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绝品医生 > 正文 第七百七十八章 一个废物

正文 第七百七十八章 一个废物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葛春秋得知李九真受伤昏迷,身体健康的他立刻在葛小川的陪同下,来到医院,看望李九真这位自己的救命恩人。

    在询问医生具体状况后,他当即拍板

    换家医院。

    一路奔波到全省最有名的医院,再次检查,结果依然是各方面正常。

    内腑被打出来的内伤,都被樊以君有效控制。

    就算是医院重新做一边手术,也最多会是同样的效果。

    除了这一点,李九真全身其它部位,都很健康。

    脑部没有遭受重击,也没有淤血压迫神经,脑供血正常……一切一切都很正常。

    按理说他应该很容易被唤醒。

    然而却偏偏没醒。

    “这可如何是好?”

    葛春秋眉头紧皱,甚至还询问了一下有关人员,为什么江北最近治安这么差。

    搞得一些和他大有关系的高层人物,把底下的人给臭了一顿。

    “对了,李九真上次给我吃了一种药,非常神奇,叫什么续命散的,没准儿他吃了也能醒呢?”葛春秋忽然说道。

    他不懂医术,只知道阴阳续命散特别厉害,宛如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

    樊以君却是知道,针对李九真这种情况,阴阳续命散不可能会有效果,摇头表示否决后,又说了句:“况且这东西他已经全用光了,再也找不到现成的。”

    现成的没有,她可以配。

    关键是配方药材全被李九真藏着,只有他知道在哪儿,他这时候昏迷,根本不可能告诉她。

    “樊医生,你也没有别的主意吗?”葛春秋很客气地问道。

    樊以君也是他儿子的救命恩人,他自然对她很重视。

    樊以君思考着说道:“其实我们这也算关心则乱,既然他各方面一点问题都没有,我觉得可以就这样观察几天,说不定明天就会醒。”

    “这倒也是……”

    “就目前而言,也只能这样子了。”

    葛春秋父子离开了,燕魏蝶她们也走了,王楚山他们停留到傍晚,也都回去了。

    李清歌三人作为“保镖”,当然是不会走的。

    樊以君身为医生,随时观察李九真状况,不会走。

    那么剩下的,就只有杨胜楠和蒋歌颂。

    一个是前女友,一个是“现任”,两个女人各自坐在病床的两侧,都一副发呆的样子,没有要走的意思。

    按理说,蒋歌颂知道自己和李九真是假装的情侣,这时候也该离开

    反正留下来也不能改变什么。

    但她就是有股莫名的气,因为置气,所以不肯走。

    杨胜楠这一天都没吃东西,也没人关心她这一点,长时间不眠不休的她,这时候显得很是虚弱。

    但她却依旧一脸倔强,死守着不离开。

    一定,一定要亲眼看到他醒过来。

    “咦,他出汗了!”林岫忽然说道,然后起身,“我去打点水给他洗把脸。”

    “我去!”

    杨胜楠和蒋歌颂不约而同地站起来。

    “呃?”

    她们对望一眼,又错开目光。

    杨胜楠说道:“我去吧。”

    不待谁同意,她就匆匆来到外面,去打热水。

    至于面盆和毛巾,葛春秋亲自带到医院的病人,院方不会帮忙准备吗?

    根本不需要再出去买。

    本来还有好几个护理要守候在这儿来着,不过被拒绝掉了。

    杨胜楠打来热水,快步走进李九真所在房间。

    一夜未睡加上滴水未进的她忽然眼前一黑,全身的力气好像被封印了似的,一下子没了。

    “啊!”有人惊呼。

    杨胜楠一个前倾,摔倒在地,盆子里的水也洒了一地,把她上半身全打湿了。

    房间里所有人都张着嘴巴望着她,一时气氛安静得诡异。

    足足过了近十秒,杨胜楠才爬起来,顾不得狼狈和疼痛,抓着盆子,对大家不断的鞠躬。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我,我这笨手笨脚的,实在是太,太……我马上重新打一盆过来,然后马上把地拖干净,真是对不起!”

    她转身就往外跑,差点撞上路过的人,一边跑,一边捂住嘴巴,眼泪又一次簌簌往下掉。

    “我真是太没用了,打个水都会摔倒,整一个废物!”

    “为什么我以前从来没有发现,原来我是这么的没用?”

    她先洗了一把脸,使脸上的泪痕消失不见,又对着镜子,露出勉强的笑容,然后才又打了一盆水,每一步都走得很认真,一直来到病房,再次致歉。

    拧了一把毛巾,她非常细致的帮李九真洗了脸、脖子,然后擦手,将水端走,再拖地。

    蒋歌颂等人都很尴尬地看着她,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还是回去吧,换一身衣服,好好休息。”林岫说了句。

    杨胜楠摇头,带着一抹惊慌:“我没事,一点都不累,保证不会再出什么错,就让我留在这儿吧。我会很安静,不会打扰到你们……”

    她都这么说了,林岫也就没再说什么。

    说起来林岫也没权利强行让她走。

    到了晚上,林岫主动出去打饭,这一次,倒是给杨胜楠也带了一份

    饥肠辘辘的杨胜楠,按理说应该可以吃光光。

    但才吃了几口,就有种如鲠在喉难以下咽的感觉。

    不要误会,这不是林岫做了什么手脚,也不是饭菜难吃。

    纯粹是杨胜楠心情低落到谷底,根本没这方面心情。

    或许是电视看多了,又或许是别的原因受影响。

    她甚至会有一种折磨虐待自己,以此作为对自己惩罚的念头。

    这样也许也能让心里更好过一些。

    蒋歌颂也没什么胃口,吃得比杨胜楠多一点,就放下了筷子。

    李清歌更是夸张,一口都不吃,自顾自坐在一边,拿着手机打字

    她在和宁子墨聊天“告状”呢。

    “你再不回来,李九真就死了。”

    “你再不回来,李九真就真被别人抢走了。”

    “那个杨胜楠最讨厌了,好想杀掉怎么办?”

    类似这样的信息,搞得宁子墨收到后,一阵哭笑不得。

    一开始看到“死了”的字眼,还吓了一大跳,以为出了什么事。

    接着“被抢走”这样的,就让宁子墨觉得李清歌这丫头是在开玩笑。

    李清歌倒也没真的说李九真在住院,只是说杨胜楠和蒋歌颂都在旁边碍眼,让她心烦。

    到了晚上,何路只身一人,偷偷摸摸地跑来

    还买了一束花,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换做平日,杨胜楠肯定会很看不惯他,毕竟这家伙一向游离在灰色地带,杨胜楠可是警察来着。

    今天却是没心情,甚至没多看他一眼。

    何路走掉后,被李九真一直剥削的白过希也和他爸一起过来凑了凑热闹。

    白布衣也略懂医术,把脉过后,摇摇头。

    临走前,这老家伙还讨了一把零钱带走,让所有人无语了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