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网游小说 > 绝对牧师 > 正文 第63章 :暮光之刃

正文 第63章 :暮光之刃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会长,我们走了!”

    布斯曼和司徒鹰向金发女子辞别,两人各带领一支精英小队相继离去。

    暮光之刃的女会长,尤菲,伫立在阿拉贝南门的街道上,眺望皇都苏萨尔方向,神色若有所思。

    “重建诺达希尔吗?”

    “希望这回齐疯子没有骗我。听他说,夏尔他们前几天就已经开始旅行了,如果脚程快,这会说不准已经在沉海镇了。”

    “他会来找我的。”

    尤菲想到那位很久不见的朋友,唇角就翘了起来,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

    沉海镇旅店。

    砰!

    夏尔关紧了客房门口,略微隔绝了外界吵闹的声音,而后坐在房间的圆桌前,指尖流沙和魂牵梦绕也围了过来,好奇问道:“怎么样,真的有时效性副本?”

    “有。而且还是一个遗迹探索副本。”夏尔笑道,目中透着一丝异彩,“算是初步打听清楚了,据说在翼龙湖底发现了一座失落的精灵族古代遗迹,一支原住民冒险队先行探险,然后只有一名女性职业者逃了回来,在镇子上发布任务。”

    “其它冒险队员被困在了湖底遗迹中,所以这个时效性副本的任务,是解救原住民,同时必须带上那位女性冒险者,因为只有她知道遗迹的具体方位,和进入方法。”

    夏尔说到这里,食指在桌面上咚咚敲了敲,便微眯着眼睛继续道:

    “时效副本还有两天时间。”

    “只要被困冒险队员死亡,副本就会消失。”

    “我长途跋涉而来,不宜再下高强度的副本。所以要尝试,那也要等到最后一天。今天和明天,我先去综合整理一下其它失败玩家们的情报消息,作些准备。”

    指尖流沙和魂牵梦绕没有异议,同时点了点头。

    “你们两人可以在镇子周边刷刷怪练级。时效性副本的准入等级是六级,我们刚刚达到门槛,一般而言是很难通关的。”夏尔又嘱咐道。

    进入沉海镇时,三人就花钱在大地母神裳禔亚的神殿,激活了当地的传送门。

    大地母神也算是科米尔最受欢迎的女性善神了,她的神职主要是农业和园艺,主管植物,又有丰收女神之称。

    裳禔亚是个非常古老的神祇,并被一些人认为是世上中立种族的祖先。大地母神教会的教义,大抵就是种植与收割,保护植物与庄稼。

    不管在哪个世界,底层普通人民永远是最多的,这也是裳禔亚神殿势力强大的根本原因。在科米尔,多数城镇的传送门,都设立在丰收神殿,由教会方面的人修建和维护。

    在神殿激活传送门后,夏尔也算长出了口气。

    现在即使人物死回了苏萨尔,他也能通过传送门,快速传送到沉海镇了,而不必花上几天功夫长途旅行。

    ‘湖底遗迹’时效副本的影响在发酵。特别是在下午,一队又一队的玩家赶到沉海镇,阿拉贝成员稍微多点的公会,都派遣出了精英团,准备拿下副本的唯一首通荣誉。

    探索地表的遗迹还好,不需要太多准备。

    可是湖底遗迹就不同了,首先要准备水下呼吸药剂或者法术卷轴,小队六人每人一份。然后是黑暗视觉药剂或法术卷轴。水底通常幽暗,夏尔还不知道遗迹的情况,若是没有光源,那就必须有黑暗视觉。

    当然,精灵、半精灵玩家,矮人和侏儒玩家,提夫林玩家,可以不用准备黑暗视觉药剂。昏暗视觉、微光视觉也勉强可以了。

    但准备药剂或者卷轴,就要花上一大笔金币,路人野队不可能凑齐这些东西,盲目去接任务下本,只是去送菜送经验的,所以夏尔完全不担心‘湖底遗迹’副本被野队提前攻略了。

    真正的威胁来自公会,还有固定团队。

    特别是暮光之刃的精英团。阿拉贝可是他们的地头。

    暮光之刃共有三个主力军团,龙岩和翼风负责的龙翼军团,已经开赴苏萨尔驻扎了,如今还有沧澜军团和血黯军团留守在阿拉贝。

    夏尔对沧澜军团和血黯军团的负责人,就不像对龙岩和翼风那样熟悉了,甚至张泽还跟他们有过一段恩怨,只是后来被那女人压住了而已。

    沧澜的军团长,布斯曼,大毛子,性格耿直爽朗,夏尔倒也勉强能跟其谈上几句。

    但血黯的军团长,司徒鹰,是自父亲三代前就生活在英国的华裔,性格很阴沉,是不好打交道那种类型。

    当初诺达希尔解散,那女人初创暮光之刃,新公会崛起成老牌巨头暗中的所有脏活,基本都是由司徒鹰过手的。可以说,血黯就是暮光之刃的宗教裁判所,而司徒鹰能一直领衔裁判所,就知道此人该多么的狠辣了。

