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绝品医生 > 正文 第六十三章 笑了

正文 第六十三章 笑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在李九真将万磁针从这师兄体内取出来后,他一脸怨毒地盯着李九真,居然咧嘴笑了。

    “你要是识相的话,就最好放了我,或许我们还可以做朋友。如果你敢对我怎么样,我师父一定会找你算账。他可是比我厉害十倍的!”他一边惨笑,一边说道。

    “哦?那可真是太可怕了!”李九真摇摇头,起身间,一脚踩他脸上,好像踩蟑螂一样,还反复碾了几下,“这时候还威胁我,不踩你简直天理不容!”

    这师兄平生鲜有受此侮辱,气急之下,提起最后一口气,要对李九真下上一咒。

    虽然身体受伤,但这下咒绝技,更多的还是与精神挂钩,用精神控制某种邪恶能量,伤及敌人。

    “咦?”李九真好像躲避瘟神一样,迅速跳到李清歌身后,一缩脑袋躲起来。

    呼——

    李清歌飘逸的秀发无风自动,风淡云清地挡下了这无形诅咒,脸上黑纹闪烁,没有任何被伤到的样子。

    反而迸发出一股极强的邪恶气势,使这师兄汗毛倒竖,仿佛一条狗遇到了狼,如临大敌。

    “你……”

    他睁大眼睛,想要说点什么,然后就被李清歌一脚接一脚地在身上狂踩,骨头一下子不知断了多少块。

    下咒与精神有关,但精神又不可能脱离身体而独立存在。

    当他身体受到的痛苦伤害超过一定极限,精神就不可能再集中起来,下咒也就做不到了。

    最后,他比他师弟更惨,被踩得全身瘫痪,果断晕死过去。

    李九真摸了摸李清歌脑袋,笑道:“幸好有你,不然我一个人对付起来,还真会麻烦。”

    他倒不会因此自卑,毕竟他本来可以将修罗针强取出来,以万磁针磁化,立刻就能收为己用。

    那样的话,只依靠他自己,也照样能收拾得了这俩师兄弟。

    李清歌很喜欢被李九真夸奖,闻言蹭了蹭他的胸口,露出开心的笑容。

    那个师弟坐在那里,看着师兄的惨状,目光幽幽,一时无言。

    “你们师父真的很厉害?你有没有办法把他引出来,这不一网打尽,始终后患无穷啊!”李九真走过去,托着下巴说道。

    这师弟苦笑道:“你这赶尽杀绝的风格,倒颇有我师父当年的风采。不过可惜我真不知道他在哪里。这两年他行踪不定,根本没和我们联系,或许已经死了都说不定。”

    “也就是说他不知道你们跟我结了仇?那我就放心了。”李九真点点头,打通了电话,通知葛春秋派心腹开车过来。

    这师兄那么对付葛小川,作为一个父亲,葛春秋自然不会放过他,一听说李九真得手,他登时毫无睡意,来到外面等着。

    就连还在修养的葛小川,在得知下手的凶手被李九真抓到时,也都忍不住从床上爬起来,一脸期待。

    李九真当然乐得成人之美,将人打包送过去,随便他们怎么处理。

    过了一会儿,李九真就亲自抓着这个师兄,来到葛春秋面前,邀功似地说道:“葛老爷,这就是给你儿子下咒的人了。”

    “小李啊,你做的很好,这次又要谢谢你了!”葛春秋并没有多看这人一眼,而是第一时间握住李九真的手,语气格外温和。

    如果葛春秋让一群警察事先埋伏在那边,这个下咒的师兄,一定可以提前觉察,然后逃跑。

    而如果只派两个警察学李九真和李清歌那样,躺床上伪装。区区两人,也都无法将他活捉,还是照样能够逃脱。

    就算是保护葛春秋的那个武功厉害的心腹,也都没有多少把握。毕竟下咒这种玩意儿,实在太玄了……他也没啥对付的经验啊!

    还是李清歌这个对下咒免疫的“克星”出马,才确保万无一失。

    对此,葛春秋自然是发自内心的感谢了。

    “葛老爷你太客气了,惩恶扬善,除魔卫道,本就是我李九真的人生目标而已。”李九真面不改色地说道。

    他之所以愿意出手,一方面是人家主动杀上门来,不出手,人家师兄事后也多半会主动再次杀来。

    既然这样,干嘛不先下手为强?

    另一方面,像葛春秋这样的大人物,自然不会白白欠人人情。从黄局长前后态度大变这一状况来看,和葛春秋持续交好,完全是有必要的。

    “唯一的遗憾,就是这对师兄弟太穷了,身上都没什么我看得上眼的东西,真可惜……”

    从虔姑婆手里得到一枚血针,从虔乞婆手中将李清歌抢过来,李九真好处拿得手软,没能在这下咒师兄弟身上得到实质性好处,他一时还不习惯呢!

    葛小川这时也坐着轮椅出来,兴奋地说道:“凶手就是他么?”

    “是的,就是他!非常危险!”李九真说道,“不过现在不用害怕,因为他已经彻底废了。”

    “谢谢你,谢谢!你叫李九真是吧?我记住你了,等我彻底康复以后,一定会好好报答你。”葛小川冲李九真灿烂一笑,旋即目光落在李清歌脸上,怔了怔。

    他倒也不是猪哥,没有看呆,很快就恢复正常,将目光再次落在地上的师兄身上,并不掩饰恨意,一脸森然地说道:“爸,这个人必须死!”

    葛春秋说道:“这事我会处理好的,你大病初愈,还是先去休息吧。”

    “哼,我现在要是有力气的话,真恨不得再插他几刀。”葛小川不解恨地踢了一脚仍在昏迷的师兄,又和李九真打了个招呼,就又按下轮椅按钮,转弯走了。

    “小李啊,天都这么晚了,你们就也在这边住下吧。”葛春秋亲切地说道。

    “住这儿么?也好。”李九真没有拒绝。

    葛春秋将他和李清歌安顿之后,就让心腹拖着这对师兄弟,到后面小黑屋关起来。

    一番折腾后,这师兄又被痛醒过来,闷哼间睁眼,映入眼帘的,就是葛春秋这张威严的脸。

    “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我可以考虑饶你一命。”葛春秋没有废话,直接就是这样一句。

    这师兄嘲弄地说道:“我现在这样,跟死有什么区别?还不如一死了之。”

    “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你。”葛春秋说道。

    他的心腹立刻掏出一把刀子,朝这师兄干脆利落地走了过去。

    就在刀子即将洞穿心脏,这师兄瞳孔一缩,惊出一身冷汗,忽然说道:“等等!我临时改变主意了,还是觉得,好死不如赖活着……”

    葛春秋闻言,嘲弄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