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绝品医生 > 正文 第六十四章 也不是几个外人

正文 第六十四章 也不是几个外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那个师弟一问三不知,这师兄是否知道雇主身份,或者其它葛春秋想知道的东西……这一切,李九真并无兴趣知晓,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就睡着了。

    葛春秋原本以为葛小川是出了意外,变成植物人,老泪纵横,身体每况愈下。

    幸好遇到李九真和李清歌,告知真相,才知道原来是有人谋害。

    简直不能忍!

    接下来他会怎么锁定幕后真凶,怎么报复打击,同样不是李九真会去关心的。

    一身轻松的李九真一觉睡得格外香甜,天亮后跑到外面锻炼身体。

    那个保护葛春秋安全的心腹,也背着手出来散步,见李九真倒立二指禅,一时颇觉有趣,就上前说道:“你好啊,我们还没正式认识吧,我叫温瑞,看你样子,武术造诣很深啊!”

    “多谢夸奖了,光论武功,我看你比我厉害。”李九真难得谦虚地说道。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

    要是这个叫温瑞的,一过来趾高气昂很嚣张,李九真也肯定狂妄自大,不正眼瞧他。

    况且李九真能够感觉到,这个温瑞确实有真功夫,算得上一枚高手。

    “客气了,我要是厉害的话,昨晚我也可以帮得上忙……话说我很好奇,你们抓的那两人,到底怎么个下咒法,如果再遇到这种敌人,该怎么应付,不知道可不可以指教指教?”温瑞说道。

    “哦,原来想问这个……”李九真翻身站稳,拍了拍手掌,说道:“我其实只是对下咒的邪气略有感应,至于怎么个下咒法,可就不清楚了。我要是懂的话,不也会了?”

    “照这么说来,如果对邪气感应不了的话,武功再高,也都对付不了这种人么?”温瑞眉头一皱,有些担忧地说道。

    “怎么可能?你以为会点邪术就天下无敌啊?下咒这种东西,也需要时间的。只要在敌人下咒之前冲上去一拳打死不就得了?”李九真笑道,“其实不管邪术还是下咒,最大优势是它们很神秘,隐蔽性很好,让人难以提防。其它的还未必比得过一颗子弹呢。”

    “这样啊……”温瑞有些郁闷,因为他感觉李九真说了一大通,但怎么好像全是废话?

    李九真见状,拍了拍他肩膀,说道:“你要是拿不准,我教你一招。以后只要你看到一个人,第一感觉这不是好人,就最好先下手为强。”

    “……”温瑞张了张嘴,一时说不出话来。

    “就算不下手,也可以提前躲远一点。一般下咒,都得离得很近才会有效。”李九真补充了一句。

    “那要是感觉是好人,但偏偏是个会下咒的坏人怎么办?”温瑞忍不住问道。

    “能够把邪术练得返璞归真的人,能不能识破都没区别啊,这种高手,反正你也打不过,只能听天由命了。”李九真摊手。

    “好吧,我懂了,多谢指教。”温瑞已经失去了和李九真再聊的念头,这家伙说话太损了。

    等到一起吃完早饭,李九真提出告辞,神采奕奕的葛春秋拉着他说道:“你们兄妹前后帮我们葛家两次,我却什么回报都没有,实在很过意不去啊!小李,你真没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有需要尽管提,千万不要客气!”

    本要摇头的李九真神色一动,忽然就叹了口气,说道:“别的需要还真没有,只不过上次有个叫林景荣的人带了一群人来杀我,我出于正当防卫打死了那些人,但这个林景荣却还是跑了。听说他是什么杀手组织的头头,也不知道以后会有多少人来刺杀我,想想就头疼啊!”

    “林景荣?哼,好大的胆子,敢在我管辖的地盘胡作非为,这种人必须抓起来法办!”葛春秋沉着脸说道,“我回头就去和王厅长沟通一下,争取将这什么组织挖出来剿灭!”

    “另外……温瑞,温瑞,进来!”葛春秋想了想,喊了一句。

    “葛记,您找我?”温瑞小跑而入。

    “你先辛苦一下,保护小李兄妹的安全。回头我会和军部沟通,抽一个小组过来,和你调换。”

    “啊?”温瑞愕然。

    “怎么了,有困难?”

    “不是……只是我走了,您的安全怎么办?”温瑞有些为难地说道。

    “呵,我每天都被一群警卫包围保护着,还能有什么安全问题?”葛春秋摆摆手。

    “那好吧,我一定会尽全力保证他们两位的安全,葛记您放心!”温瑞有些怨念地瞥了李九真一眼,心里是不大乐意的。

    这个李九真,太奇葩了,感觉不宜相处啊!

    李九真说道:“那些想杀我的杀手都有枪呢,瑞哥,你有不?”

    “我有合法持枪的资格,也不会忘记佩枪的。”温瑞淡淡地说。

    对于李九真兄妹,葛春秋是真的够大方,不但把贴身保镖都暂派给他,甚至还让温瑞开了一辆私家车走,作为李九真的临时座驾。

    当这辆车即将进入大学城时,忽然一辆车从后面追上来按了下喇叭。

    旋即车窗降下,露出一张妩媚秀美的脸孔,笑嘻嘻地喊道:“葛伯伯,您微服私访到我们学校来啦?”

    很明显,这个女司机认识葛春秋,也记住了葛春秋这辆私家车的车牌,还以为是葛春秋在车里面。

    温瑞面无表情,帮李九真将车窗放下去,于是李九真就歪着头,说道:“你谁啊,我什么时候成你伯伯了?”

    “这怎么……”这女人有些傻眼,万万没想到车里坐的居然是个年轻人。

    要知道平时就连葛小川都不允许坐他爹的车,那这年轻人是谁?

    要不是看到司机是温瑞,她都会怀疑这车是不是被人偷了。

    在一种莫名好奇之下,原本要开往另一条公路的她索性跟上去,一直到李九真下车,就也跟着下去,上前笑道:“刚才是我失礼了……我叫蒋歌颂,是江大的一名老师,认识一下可以吗?”

    李九真打量了她一下,见她大约二十五上下,身上已经褪去了少女的气息,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成熟的风韵,也就顺口胡诌:“我叫李九真,嗯,是医大的针灸老师。”

    “哦,你会针灸啊?我一直觉得针灸很神奇啊,扎针就可以治病。”蒋歌颂有些诧异李九真的年轻,倒没想过他居然也是老师。

    当然,她也没想过李九真纯粹是在扯谎逗她玩儿。

    “哈哈,你要是哪里不舒服,可以来找我。”李九真很热情地说道,“都是老师的话,也不是几个外人,我也不收你钱。”

    “哦?那你得给个联系电话给我咯。”蒋歌颂爽快地掏出了手机,笑咯咯地说。

    等到这女人离开后,李九真才打开车门,让李清歌下来。

    温瑞瞥了一眼蒋歌颂离开的方向,摇着头道:“这个女人……我觉得还是不要靠近为好。”

    李九真恍然道:“哦,我懂了,她是葛老爷的人是吧?难怪了。”

    “噗——”

    温瑞差点喷出一口口水,脸都一下子绿了。

    这家伙,还真什么话都敢乱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