    就算不提布斯曼和司徒鹰的公会身份,他们作为顶尖玩家,距离封神宝座也不过一步之遥。

    布斯曼惜败于张泽,无缘第一款全息游戏,官方认可的神战士荣誉。

    司徒鹰则败给了竹川。

    当时在竞技场模拟出来的丛林环境里,竹川也只剩下一丝血皮,只要司徒鹰可以多丢出一记普通攻击,贼王宝座就该换人了。

    能让夏尔真正叹服,自愧弗如的人不多,那女人就是其中之一。

    夏尔是诺达希尔的草创者。

    团队新建,那时候他也是一个粉嫩得不能再粉嫩新人,只是抱着休闲娱乐心态去玩游戏,懵懵懂懂。后来,诺达希尔第三位成员加入了,那位成员也就是现在暮光之刃的女会长。

    其实严格意义说来,夏尔算是那女人的徒弟,很多东西都是她教的。但夏尔没承认过,那女人也没刻意提过。

    所以说诺达希尔有大半是那女人搭建起来的。后来诺达希尔解散,从她迅速招纳布斯曼、司徒鹰、龙岩和翼风,筑起暮光之刃根基的手段来看,就能知晓那女人的可怕。

    正坐在旅店客房思索的夏尔,忽然听到外面大街上传来的喧哗声。

    他走过去撑开窗户,就听到玩家大喊道:

    “暮光之刃的精英团!”

    “那是血鹰!”

    “布斯曼,我看到了布斯曼!是他们!”

    沉海镇主街道两侧的玩家们表情激动。诺达希尔是不可知的过去,‘血鹰’就是司徒鹰的ID,布斯曼沿用了本名,他们才是现在活跃于游戏界的传奇。

    夏尔顺着骚乱地点看去,果然望见两支裹着黑色斗篷的玩家小队,在路人玩家们的尖叫声中,沉默地走向副本地点。

    “他们来了。”夏尔笑了笑,轻吐了口气坐回桌前。

    不出意料,暮光之刃的人马出动了,而且还是‘血鹰’和布斯曼亲自带队,总共出动了两支精英小队。

    看来那女人把‘湖底遗迹’的首通荣誉影响看得很重。其实以暮光之刃如今的家业,完全不必去争什么首通,拍摄什么首通视频传到网上扩张影响了。

    但那女人就是这性格,绝不给其它公会一条活路,把每一个荣誉都看得极重,也不愿放过每一个能使自己强大的机会。

    后来诺达希尔就在她的影响下,就有些变味了。这也是夏尔当初为什么解散诺达希尔的原因之一了。

    夏尔并不急着去准备副本所需的药剂或卷轴。

    他不是神祇,无法预知暮光之刃能不能把这个时效性副本攻克掉。所以暂时按捺了下来,把《铁星流》书籍摊开在桌面上,就在客房里对照书籍,演练着上面的链枷使用详解。

    傍晚。

    消息传出来了,结果令沉海镇的玩家们都大松了口气。

    暮光之刃的两支精英队都攻略失败了。

    原因不明。

    得到消息的玩家们在热议,表情和语气透着放松,也难掩一种凝重和忧虑:连暮光之刃的队伍都铩羽而归,自己有可能打通吗?

    夏尔也有这样的心思。

    算上自己、指尖流沙和魂牵梦绕,也不过才三个人,而且等级也低。要知道,楼底玩家们谈论中的暮光精英队,清一色的八级,据说血鹰和布斯曼差百分之几的升级进度,就要到九级了。

    “牧师、法爷和游荡者有了,还缺战士和输出性职业。湖底遗迹可能有不死生物存在,战士换成圣武士最好。”

    夏尔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就起身离开客房,走向沉海镇的中央广场。

    在一块大信息面板上,夏尔发布了自己的招纳信息:

    “湖底遗迹队,三等三,除了牧师和游荡者,其它职业皆可。自带血瓶、活力瓶,自带水下呼吸药剂或卷轴。”

    “听指挥,不脑残,自认实力超人一等的,晚上九点到十一点,可到鱼人旅店,十二号客房面议。”

    这条信息在面板五花八门的招纳文字中,显得毫不起眼。

    不过夏尔相信,对副本稍有研究,有脑子的玩家,就能看出招纳信息中透露出来的意思:我们是成熟的小队,不是去玩耍的,而是有准备去攻略副本的。

    这样能不能招到队员夏尔也不清楚。

    他的关系网在苏萨尔,沉海镇位于阿拉贝区域,人生地不熟,能组满其它三个比较优秀的玩家,其实就很不错了。

    “你们在哪?”

    完事后,夏尔给指尖流沙发去飞鸽传书。

    与精英阶层的玩家仍然有等级差距,他必须刷怪练级赶上去。争夺‘湖底遗迹’副本首通,也无非是为了奖励和经验。

    真正说起来,《曙光》开测至今,他还没在野区刷过怪。

    ————————————————————————————————————

    (PS:求推荐票,求三江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