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绝品医生 > 正文 第四十章 今天你插翅也难逃

正文 第四十章 今天你插翅也难逃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葛春秋倒是不懂针灸,只以为李九真是真的在治疗。

    见他如此“疲惫”,葛春秋也不由的暗暗感动。

    但他也还是觉得有点不对劲——

    这小子“疲惫”的表情,会不会太浮夸了些?

    真的有这么累吗?

    李九真眼见架势已经摆足,再继续装蒜也许就会露陷,因此就收起这一套,将万磁针和血针一并取出,合为一根。

    “嗯?”杨胜楠见状,神色一动,“难道这植物人也是中的邪么?难怪他这么有信心了。”

    李九真之前救林岫的时候,杨胜楠就见过他这一举动,故有此念头。

    “清歌,按照我教你的做!”

    李九真将这一根针往植物人眉心一扎,没入了一大截进去。

    然后他持续搓针,使针身滋滋磁化,并这般说了句。

    李清歌就很乖巧地上前一步,将一只手往前一按。

    嗤!

    这万磁针的针头也是很尖的,李清歌的手掌一按上去,就被戳入皮肤。

    换个人肯定吃痛缩手,但她却全然没有感觉,反而露出一副即将饱餐一顿的嘴馋表情,兴奋地睁圆了眼睛。

    随着她的催动,她脸上又一次浮现出黑色的纹路,使她整个人的气质瞬间变得妖异,漆黑的瞳孔也似化开的浓墨,眼白被黑色填充。

    幸好她是背对着大家,要不然非得把葛春秋他们吓一大跳不可!

    下一刻,李清歌的手指甲也都变得漆黑,手掌纹路上出现一抹黑色,顺着万磁针往下。

    这一抹黑色就这么跟着万磁针一起,进入到植物人眉心。

    植物人苍白的脸上也很快浮现出和李清歌脸上同样的纹路,接着他皮肤变得青黑,如同中了剧毒。

    “嗡!”

    一股无形的力场碰撞,使李清歌脸上浮现出一抹痛楚之色。

    与此同时,这植物人猛地睁开眼睛,同样没有眼白的瞳孔望着天花板。

    “吼!”

    他如同野兽一般,就这么弹坐而起,朝李清歌抓了过去。

    “啊,真的醒了!”

    “这又是什么情况?”

    葛春秋等人先是吓了一跳,旋即惊喜,但看植物人做出攻击的样子,又是不解。

    就在植物人要抓到李清歌的时候,李清歌脸上露出一副被挑衅后的凶狠之色。

    她喉间也发出一声低吼,并将手掌用力按下,使万磁针穿透她整只手掌。

    她的手掌直接按在对方的脸上,往下一用力,硬生生使他重新躺下去,无论怎么挣扎都爬不起来。

    空气温度似在骤降,一股邪恶的力场瞬间充斥整个房间,使所有人都打了一个哆嗦,只觉得这一刻的李清歌好恐怖!

    病床上这人也一下子变成遇到猫的老鼠,瑟瑟发抖,不敢再挣扎了。

    修罗针乃是万邪之首,他体内蛰伏的邪恶物质虽然也很高级,却还是不能比。

    完全被压制得无处翻身,不得不臣服。

    因此,当修罗针的力量蔓延到他体内邪恶物质,彼此连接之后,李清歌一催动修罗针,所有的邪恶物质就都不由自主地朝李清歌手掌转移,接着被修罗针吞噬。

    这期间,植物人发出了痛苦的嚎叫声音,却仍然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最后,他体内的所有邪恶物质都被李清歌吸走,李清歌气势更甚,猛地转身,竟要朝人群冲杀而去。

    李九真早有准备,立刻取回万磁针,抱住她往旁边地上一滚,趁她发狂之前,一针扎进她眉心。

    万磁针与修罗针碰撞间,李清歌神色一怔,旋即怨毒地看了李九真一眼,就这么晕了过去。

    李九真知道她的“怨毒”,并非出自本意,倒也不介意,将针收取后,长长吐了口气。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葛春秋问道。

    李九真将李清歌抱起来,放在椅子上,然后转身笑了笑:“搞定了,让医生送去检查一下吧。”

    “搞定了?真的么?他会醒过来了?”

    “张院长,快快快,送小川去检查一下!”

    “是是是,我这就去叫人……”

    葛春秋狂喜,就算身居高位,平日里喜怒不形于色,但涉及到爱子苏醒,也还是和寻常老父亲没有区别,激动得不能自已。

    在一群医生护士的包围下,已经再次晕厥的植物人在被取下身上那些银针后,就被推了出去。

    “你们在这边等一下,我也过去看看。”葛春秋站不住,深深看了李九真一眼,立刻紧随其后。

    与此同时,医院大门外,一辆辆警车呼啸着停下,围了个水泄不通。

    黄局长所管辖的警察局,局里协爱医院比较远,所以到这时才终于赶到。

    他一下车,就抬头望着医院的大楼,眯了眯眼睛。

    医院里里外外的人都齐刷刷看着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状况。

    “疏散无关人员,将前后门堵死,每个方向的围墙下都去看着,免得他趁机跑了。剩下的,跟我走!”黄局长指挥之后,大步走进医院。

    咔嚓,咔嚓!

    紧随其后的警察们直接就把枪给掏出来拉了一下。

    “哇,这什么阵仗?”

    “居然还动枪了?”

    “难道这家医院藏有十分危险的罪犯?”

    追踪报道被针扎小孩儿的那几个记者这时候并没有离开,见状下意识举起相机,却被几个警察冲上去将相机夺取。

    “你们没有权力……”

    “闭嘴!”

    “警察办案,不准乱拍!”

    “有没有见过这个人,告诉我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一警察将手一抖,使李九真照片暴露在记者面前。

    “啊,不是吧,居然是来抓他的?”记者愕然,旋即说道:“好像去了楼上那一层,我们本来也想跟过去看看,却被这家医院的院长给阻止了。”

    “楼上么?很好!”

    “居然还没提前畏罪潜逃,真是够嚣张!”

    黄局长收到汇报后,冷冷一笑,带着人手就往楼上那层楼冲去。

    “就是这里!”

    “发现他了!”

    “不许动!”

    李九真正装模作样地休息,杨胜楠也正站他面前,想问他那个植物人到底会不会醒,这一看到一大群警察冲上来站门口举着枪,就都一愣。

    那个护士还没有离开,见状也是傻眼——

    难道把人医死了所以就报警抓人了?那自己也会跟着被抓吗?

    “……黄局长,您这是?”王楚山眨了眨眼睛,上前说道。

    黄局长面无表情地说道:“王教授,我好像给你打过招呼,一旦发现嫌犯行踪就告诉我来着,可是你却这样,这让我很难做啊!”

    “呃,这……”王楚山语气一滞。

    杨胜楠也赶紧跑出去,说道:“领导,这时间期限还没到,您怎么就提前过来了?”

    “你还好意思说?你到底还是不是警察?找到嫌犯后,就是带他到处乱走的吗?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就抓回来,干什么吃的?”黄局长喝斥。

    “我……”杨胜楠顿时委屈。

    她一夜没睡,奔波到现在,被李九真各种呛不说,现在又被局长骂,简直两头不是人。

    黄局长没有过多理她,大步走到门口,对李九真冷漠地说道:“今天你插翅也难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