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绝品医生 > 正文 第四十七章 耳根子都一红

正文 第四十七章 耳根子都一红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啊,杀人了!”

    “天啦,他一下子杀了四个!”

    “四大狂少全都挂了?”

    本来看完美女就要通通走人的围观党们,见四大狂少去挑衅李九真,就又停下来看戏。

    四大狂少的恶名,他们都是知道的。

    见他们四个去欺负一个,也不敢管闲事,免得被记恨上报复。

    这世界就是这么不公,有的人来头大,注定得罪不起。

    故而他们这些人当中,部分对李九真报以同情。

    也有一部分人觉得活该,谁叫这家伙秀什么恩爱?

    没有能力,就没资格拥有这样祸国殃民级的美女!

    可哪知道结果会是这样?

    李九真不但表现出自己的能力,而且这能力会不会太超出人的接受范围了?

    怎么扎几针,就全解决了呢?

    大家望着李九真,以及他尚未收回的那根针,只觉得毛骨悚然。

    见李九真要走,他们也都不敢去拦,免得跟着被扎一针,小命不保。

    医大头号校花宁子墨,和几个姐妹路过时,正好听到“杀人了”这一道如同杀猪般的刺耳声音。

    “嗯,怎么回事?”宁子墨神色一动,朝那方向张望。

    “听说那边出现一个美女,很多人都去看热闹而已。”她旁边一女生撇嘴道。

    另一个则笑嘻嘻地说道:“墨墨,你看你看,有人说比你还漂亮哦!”

    她将手机屏幕在宁子墨面前晃了晃,上面显示的是校内论坛,有人在一分钟前发帖爆料,直言李清歌颜值超过宁子墨。

    对此,宁子墨只是淡然一笑,并不在意这些无聊的对比。

    “走吧。”她们转身要走,然后就又看到一些人好像遇到世界末日一样,朝这边逃窜,一个个脸上带着慌乱和茫然。

    “不会是真的杀人了吧?”

    “喂,同学,你们跑什么啊?”

    “杀人了,四大狂少被一个人杀了!”这同学立刻说道,都没心情多看宁子墨一眼。

    这时候哪还有心情看美女啊!

    宁子墨这几人见状,都吃了一惊,连忙细问。

    这人就快速描述了一下经过。

    “也就是说,人只是倒了,不确定到底死了没吧?”

    “走,过去看看。”宁子墨想了想,朝湖边走去。

    “喂,墨墨,你要过去啊,会不会有危险?”有人试图拉她。

    “应该不会。”宁子墨摇摇头,执意过去。

    很快,她就到了现场,看到了所谓的四大狂少好像死狗一样躺在地上。

    还有一部分围观党纵然害怕,却没有立刻逃走,远远张望着不敢过去。

    “咦,宁子墨居然过来了!”

    “子墨,危险,你不要再往前了,那个人好恐怖的……”

    宁子墨没有理会他们的提醒,没有任何停顿地走到四大狂少旁边蹲下去,给他们把脉。

    对付这种普通角色,李九真当然没下毒手,只是用最少的邪气,把他们弄晕而已。

    自然没有死。

    宁子墨感觉到这一点,稍稍松口气,见李九真拉着李清歌走向那边的凉亭,就也没有过多犹豫跟上去。

    “你们等等。”宁子墨出声。

    李九真就和李清歌再次转身过来,有些不耐烦地说道:“你也想被我一针扎死么?那边可已经死了四个了。”

    当李清歌一正面面对宁子墨时,宁子墨就一下子愣住了。

    她对自己的容貌一向自信,就算面对美女明星,也都不会有丝毫自卑。甚至没有任何崇拜的女明星偶像。

    可在这一刻,她是真的有种“完全被比下去”的感觉。

    无论是五官还是脸蛋还是那种气质,自己都不是对手。

    “居然这么漂亮……”

    李九真见状,就道:“在跟我说话的时候居然还会走神,看来你比他们四个还要嚣张啊!”

    “……”宁子墨一头黑线,这男的会不会太狂妄了?

    “抱歉,我不知道你们刚才发生了什么冲突,不过你能否告诉我,他们这是怎么回事?我把脉的时候,感觉他们好像是中毒了,只是几句口角,我觉得还是没有必要弄到这一步吧?”

    “我在这里晒我的太阳,他们四个跑过来咄咄逼人,最后还有一起打我,这也叫口角的话,那咱们俩也来口角口角?”李九真说道。

    宁子墨闻言,神色有些古怪,竟是耳根子都一红,也不知道想到什么地方去了。

    她轻咳一声,说道:“他们这样确实很过分,不如你宽宏大量,将他们救过来,我劝他们给你道歉?”

    “这个女人,可真喜欢多管闲事啊!不过长得倒是很漂亮。”已经习惯“看脸行事”的李九真闪过这个念头,而后眼珠子一转,就笑着说道:“你们既然是医科大学,那肯定有很多医术高明的人才了,只是这么一点小问题而已,不会没人搞不定吧?”

    他见宁子墨投来不解的目光,就继续说道:“我看不如这样,你们整个大学,不管老师学生,只要有能说出他们到底什么症状,我就出手治好他们。当然,你们当中要是有人治得好他们也是最好不过了。”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那些围观党们一个个都露出错愕之色。

    这话……可以解读为他要凭他一个人,挑战整个大学的人才吗?

    这也太疯狂了吧?他以为他是谁啊,说挑战就挑战?

    而且,这人是他放倒的,理应追究他的责任啊!都已经有人报警了,相信警察等下就会过来,他为什么还这么一点不慌,难道连警察都不怕吗?

    “你真决定这么做?”宁子墨诧异地说。

    李九真懒得多说废话,走到凉亭里就坐下来,装模作样地将一本初级入门的书翻开看。

    宁子墨正要说话,就又听到有人惊呼。

    “啊,我想起他是谁了!你们看这篇新闻,今天上午协爱医院那个被针扎的小孩子,就是这个人救的!据说当时医生们全体束手无策……”这人拿出手机说道。

    “你不说我还忘了,你这一说我也想起来了!”立刻又有人也拿出手机,翻了翻,然后说道。

    “咦,王楚山教授当时也在医院!看照片,真的是他!”

    “原来是一位针灸大师啊!难怪要发起挑战了。”

    在众人议论纷纷中,宁子墨也取出手机找到了这条新闻,然后看李九真的目光,充满了好奇——

    怎么会有这么年轻的针灸大师?

    他的医术怎么会这么高明?

    他有这么高明的医术,为什么还要看这样一本针灸入门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