李九真动了。

    他动得很慢,每一个动作,都好像是在深水里滑动,显得沉凝黏稠,给人一种很吃力的感受。

    他在打拳,一套看上去很普通的拳。

    才做了几个动作,杨胜楠和蒋歌颂就发现他身上开始冒烟了。

    好像被无明火焰点燃了一般。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每一个动作依旧很慢,越来越让人感觉到他很吃力,好像身上压了一层重若千钧的枷锁一般。

    他身上冒出的烟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夸张。

    以至于天亮后出来散步的人们纷纷侧目

    这是在表演什么行为艺术吗?

    他们还以为李九真身上安装了什么喷雾器之类的。

    至于李九真打拳的样子,并没有虎虎生威的气势,如同公园里打太极的老太太,倒不会让人感到震撼。

    樊以君和李清歌她们也来了,就在一边站着围观。

    樊以君一看李九真这副状态,露出了恍然之色,旋即笑了。

    蒋歌颂见状,立刻问道:“道长,你知道他这是什么状况?”

    杨胜楠等人也都看着她。

    樊以君摸着下巴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李九真这是因祸得福了。”

    “因祸得福?”

    “是的,老早以前,我就看出李九真的武功卡在一个不上不下的位置,因为心思活络,不能平静,一直不能突破。”樊以君说道,“我还劝过他随我修行一段日子,把心静下来,不过被他拒绝了。”

    “你的意思是说,他现在要突破了?”

    “是的,突破自我,进入一个崭新的层次。”樊以君露出羡慕的表情。

    “为什么听起来……好像挺玄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