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网游小说 > 绝对牧师 > 正文 第60章 :夜影

正文 第60章 :夜影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哦?”

    老渔民从天上收回视线,好奇地瞟视身边的圣临者牧师。

    夏尔串联了脑中浮现出来的线索,稍稍组织语言就说道:“首先是‘黑暗深幽术’,覆盖了渔村,半径起码有两三百米,所以那东西的施法等级,绝对是英雄层次以上的。”

    “然后就是召唤不死生物的能力。如果是召唤普通的幽影,倒是比较常见,一些死灵法术同样可以做到。可若能召唤来自古代遗迹深处的惧栗缚灵,那就很恐怖了,也只有高阶不死生物有这能力。”

    “最后就是‘亵渎灵气’了,也是我敢断定那是什么东西的证据。”

    说到这里,牧师顿了一顿,轻吸了口气才继续道:“它就是由等量的黑暗,和纯粹的邪/恶,所组成的强大不死生物——”

    “夜影!”

    “飞翼夜影!”

    吐出“夜影”这个词时,夏尔仿佛把心中的压力宣泄/了出来,眸中的阴霾之色散去了许多。

    夜影是对一种不死生物的统称。

    目前已知的夜影仅有三种:巨虫夜影,伏形夜影,飞翼夜影。

    其中最强大的巨虫夜影,外形酷似漆黑色的庞然巨兽,从布满牙齿的口部到生有螯刺的尾巴,就足有一百英尺(30米)长,体重在二十吨以上。

    巨虫夜影是可怕的传奇生物,可以轻易碾压传奇以下的渣渣,没有玩家和原住民希望碰上它,夏尔当然也一样。

    接下来就是伏形夜影和飞翼夜影。

    伏形夜影是人形,比飞翼夜影更接近传奇。飞翼夜影的形态近似吸血蝙蝠,只是它完全舒展双翼时,横空十几米,体型就跟一头壮年巨龙差不多,实力也相似。

    其实在老渔民出现之前,夏尔对死亡并没有多大的恐惧,飞翼夜影就算不用类法术能力,也可以轻轻松松秒掉他。

    魔画丢了也就丢了,不就是一条剧情任务线嘛。夏尔唯独害怕飞翼夜影对他施展【魔法吸取】这个超自然能力。

    根据他在中/央大图书里阅读过的法师自叙手札来看,有不少法爷对上飞翼夜影时吃过大亏。

    原因就是【魔法吸取】。

    被飞翼夜影接触攻击碰到的魔法盔甲、武器和盾牌,通通都会被弱化,若物品没能通过强韧豁免检定,还会损失1点强化加值。

    简单来说,就是装备会掉品质。紫色掉成蓝色,蓝色掉成绿色,绿色掉成白板。

    夏尔并不怕死,因为他是玩家,他能复活,虽然要耗费些金币,但总比装备掉品质强。他无法想象,尼玛要是身上的唯一紫装‘鹰羽之甲’,被飞翼夜影摸一下就掉成了蓝色优秀品质,他该到哪哭去?

    也万幸他今晚在渔村落脚,而且翼龙湖畔这么一座不知名的小村庄,还隐居着一位英雄剑圣。夏尔真心觉得自己运气不错。

    这难不成是知识之神欧格马的庇护?夏尔默默摩挲着掌心圣徽上的卷轴徽记

    从老渔民出现开始,夏尔就知道今晚自己不是主角。

    一个主角隐形在天空上,一个主角在地上。

    现在夏尔需要仰视他们。

    “没错,那就是一个飞翼夜影。”

    听到夏尔口吻冷静的分析,老渔民目露赞赏了斜了眼圣临者牧师,转而盯住繁星点点的夜空,那里有一块十几米大小的乌云。

    “滚回你的阴影位面,不死生物!”

    瘸了腿的剑圣发出大喝,声音在旷野久久回响。

    渔村之外,伫立在高地上小心翼翼地观望这一幕的黑暗骑士,闻声心脏都抽/搐了下。隔着这么远他都能清晰感受老剑圣体内隐藏着的,巨龙一般的威势。

    “吼——”

    飞翼夜影在星光中显露/出形体,犹如蝙蝠般,发出骇人的音波咆哮,

    夏尔在听到声音时,整个人就僵住了。

    眼前浮现出提示:

    “受到‘心灵音波’影响。”

    “意志检定中。”

    “豁免失败。”

