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绝品医生 > 正文 第六十八章 马上就去了

正文 第六十八章 马上就去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宁子墨万万没想到,李九真居然打她腿的主意。

    什么叫“把这条腿”治好?

    搞得好像这条腿原本是残废似的。

    只是又崴了一下而已好吗?

    而且这崴脚如果自己能一下子就治好,还需要等到现在?自己早就出手了好吧!

    总之,宁子墨根本做不到让自己的脚一下子就恢复正常,这样一来,李九真岂不是完全立于不败之地了。

    她将这一点说明之后,李九真皱眉道:“可是周围没别人有病啊!”

    “你是在骂我有病吗?”宁子墨黑着脸说道。

    “崴脚难道不是病么?王教授,你说崴脚算不算病,得不得靠医术来治?”李九真问道。

    “这……崴脚属于伤,伤和病本就可以组成一个词。”王教授很委婉地说道。

    “所以伤也算是病,病也算是伤,你受伤了,我说你有病,也没错。”李九真说道,“没有其它意见的话,就请坐下脱鞋子吧。我现在就帮你治疗,治好了,算我赢,治不好,就算你赢。”

    “你真的要帮我治崴脚?如果不能立刻让我正常走路,或者更加严重,你可就输了。”宁子墨很意外地说道。

    “是的,治不好算我输,我懂。”李九真认真点头。

    “哼,就看你耍什么花样!”宁子墨见这么多人看着,知道话说到这份上,再反悔的话,也显得太示弱了。

    为了让大家看清楚李九真这骗子本质,宁子墨面露毅然之色,一瘸一拐地走到台阶前坐下,然后把鞋脱了。

    这又不是古代,女孩子的脚不能让人看。脱了就脱了!

    饶是如此,大家都盯着自己的脚,还是令宁子墨有种怪怪的感觉。

    “九真,你真没问题吧?”王楚山小声道。

    正所谓伤筋动骨一百天,就算王楚山自己出手,也不可能让宁子墨立刻彻底康复。

    因此就算见识过李九真某些方面的神奇,他也同样很怀疑。

    他都怀疑了,那些围观的学生们,一个个也同样不信。

    “他不会是想趁机占宁子墨便宜吧?”有人小声道。

    “很有可能哦,你看宁子墨那小脚,真是太可爱了,作为一个足控,我都有些蠢蠢欲动。这小子等下又揉又捏,不是占便宜是做什么?”

    李九真根本懒得跟他们辩驳,只对王楚山说道:“老师你等着看就是了。”

    他大步走到宁子墨身前蹲下,说道:“那我就开始了!”

    “等等!”宁子墨也听到了那个“足控者”的说法,这时候也有些怀疑,眼睛直直盯着李九真,说道:“你真的是要给我治脚,而不是趁机占我便宜?”

    “亏你们这些人还是医大的学生,怎么思想都这么龌龊?”李九真没好气说道,“既然你们习惯性这么想,那为什么还能容忍有男的当妇科医生?就不怕他们只是为了占便宜吗?”

    “你敢说我思想龌龊?”宁子墨被李九真这字眼给激怒了,顿时把心一横,说道,“那你治,我看你怎么治!”

    她一边说,一边将脚朝李九真面前伸过去。

    李九真一托住她脚后跟,鼻子就抽了抽,旋即“哇”的一声,侧过身去,一脸嫌弃:“有点臭啊!”

    “臭?”大家都瞪圆了眼。

    宁子墨要疯了,脸色通红地说道:“放屁!我脚哪儿臭了,哪儿臭了,你诬陷我!”

    “哦,原来不是脚臭,而是放屁啊,早说嘛。”李九真打了个哈哈。

    宁子墨正要再骂,李九真就猛地一捏她脚踝红肿的部位。

    “咝——”

    宁子墨倒吸一口冷气,一时说不出话来。

    李九真坐下,将她的脚搁在大腿上,双手一搓间,手掌就变红了。

    “咦?”温瑞神色一动。

    他也是练武的,自然知道李九真这是运劲儿了。

    运劲儿纯粹属于武术中的发力方式,跟医学有半毛钱关系?温瑞一下子就明白,这家伙要作弊!

    这世界上医生多的是,会真功夫的医生能有几个?

    因此李九真这时候的手法,根本不能算在医学范畴内,不是作弊是什么?

    “啊——”

    当李九真的手一捧住宁子墨的脚掌时,宁子墨就感觉到李九真手掌火热滚烫,像是熊熊燃烧的暖炉。

    她诧异地望着他,很难理解这是怎么回事。

    李九真冲她一笑,手法熟稔地在她脚上推拿揉动,热度传递,使她皮下气血也跟着发烫活络。

    酥麻如同触电般的感觉,瞬间作用在宁子墨脚心和脚背,这脚啊,本来就是一个比较敏感的部位,这种酥麻的感觉自然也都格外的清晰深刻。

    宁子墨的表情顿时变得十分古怪,眉头蹙起,呼吸也有些凌乱。

    “这,这,这……怎么会这样?”

    宁子墨心里一颤,牙关紧咬间,见大家都盯着自己,居然萌生出一种心虚感。

    她焦躁地将要收回脚,不治了!

    却发现自己的力气好像被什么东西抽走了,又像服用了传说中的“软骨散”,根本动弹不的一下!

    不,这不是失去了力气,而是本能地不想用力。

    这就好像明知道马上要迟到,却起不了床一样。不是没能力起床,而是根本不想!

    宁子墨根本不想将脚收回来,因为这种推拿的感觉,真的好棒!

    非常非常的舒坦!

    “咦,不对劲啊,你们看宁子墨的表情,怎么感觉有点像那啥?”

    “我也觉得……”

    有不少人颇有经验,面面相觑间,都感觉到了某些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

    校门外一辆汽车经过时,见这边这么多人,就将车速放缓。

    开车的蒋歌颂一个眺望,就看到坐在石阶上的李九真,正抓着一个美女的脚捏来捏去,不由神色一动。

    她将车停靠在路边,也走过去近距离看戏。

    当她看到宁子墨脸色发红,齿咬红唇间,释放出一抹娇媚气质,就不由一声轻笑——

    “大庭广众之下,这样一定特别刺激吧?”

    过了片刻,用手紧紧攥住李九真肩膀衣服的宁子墨艰难地说道:“喂,还……还有多久?”

    李九真累得满头大汗,闻言喘着气说道:“快了,快了,马上就去了!”

    “我晕,‘马上就要去了’这个说法,也太邪恶了!”

    “这家伙是故意这么说的吧!”

    一群人羡慕嫉妒恨,真的很想冲过去阻止他的恶行!

    宁子墨纵然不谙人事,但这信息大爆炸时代,有些东西根本不需要亲身经历,也都照样秒懂。

    于是她狠狠白了李九真一眼。

    她却不知道,娇媚如花的花的她,此时这一白眼,是何等的风情万种。

    就连李九真身后的那一撮不相干的围观群众,也都被波及得差点醉了。

    李九真也都瞪大眼睛,吞了吞口水,说道:“你别对我抛媚眼儿行不?这样很干扰我的治疗的,想我输给你的心情,我是能够理解的,但作弊就太没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