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绝品医生 > 正文 第四十六章 你对他做了什么

正文 第四十六章 你对他做了什么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不知不觉,跑到湖边假装看风景的人越来越多,有的还悄悄摸出手机。

    “咦,偷拍我?”李九真打了个呵欠,正要睡个下午觉来着,忽然就坐起来,警惕地将自己的脸捂住。

    那个正要拍下李清歌的人见状,眼前不由一黑——

    这家伙自我感觉也太良好了吧,谁特么拍你啊!

    还把脸捂起来,有这必要吗?

    为了不让李九真误会自己对他有兴趣,这人赶紧将手机又收回去,然后转身走了。

    李九真见状,松了口气,往周围一看,就又奇怪。

    原来大学生都这么闲吗,不去上课,都跑这儿来玩?

    仔细一观察,李九真才恍然,原来都是来围观李清歌的啊!

    “切,亏得还是大学生,没想到都这么猥琐,美女有什么好偷看的?就不能像我做一个正人君子吗?”李九真鄙夷地扫了这些人一眼,又懒洋洋地躺下去,重新靠在李清歌腿上。

    只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却不知道羡煞了多少旁人。

    “算了算了,都有主了,看个屁啊,走了走了!”

    “好白菜都叫猪拱了。”

    带着遗憾之色,这些人看了一番热闹后,就打算相继离开。

    就在这时,人群分开,有四个人并排向前,径直走向李九真所在方向。

    “这不是四大狂少吗?没想到他们也过来了!”

    “有好戏看了么?”

    “四大狂少,个个嚣张,在学校里横行霸道惯了。看这架势,他们估计会找茬啊!”

    “像我们这样的普通人,还是不要过多议论了,要是被他们听到,可就倒霉了。”

    在人们窃窃私语中,这四人站在李九真身边,居高临下地瞥了他一眼,又将目光齐齐锁定李清歌。

    “果然是个绝色美女,不枉走这一趟!”

    “居然比宁子墨那妞的颜值还要高出一线。”

    “这样的尤物,就算是二手的,我也喜欢啊……”

    其中一个左耳上打着耳钉的男子,眼中闪过一道痴迷的光彩,再看李九真,就格外的反感厌恶。

    因此他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就上前在李九真脚边上踢了一下,说道:“喂,你是哪个学校的,跑我们学校来做什么?怎么这么没素质,这草坪不能踩的知道不?”

    李九真又不是傻子,一看就知道这几个家伙是来挑衅的,就忍不住笑了,张嘴就是四个字回敬——

    “关你屁事。”

    “哎哟,我好心提醒你注意一下素质,你还挺嚣张啊!”

    “你们自己都在踩,有什么资格要我注意素质?”李九真懒洋洋地坐起来说道。

    “呵,这是我的学校,交过学费,当然可以踩,你哪来的最好马上回哪儿去,不然我可就要直接赶人了。”

    “唉,晒个太阳都不清静。”李九真摇摇头,拉着李清歌起来,看在王楚山的面子上,就不跟这种小朋友一般见识了。

    欺负小朋友也没有成就感不是?

    见他要走,这人就下意识以为他怕了自己,不由露出一抹鄙夷表情。

    等到两人走到鹅卵石铺成的小路上时,这耳钉男就又哂笑道:“只是叫你不要踩草坪,谁允许你走了?”

    “哦,那你还想怎样呢?”李九真扭头看着他,眉头皱起来。

    这四人一起走过去,耳钉男淡淡地说道:“你还没道歉呢,道完歉才准走。”

    “我为什么要道歉?”

    “就因为我提醒你,你却冲撞我,很不礼貌。我觉得你妈妈没有把你教好,所以就想帮帮忙。”

    “原来你这么懂事,这我就放心了,总算没白送你这不孝子念书。”李九真反唇相讥。

    “你敢占我便宜?”耳钉男错愕,火气又一次涌上来了。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而且你一男的,也想奢望我占你便宜?恶不恶心?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李九真面露嫌弃之色。

    “看来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就觉得我们医大的学生好欺负是吧?”耳钉男冷笑,“老三,是你表现的机会了,手可别下太重了。”

    旁边一个高个子甩了下脖子,无奈地耸肩,对李九真说道:“我这个人不太会说话,所以更喜欢用拳头。”

    “你确定你要打我?你先动手的话,可不算我欺负你了。”李九真说道。

    “哟呵,听你这语气,也练过几手?难怪这么嚣张,那就让我见识一下,希望不要让我失望啊!”高个子咧嘴一笑,冲上去就是一脚,很明显的跆拳道风格。一脚踢出,都能在空中擦出一声清响。

    如果是一个普通人站他面前,被这一脚的力气踢脸上,倒地上就别想起来。

    要是踢到三叉神经或者太阳穴,更有很大的危险。

    从这一脚就可以看出,这人打起架来,没轻没重,这才是真正的嚣张跋扈。

    李九真只是在山村学校上过学,比起大学生,就跟文盲差不多。

    算起来,他今天才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尚在就读的大学生。

    “跟我想象中的柔弱书生不太一样啊……”

    李九真这样想,有些失望地将手一拦,手指间夹着那根歹毒的血针。

    “哎哟!”

    这高个的脚踝被针扎了一下,这种痛楚,绝对不下于脚趾头踢到桌子角。

    脚踝这块骨头,用小锤敲一下都会痛得难以忍受,更别说被血针这种锋利之极的玩意儿扎进去一截了。

    这血针可是虔姑婆的宝贝,只是被修罗针压制,感觉很差劲。

    而实际上它也厉害得很,无坚不摧太夸张,但要扎穿最硬的骨头,都不会有任何问题。

    高个子急忙将脚缩回去,痛得差点飙泪,瘸着腿后退,脱口而出:“你好卑鄙,一个男的居然随身带着针!”

    “什么?你被针扎了?”他那三个死党立刻将他扶住,看李九真的表情也带着恶心。

    “针怎么了?男的就不能带针了?那学中医针灸的医生岂不是要失业了?”李九真也用鄙视还击,“亏你们也是学医的,这也太没见识了。”

    “你……”这四人无言反驳,恼羞成怒之下,一起冲过去,打算群殴他一个。

    那个高个刚往前跑出一步,人就栽倒在地上,剩下三个拳头轰到李九真面前。

    刷刷刷——

    李九真直接就是三针扎他们手背上。

    “哎哟!哎哟!哎哟!”

    三人惨叫间,将手用力甩了甩,正要怒骂,见高个子已然晕厥,就又勃然变色。

    “老三,老三,你怎么了?”

    “喂,喂,你不要吓我啊!”

    “畜生,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有人指着李九真控诉,然后就也白眼一翻,倒在了地上。

    剩下两个好兄弟讲义气,说晕也一起晕,四仰八叉躺着不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