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绝品医生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谁允许你直视我了

正文 第三十八章 谁允许你直视我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李九真一进去,就瞬间锁定病床上一个男子。

    这男子模样年轻,双目紧闭,十分僵硬地躺在那里。

    “就是他么?”李九真站得稳稳的,任凭杨胜楠怎么拉扯都没用,他也没理会院长,自顾自对李清歌说道。

    李清歌点点头,指着病床上那人脑袋说道:“就在这里面,感觉很好吃的样子。”

    杨胜楠一听,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她是知道这少女纯粹就一怪物,十分可怕,属于不安定因素。

    但万万没想到,这怪物居然还吃人?

    看这样子,她是将那人脑袋当食物了啊!

    院长闻言,则是莫名其妙,并且很愤怒地说道:“我说两位,请出去听到没有?你们再打扰这位植物人患者,我就报警了!”

    “原来是植物人?难怪不动一下,我还以为睡着了。”李九真说道。

    “住口!”院长气急败坏,忍不住拉着王楚山,脸色阴郁:“王教授,这您带来的人,还不管管?太胡闹了!这要是被那位知道了,我们怎么承担得起啊!”

    王楚山一听这语气,就奇怪地问道:“这个年轻人,是哪一位的亲人?”

    院长赶紧对他耳语了几句。

    “啊?”王楚山也都惊得一哆嗦,立刻拉住李九真,跟着说道:“不能再乱开玩笑了,我们还是快出去吧,不要惊扰了人家。”

    “都已经是植物人了,敲锣打鼓也惊扰不了啊,说几句话算什么。”李九真一把挣脱他,摸了摸下巴,面露古怪之色,“怎么,看你们这样子,这人来头很大么?”

    “岂止是很大?总之你别闹了。”王楚山无奈地说道。

    “比那个黄局长还大?”

    “大大大,大多了!”

    “这样啊……”李九真眼珠子一转,旋即露出一抹神秘的笑容,说道,“我如果说,我有办法能让他醒过来,会怎么样?”

    “……”

    王楚山和院长都愣住了。

    过了几秒钟,院长才瞪圆眼睛说道:“你,你,你不是在开玩笑?”

    “你看看我这张脸,是那种轻佻的人吗?”李九真反问。

    院长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很想说是。

    王楚山一脸愕然地说道:“你的方法,还能唤醒植物人?”

    “别的植物人不知道,这一位应该可以。”李九真笃定地说道。

    杨胜楠眉头一皱,说道:“喂,你不会是听说他的亲人比我们局长更大,就故意这样吧?这可真不能乱开玩笑啊!”

    “反正从认识到现在,你没有一次信过我,我也懒得解释。你不要跟我说话,还瞪我?谁允许你直视我了?”

    李九真大步走到那男子身边,用手在他脸上拍了拍,说道:“看样子,你们都不信我咯,那我现在就把他弄醒给你们看看!”

    “啊,别别别,先别……那个,请允许我先打个电话请示一下病人家属,必须在那位同意的情况下,才能这么做。”院长惊得手心冒汗,急忙说道。

    他可没胆子在病人家属不同意的情况下放任李九真瞎搞。

    万一李九真把人家反而弄死了,那他不也要跟着倒大霉?

    “唉,真麻烦。限他五分钟之内给答复,不干就算了。”李九真大咧咧地找位置坐下。

    院长立刻小跑出去,专门看护这一间的那个护士迎面走来。

    “诶,什么情况啊院长,他们怎么进去了?”

    “你先不忙问,进去看着他们,特别是那个年轻男的,在我回来之前,绝对不能让他去碰病人。”院长郑重其事地交代了一句。

    这护士有些摸不着头脑,快步走进房间,语气有些不客气:“喂喂喂,你们都谁啊……哎呀,这门怎么裂开了,还有脚印,谁踢的门?好大的胆子!”

    虽然和杨胜楠无关,但她用膝盖想也知道李九真绝对不会道歉,就只好站出来,陪笑道:“真是对不起,我朋友性格有些急,走路快了点,不小心就踢到了门,实在不好意思。”

    “一句对不起和不好意思就行了吗?你们知不知道这床上躺的谁,也敢在这里乱来?脑子有毛病是吧?”这护士越说越生气。

    怎么说呢,正因为这里躺着的植物人身份高贵,所以这护士压力其实也特别大。

    不能让植物人生疮长疹子,也不能出其它任何差错,不然就是失职,饭碗不保都是小事,说不定就会倒大霉,在这整个省都无立足之地。

    所以伺候这植物人,比伺候她老妈都要精心细致十倍,容不得半点粗心。

    哪知道就刚走开这么一小会儿,这边就出现这种状况。

    要是让病人家属知道了,指不定就要把账算自己头上,这护士能不生气吗?

    李九真闻言,笑了笑,说道:“这门又不是你家的,修门的钱也不会叫你给,你担心什么呢?是怕我把床上这兄弟吵醒么?”

    这护士也是气糊涂了,想都不想,脱口而出:“就是怕你把他惊醒了了不行吗?”

    “他要是被惊醒的话不是正好吗?难道你想说,你巴不得他一辈子都不醒?”李九真说道。

    “……”护士一愣,这才发现自己被坑了,脸刷的一红,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我,我哪有这意思,你少乱讲!”

    “李九真,你够了啊,连人家护士都欺负,太无聊了。”杨胜楠打抱不平。

    “那行,我不说话就是了。护士妹子,你继续骂她,不用客气。”李九真拉着李清歌坐下,将脸转一边去了。

    “你……”杨胜楠气急。

    “唉,这年轻就是好啊,当年我跟我那个老太婆也这样喜欢斗嘴……”王楚山呵呵一笑,缅怀地心想。

    “什么?你说有人能唤醒我儿子?此话当真?”院长办公室,电话话筒里传过来一声巨吼。

    “这个……他是这么说的,我也不敢保证啊!”院长擦了擦汗水,小心翼翼地回道。

    “你们那边先把一切准备工作做好,我现在立刻过来!”对方沉默了两秒钟,似在平息呼吸,然后说了句。

    “好,好,没问题!”

    院长将电话一挂,紧张得嗓子都一阵干燥,立刻接了一大杯水咕噜咕噜喝下。

    如果不是李九真刚刚才奇迹般地在最短的时间内取出针头,救人于生死存亡关头,院长是绝对不会相信他的。

    “已经是植物人了,他真的可以救醒过来吗?怎么总感觉不靠谱呢……”

    “但这个年轻人也不是傻瓜,应该不至于乱开玩笑,不然大祸临头,没必要啊。万一他真的做到了,我也应该会被嘉奖吧。”

    “可要是搞砸,引起那位的怒火,我会不会跟着被牵连呢?”

    “还是太冒险了,但已没有回头路……”

    在闪过这些念头间,他又忍不住接了一杯水,还不小心把手指给烫了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