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绝品医生 > 正文 第七百七十六章 一切都是因为你

正文 第七百七十六章 一切都是因为你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李九真硬是憋着一口气,将他们全部杀掉,方才罢休。

    樊以君带着杨胜楠一起跑过来的时候,就看到李九真站在那里,大口大口喘气。

    李九真转身,冲她们俩笑了笑,本想说话,却是白眼一翻,就这么晕死过去。

    “李九真!”

    杨胜楠惊呼,扑过去将他抱住,惊慌失措。

    她还以为他死了呢。

    樊以君给李九真把了一下脉,安慰道:“李九真只是受了非常严重的伤,有我在,不会真死掉的。”

    “那你快救他吧!”杨胜楠急急地说道。

    “在这儿吗?”樊以君看着她。

    杨胜楠一愣,旋即神色一阵变换。

    隐隐约约已然听到有警车靠近的声音——

    刚刚的爆炸声音,以及枪声,不可能不惊动他们。

    这才过多久?又有爆炸事件!

    有没有搞错?

    可怜的警方,又一次奔波。

    同样是警察的杨胜楠这一次却是违背了平日的行为准则,一边试图将李九真抱起来,一边说道:“我们还是先走,不能让警察知道我们在这儿……”

    一旦让警察知道是李九真丢的炸弹,那之前炸死黄飞龙等人的事儿不就不打自招了吗?

    这可不能用防卫过当这个借口来说事儿了。

    必然要受到法律的审判。

    所以必须得先离开。

    樊以君当然也不是迂腐之人,笑了笑,说道:“还是我来吧,你抱不动的。”

    她有武艺在身,将李九真扛起,轻轻松松。

    两人火速闪人,将这地儿的烂摊子甩给匆匆赶来的警察们。

    一到李九真家,李清歌、林岫还有乌谷娜都跑了出来。

    一看李九真身受重伤的样子,乌谷娜就转过头,露出一抹幸灾乐祸之色。

    这王八蛋也有今天!

    活该啊!

    “怎么回事?”李清歌面无表情,冷冷地盯着杨胜楠,说道。

    “现在没空解释,等我先帮李九真把内伤止住再说。过来帮我把他衣服脱了,嗯,裤子也要脱,全脱光。”

    “……”李清歌没动,而是转身就走。

    乌谷娜闻言,也脚底抹油,溜得飞快。

    “诶?”樊以君一怔,旋即又好气又好笑。

    这李九真都养了一帮白眼狼啊,这重伤得只剩一口气了,都不拿实际行动来关心一下吗?

    “你来!”她对杨胜楠说道。

    “我么?”杨胜楠迟疑,“裤子真的也得脱?”

    不是杨胜楠这时候不紧张了,而是樊以君的表现显得太有把握,给了她足够强的信心。

    “我来吧。”林岫倒是没想那么多,只知道自己作为李九真的“丫鬟”,帮忙脱衣服而已,算得了什么?

    不就是男人的身体吗?还不敢看?

    杨胜楠本想说“其实我也可以”的,不过林岫都这么说了,她也就只是张张嘴,然后就出去了。

    到门口的时候,她回头看了眼樊以君,见她从随身携带的包裹里取出各种瓶瓶罐罐,脸上再一次浮现出一抹担心之色。

    “李九真,你可一定得撑住啊!”

    很快,林岫就把李九真扒了个干净,小裤衩倒是还留着。

    她虽然不懂医术,但也能看出李九真确实受了非常严重的内伤。

    “居然能把他打成这样,到底是个什么样的高手干的?”她心想。

    这时候,她自然不知道,其实把李九真打成这样的那个人,实力并没想象中那么可怕。

    只是李九真不躲不闪罢了。

    虽说药王针包治百病,但对施针者的精神负荷很大。

    李九真前胸后背都挨了打,里面到处是伤,只靠药王针就能把他治愈的话,估计樊以君都“累”死了。

    所以樊以君只是用药王针帮他吊命,不让他立刻死掉。

    具体疗伤,还是得靠她本身的医术。

    樊以君医术高超,倒是不慌不忙。

    要是换个人,就算手上有药王针这样神奇的玩意儿,且能控制它,遇到这种状况,也只能干瞪眼。

    比如李九真拿着药王针,看到有人受了他这样的伤,那也还是只能眼睁睁看着他重伤不治。

    这就是区别。

    随着时间的推移,杨胜楠和李清歌都在外面站着,乌谷娜早跑去睡觉了。

    房间里,樊以君全神贯注,一脸沉凝地施针,将淤血排出,再进行内部止血。

    林岫站在旁边,时而目光闪烁。

    不要忘了,李九真也算是间接害死她爸的那个人。

    这时候樊以君如此专注,丝毫不设防。

    要是自己忽然下手偷袭,再杀李九真,简直易如反掌。

    那么……要不要这么做呢?

    李九真上一次和陈正道大战一场,回来亦是身受重伤。

    当时他其实就有提防林岫来着。

    林岫心里也懂。

    只是双方都很默契地一直没说罢了。

    这一次李九真想提防都来不及。

    可以说这是他最不设防的时候。

    应该下手为父报仇吗?

    两个多钟头后,樊以君长长吐了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说道:“总算搞定了。”

    她眼睑一抬,看向林岫,似笑非笑地说道:“麻烦你可以叫她们进来了。”

    说完,她就旁边的被子拉过来,给李九真盖上。

    一直没有下手的林岫无声一叹,内心已然彻底放弃。

    她出去将杨胜楠和李清歌叫进来。

    杨胜楠一进来,就问樊以君:“已经没事了吗?”

    “只要他接下来一个月不再受伤,这条命是不会丢掉的。”

    “那就好。”杨胜楠拍了拍胸口。

    李清歌看了李九真两眼,又盯着樊以君:“这下可以说了?”

    “你没有告诉她事情经过吗?”樊以君问杨胜楠。

    杨胜楠脸上浮现出一抹尴尬,摇了摇头。

    她知道,李清歌对自己有意见,压根没有理睬自己的意思。

    “好吧,就由我来说好了。”樊以君摊手。

    等到她将事情经过说完,李清歌便道:“果然是这样。”

    下一刻,她就猛地冲向杨胜楠,一把掐住杨胜楠脖子。

    “一切都是因为你,他才差点死掉,你……为什么不去死?”

    杨胜楠一阵窒息,神色亦变得黯然。

    “人家杨胜楠其实也是受害者,还是不要打打杀杀了,好吗?”樊以君当和事佬,上前握住李清歌手腕,使她把手松开。

    “我也不想的。”杨胜楠一脸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