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绝品医生 > 正文 第六十二章 你居然敢坑我

正文 第六十二章 你居然敢坑我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天夜里,一个偏僻落后的区域,各种窄巷横生。

    一波警察将这区域搜捕一番,抓了几个无关紧要的赌徒,推推搡搡离开。

    又过了两个钟头,快到午夜时分,巷子几乎没几个人了。

    一道身影飞快穿过,在一堵墙旁边停下,看了一眼墙上刻画的一个古怪图案,然后转向。

    没过多久,这人就在各种图案的指引下,来到一栋不起眼的门户外面,三快两慢,敲了敲门。

    几秒后,楼上有人扔了把钥匙下来,被这人捡起,打开门钻了进去。

    这栋房子里没有开灯,且非常安静。

    这人进去后,没有冒然上楼,而是一脚踩在楼梯第一阶,朝楼上喊了声:“师弟?”

    “咳咳,师兄,上来吧!我已经动不了了。”楼上说话的,正是被李九真俘虏的那人。

    当时李九真说要杀他,不过是吓唬,目前为止,他还活得好好的。

    “为什么我感觉除了你,还有两个人?”这个被他骗来的师兄神色一凝,有些警惕地说道。

    “当然是这房子的主人了,是一对夫妻,已经被我咒晕了。”师弟回答。

    “哦,这样啊。”师兄又细细感应了一下,然后就快步上楼。

    楼上也没开灯,李九真和李清歌躺在床上,一动不动,那个师弟则半躺在墙下,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黑暗并不能阻隔这师兄的目光,他扫了一眼李九真,旋即走向师弟,蹲下来检查一番,吃惊道:“你伤得这么严重?”

    “是的,那个解咒的人,身手比我预料中的更强。我也是侥幸,才把他杀死。唉,这双手却被他给废了。”师弟叹气道。

    “我看看。”师兄托起他的手臂,旋即倒吸一口凉气,“这也废得太厉害了,根本不可能再复原了啊!”

    李清歌下手极狠,硬是捏碎了他所有臂骨,确实不可能再恢复正常了。

    “是啊,成了一个废物。”师弟自嘲一笑,黑暗中看着师兄眼睛,声音低沉:“师兄啊,你要忙的事情,都做完了吗?”

    “呃,这个,差不多做完了吧。”师兄语气一滞,偏过头说道。

    “为什么我感觉你在坑我啊?雇主没有跟你说解咒的人,战斗的实力也很强吗?还是雇主有说,但你却故意没告诉我?”师弟忽然提高声音质问。

    “混账!我们可是师兄弟啊,我怎么可能坑你?我是真的不知道,雇主没跟我提及这个。”师兄生气地说道。

    “呵呵,是么?其实也不重要了,至少我还活着。”师弟摇摇头,说道,“为了避免夜长梦多,你快联系雇主,把尾款打过来,然后分我一笔钱吧。我既然成了废人,也就只指望这笔钱养老了……我都这样子了,你不会还想着平均分吧?”

    “当然不会了,这次是师兄不对,没有跟你一起来,要不然你也不会伤得这么重。这笔钱,自然全是你的。不过这里不安全,我还是先带你离开。等彻底安全了,我再要钱。”

    “不用,还是现在要钱得好。”

    “师弟,你不听师兄的话了?”师兄横了他一眼。

    “哪敢啊,不听话被杀掉怎么办?”师弟神色坦然地望着他。

    两人双双沉默,气氛也变得有些诡异了。

    过了好几秒后,这师兄才道:“师弟啊,与其当一个废人痛苦的活着,不如师兄好心一次,送你直接解脱,你觉得怎样?”

    “你果然想要杀我了。”师弟失望地摇摇头,叹了口气,说道,“本来我还很愧疚,现在看来,根本不需要了。”

    “愧疚?”师兄一怔,猛地看向床边,瞳孔一缩,“好哇,你居然敢坑我!”

    在李九真和李清歌翻身爬起的同时,这师弟大笑:“就允许你坑我,我就不能坑你了?就算死,我也要拖着你陪葬,不然一个人多无聊啊!”

    “那你就先去死吧!”师兄毫不犹豫一掌轰出,要将这师弟打死。

    “哈哈,在我面前,居然还先分心打别人?”李九真早就将万磁针准备好,一起身就直接扔了出去。

    他发现有李清歌作为帮手后,第一时间就用绝招,似乎也没什么大问题。

    不像以前,单枪匹马,得再三顾忌,免得一开始施展绝招没能搞定对手,反而因为脱力而逃不掉,反被对手干掉。

    现在有李清歌在,就算自己脱力,她也能保护自己或者带自己一起逃命。

    这师兄看似要打死师弟,其实早就将所有注意力都完全集中在李九真两人身上。

    因此他轰出这一拳,不过是虚晃一招。

    在李九真甩出万磁针的同时,他就已然按在他师弟头上,借力一撑,人在空中翻个筋斗,又一脚蹬在师弟后面的墙上,闪电般往楼梯间方向飞跃而去。

    李清歌也从床上一跃而下,紧随其后。

    就当这人一步踩在楼梯间口,就要往下俯冲,李九真嗤笑一声,催动万磁针,使两针之间的力场变强。

    于是事先被李九真插在楼梯间各种缝隙的上百枚钢针,齐刷刷自动飞出,朝万磁针方向汇聚。

    正好这师兄在大多数钢针的必经之路上,大吃一惊之下,不得不脚步一顿,蹲了下去。

    下一刻,李清歌追至,一脚踹向他的后脑勺。

    这师兄索性继续下趴,双手撑地间,双腿往后一夹,绞住李清歌脚踝,用力一扯。

    李清歌虽然力气极大,但毕竟一脚踢出尚未收回,单脚支地,重心不稳,一下子倾倒。

    她单手也往地上一按,没有摔个实在,在对方一脚踹向自己肚子之前,原本要收回的另一只脚果断先一步又踢。

    砰!

    两人的脚狠狠碰撞,这人比不过李清歌力气,一下子横移出去,重重撞在墙上。

    以个人力量来看,他连李清歌一个都打不过,更别说李九真此刻还有余力。

    故而他还没来得及爬起来,李九真的飞针远攻,就又一次袭击而来。

    这一次,他没能躲开,再万磁针的蓄意破坏之下,身上好像中了子弹一样,爆开一道血花。

    这人闷哼一声,倔强地想要爬起来试图继续逃跑。

    李清歌就一个翻身跳起,一记气势凶猛的泰山压顶,将他直接踩在了脚下。

    地板砖又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