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绝品医生 > 正文 第四十八章 再怎么看都是白瞎

正文 第四十八章 再怎么看都是白瞎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李九真扬言“挑战”整个医科大学的消息就这么不胫而走,以最短的时间内传遍整个校园。

    那些没有亲眼见过他放倒四大狂少,且不知道他在医院救过被针扎小孩这事的人们,在听到这消息的第一刻,就忍不住气笑——

    这从哪儿冒出来的一个狂妄小子,有什么资格挑战一所大学的精英?

    一所大学,包括了普通学子还有精英学子,上面还有硕士博士,然后又有导师和教授,医学人才一抓一大把。

    这个年轻人何德何能,能比得过他们所有人?

    “什么,四大狂少群殴不成,反而在几秒以内就被弄晕,怎么都叫不醒?这家伙也太大胆子了吧,连四大狂少都敢往死里整,不知道他们的背景么?”得知这事的人震惊地议论。

    “真的怎么叫都叫不醒吗?在他们脸上糊一坨屎,难道也还是不醒?”说这句话的人,绝对是以前被欺负过,跟四大狂少有仇。

    “听说挑战的内容,就是整个学校中如果有人能检查出他们的症状,又能把他们四个弄醒的话,他就承认学校这边赢。”

    “新闻上说连王楚山教授都束手无策的一种病症,就是这个小子最后搞定的,这新闻不会是真的吧?”

    “如果是真的话,那他应该也有几把刷子……”

    “好像田教授他们已经赶过去了,走,我们也去看热闹!”

    人们议论纷纷间,只要没课的,基本都跑了出去。就算有课的,也有部分拼着跷课也要去凑热闹。

    很快,四大狂少躺倒的地方,就里里外外站了一大群人。

    李九真惬意地坐在凉亭里,和李清歌说说笑笑,然后就看到有两个年长的教授蹲下去,给四大狂少把脉又掰开眼皮看。

    他们仔细检查了片刻,就凑在一起嘀嘀咕咕,旋即一起走到凉亭这边,其中那个矮胖教授面无表情地质问:“你们两个到底是什么人?”

    “两个晒太阳却被围攻,不得不正当防卫的无辜受害者。怎么,你们是代替那几个不成器的学生来道歉的?”李九真说道。

    “哼,你把我们学校的学生弄成这样,还想要我们道歉?真不怕我们报警把你抓起来?”

    “年轻人,现在认错还来得及。不然警察来了,一切可就晚了。我劝你还是快将他们救醒然后道歉,我们或许会考虑向警方求情。”

    这两个教授相继冷着脸说道。

    李九真眉毛一掀,也很不客气地说道:“这四个人打我一个,还是先出手,你叫我道歉?我看你们两个都年纪一大把了,还是要点脸吧!”

    “你——”

    这两人气得肺炸,矮胖教授指着李九真鼻子,手指抖个不停:“黄口小儿,敢对长辈这么无礼,有没有教养啊你?”

    “唉,你果然一点脸都不要了……你什么时候成我家长辈了?”李九真嘲弄地说道,“虽然我读书少,但也知道达者为先这个道理。你有本事把他们四个救醒,我立马认怂,叫你一声叔叔,你敢不敢接受这挑战?”

    “……”

    这个和王楚山年纪差不了多少的教授,闻言简直要气晕。

    自己都算他爷爷辈了,把人救醒后,他只答应叫自己叔叔,那不还是占了自家孙子的便宜么?

    “怎么不说话了,没这个胆量可以直说。”李九真继续激将。

    “哼,我不跟一个无赖多费唇舌,老田,我们还是报警吧!”矮胖教授偏过身子说道,“先报警抓他,免得他跑了,然后再想办法救人。”

    “也好。”另一个姓田的教授想了想,点点头。

    就在这时,又有几个人快步走向这边,其中就有王楚山。

    “我这才走开多久,怎么就又闹出这么大阵仗了?”王楚山苦笑,大声说道:“等一等,先不要报警,也许这是一个误会。”

    “嗯?老王,你这话的意思,莫非你认识他们两个?”田教授问道。

    “他们当然认识了,上午一起在协爱医院,都上过新闻的。”矮胖教授玩味一笑。

    “原来是这样啊,呵呵……”田教授的语气也变得有点阴阳怪气。

    王楚山神色不变,说道:“他们两位确实是我带到学校里借了几本书。之后的事情我也听说了,既然是这四个学生动手在先,又是以多欺少,被教训一下也是应该的。”

    “这话等他们几个的家长过来,你要还能这么说,我就算服你!”矮胖教授冷笑一声,压低声音说道,“老王,你可别忘了这四个学生的特殊性。”

    “特殊性?有什么特殊的!天子犯法,都与庶民同罪。我就不信那几位过来,就不讲道理。他们不讲道理,自然有人会讲道理。”王楚山也硬梆梆地回应。

    “呵,不就是认识省里的一位副级么?那也只仅仅认识罢了,真当你们是亲兄弟?既然你铁了心要保他们两个,我就看你等下怎么向这四位学生的家长交代!”矮胖教授并没有将这句说出来,只是心里这样想。

    他嘴上说道:“反正你带来的人,又说不报警,后果就由你承担好了。老田,我们先救人!”

    “好!”田教授也朝王楚山皮笑肉不笑了一下,立刻回到四大狂少身边蹲下,再一次将手指搭在四大狂少之一的手腕上。

    他们的跟班们除了打下手以外,也并没有报警,其中一个掏出手机,将电话拨给了四大狂少的家长。

    一直没有离开的宁子墨这时候也凑过去,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两个教授。

    她之前并没有想出应对这种“病症”的方法,这时候观察一下,也算学习和偷师。

    李九真见状,就走过去对她笑道:“我说姑娘,你就别浪费时间看他们怎么治了,他们治不好的,再怎么看都是白瞎。”

    宁子墨冷淡地说道:“请不要把话说得这么满。田教授他们在国内医学界都享负盛名,一定有办法可以救人,我对他们有信心。”

    宁子墨对这所学校有着很强烈的归属感,李九真挑战整个学校的无礼行为,自然就让她发自内心的反感。

    见李九真站自己旁边,她也就毫不掩饰这种“反感”,主动站到远远的另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