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绝品医生 > 正文 第六十九章 我们不用保持距离

正文 第六十九章 我们不用保持距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在李九真的大力推拿之下,宁子墨感觉自己就像一艘小船,置身在不断翻滚的大海中,眼看就要坚持不住沉沦了!

    终于,李九真停下推拿,放过了她的脚底板。

    就只见宁子墨的整只脚都被搓得通红,甚至有些肿肿的,却仍然圆润精致,巧夺天工。

    太美了!美得让人有种咬上一口的冲动。

    李九真却无心欣赏,飞快地取出一枚钢针,就往她崴掉的部位用力一扎!

    嗤——

    居然直接喷血了!

    李九真以他对人体的认识,再以正确的手法推拿,加上劲力的疏导,硬是将局部损伤的淤血和渗出的组织液汇聚到一起,再用针扎的方式逼出体外。

    这种行为,换个不懂的人来模仿的话,反而有可能使伤势更加严重。

    一般人根本不可模仿!

    他却成功做到了,没有使宁子墨伤势加剧。

    接着他又针对扭到的骨头观察一番,忽然再次一扭。

    只听得咔嚓一声,刚松口气的宁子墨就发出一道惊天动地的大叫。

    李九真被震得龇牙咧嘴,揉着耳朵说道:“需要叫的这么夸张吗?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在杀猪呢。”

    “……你,你,到底有完没完啊,知不知道很痛啊!”宁子墨怒道。

    “那你现在还痛吗?”李九真微微一笑。

    “不痛了吗?”宁子墨一愣,小心翼翼将脚收回去,试着动了动脚踝,接着惊喜地说道,“好像真的不怎么痛了!”

    “难道这就治好了?”有人惊呼。

    “快,站起来走两步!”也有人提出建议。

    “那个,扶我一下下。”宁子墨朝李九真伸出手。

    李九真一把抓住,将她整个人提起来。

    宁子墨一脚踩他脚背上,试着用力,虽然还有一点疼,但真的已经不影响站立了!

    “我帮你治好了,你还踩我,忘恩负义啊。”虽然一点都不痛,但李九真还是很失望地摇头。

    “我这不是还没穿鞋嘛,不是故意要踩你的。”宁子墨又赶紧将脚挪开,喜滋滋地坐下去穿袜子和鞋。

    等穿好后,她来回走了几步,点头说道:“真的好了!”

    “厉害啊!”

    “看来他还是有几把刷子的。”

    “也不算白占便宜了。”

    “妈的,要是我也会这一手就好了,多好的亲近机会啊……”

    大家跟着适时赞叹,王楚山也满意点头。

    “这样慢慢走应该不会有事了,不过跑和跳,或是其它剧烈运动,暂时就别做了。”李九真摆出一副很专业的样子,说道,“很多细微的伤口只是被我封住了而已,一旦用力,就会再破开,然后就又会痛了。”

    “你才扎一针啊,就封住了所有伤口?”宁子墨奇怪地说道。

    “真正的高手,打败敌人只需要一招。医术到了我这程度,救人同样也就一针,有什么好奇怪的?”李九真才不会告诉她自己是用武功里的劲儿帮她封住的,那一针不过是放血罢了。

    “是嘛,好吧,我愿赌服输,我承认你赢了。”宁子墨点头说道。

    “既然你承认我赢了,也到了你遵守诺言的时候了。”

    “诺言?什么诺言?”宁子墨有些迷糊。

    “你说请我吃饭的啊。”李九真提醒着说道,“这么多人都看着,你不会赖账吧?”

    “……汗,你说这个啊,行行行,我们现在就去。”宁子墨苦笑,还以为什么大事,需要用“诺言”这么严重的词语吗?

    大家见已无热闹可看,就怀着各种心情离开。

    蒋歌颂笑吟吟地走上前,拍拍手,说道:“李老师的医术果然厉害,我也跟着大开眼界了啊!”

    “老师?”宁子墨眨了眨眼睛,然后就觉得这女人有点眼熟,略一回想,就记起她是江大的老师。

    像大学这种地方,一旦有个非常漂亮的学生或者老师,那肯定会被好事者宣扬开来。

    大学城哪所学校有哪几个校花,各自怎么排名等八卦,也总会出现在各大校园的BBS论坛上面。

    宁子墨虽然觉得收集这些讯息的人很无聊,但在无聊的时候也会跟着浏览这些内容。

    知道蒋歌颂是谁,也就不奇怪了。

    只是她不明白,蒋歌颂为什么要叫李九真“老师”?

    李九真看了看蒋歌颂,忽然叹了口气,说道:“蒋老师啊,之前我说你要是哪里不舒服可以找我,这事儿还记得吧?”

    “呃,记得,怎么了?”

    “实在不好意思,这话我得收回来了,你以后如果不舒服,还是去医院吧,不用来找我。”李九真瞥了温瑞一眼,说道,“我觉得我们还是保持距离为好。”

    温瑞愕然。

    蒋歌颂则有些好笑,貌似咱们本就没什么关系吧,所谓的“保持距离”从何说起呀?

    她抿着嘴,可爱的酒窝显现出来,说道:“怎么啦,忽然就这么生疏了?”

    “喏,这哥们儿说你是刘长的准儿媳妇儿,要是他儿子误会我什么,找我麻烦可就糟糕了!毕竟我又不是医生,真跑去给你治疗,确实容易引起误会。所以我觉得我们还是当陌生人为好。希望你以后看到我,不要再打招呼了,谢谢理解。”李九真一脸严肃地说道。

    “卧槽,这家伙怎么就把我给卖了?而且当时你不是完全不怕吗?现在怎么忽然这么怂……”温瑞尴尬得脸上肌肉一抖一抖,恨不得马上躲起来。

    “诶,怎么最后几句话这么耳熟?”宁子墨一怔,旋即就回想起,自己刚才对他说了这么一句,没想到他居然一字不漏都拿过来就用了,“这家伙,怎么这么……可恶啊!”

    “这人还真是自恋,我不过随便想认识一下,他就想哪儿去了?”蒋歌颂摇头一笑,说道:“别说我现在还没嫁人,就算嫁了人,交朋友的权利又不是没有,用得着连招呼都不打了吗?”

    “你当然是无所谓了,你未婚夫万一误会,又不会打你,可要是跑来打我,我不就太冤枉了么?”

    “呵呵,放心吧,他是个斯文人,从不打人的。”

    “真的不打人?”

    “真不打人!”

    “那我就放心了。”李九真拍了拍胸口,说道,“既然他不打人,那我们以后就不用保持距离了,正好有人请吃饭,走,一起去好了。”

    “……”蒋歌颂无言,这才发现自己好像被他给绕进了一个坑里。

    宁子墨也是无语,心想我这个请客的还没发话,你凭什么做这个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