    夏尔只觉意识一暗,不受控制地跪倒在地上,冷汗如浆迅速浸/湿/了全身。心脏跳动频率太快了,好像要爆炸。

    紧紧捂住心口,几秒钟后,充斥夏尔双眸的恐惧之色才缓缓退散。他四肢有了点力气,挣扎着站起来。

    老剑圣已经跳到了栅栏大门上,似乎已经跟飞翼夜影交手了。

    而一只如巨龙般大小的漆黑蝙蝠,正漂浮在渔村上空,在牧师醒过来时,它用满是凶戾的腥红眼睛,投过来冰冷一瞥。

    夏尔重重喘了几口气,没理会对峙的人与怪,持握着圣徽,对自己丢出了一个三环神术——【治疗重伤】。

    “生命值+30。”

    “体质属性恢复正常。”

    先前被惧栗缚灵摸了一下就造成的严重伤势,算是彻底痊愈了。那3点体质属性也补了回来,并非永久性损失。

    “【解除恐惧】!”

    然后夏尔在一环法术位上找了找,又丢出一个一环神术。

    “【解除恐惧】(一环):使受术者压制住恐惧,或者给予生物抗拒恐惧时豁免+4。”

    眼底残留的最后一丝恐惧之色烟消云散。

    夏尔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

    而在这时,悬浮在上空的飞翼夜影,又发出一声音波咆哮,同时用类法术能力施展了一个【加速术】,就恍如闪电一般,由高空俯冲而下。

    丝丝缕缕的黑暗气息由飞翼夜影体内逸散出来。

    庞大的威压笼罩着渔村。

    夏尔这回先行施加了神术,因而对‘心灵音波’豁免成功,并没有进入恐惧状态。但是,牧师反倒希望这时自己不要处于清醒状态。飞翼夜影俯冲发出攻击时,给予地面活物的威压实在太强大了。

    他就像被一把大锤迎面砸中,整个人不禁倒退了几步。

    “是【邪影击】!”夏尔深吸了口气。

    这也算是原住民法爷手札上记载的,飞翼夜影常用的攻击手段了。更可怕还有【死亡一指】、【异界传送】。

    老剑圣伫立在栅栏门上,举剑在胸前,眸色变得如同巨龙般威严。

    “【真气决】!”

    “【重击倍化】!”

    “【龙之力】!”

    原本身形瘦弱的老渔民,手臂和躯体的肌肉就像是石块一样,迅速叠垒起来,苍老之态陡然变成了壮年般的勇烈阳刚。

    夏尔瞳孔微微一缩。

    借着星光,他能看到老渔民体表生成的火红色鳞片,虽然鳞片很稀疏,而且没有其它诸如龙尾、龙息喷吐之类的龙化特征,但夏尔第一眼就敢断定,老剑圣曾经屠过一条红龙,而且用龙血进行了洗礼,身体有了一丝红龙血脉。

    微弱半龙化的老剑圣,在蓄气完成时,便发出一声战吼,对准俯冲而下的飞翼夜影,挥出了绚烂而惊艳的一剑。

    “嗡”

    空间震荡。

    犹如一道虹光划过夜空。

    就像是闪电落下,整座渔村刹那间亮如白昼。夏尔被强光刺激得眯上了眼睛,然后耳朵就听到了飞翼夜影的惨叫。

    那声音好像从阴影位面传来,缥缈虚无。剑虹旋即给渔村带来了宁静,飞翼夜影消失了,不知道是退回了阴影界,还是被老剑圣一剑击灭了。夏尔没有问,老剑圣也没有说。

    在对决分出结果后,老剑圣就默然垂下手中的符文巨剑,从半龙化状态恢复过来,面容上的皱纹似乎更深了。

    收敛了气势的老剑圣活脱脱一个平凡渔民的形象,他用平静无波的眸子睨了夏尔一眼,就风轻云淡道:“那东西被我击成了重伤。”

    “没有力量再越界过来了。”

    夏尔抿抿嘴,不知该回应些什么话。

    老剑圣已经是暮年垂朽,每一次这样全状态战斗,肯定都要消耗为存不多的生命力。正常情况下,英雄职业者的寿命,也就比普通人多出五十六年,只有登临天命传奇境界,才算是超脱出来,能活上数百年。

    可惜老剑圣只用红龙之血进行了初等洗礼,否则若激活血脉变化成真正的半龙形态,那也就拥有了能与传奇者比肩的生命力。

    “不用担心,之前在村子里肆虐的幽影,都差不多被我解决干净了,没有村民因此死亡,不过一些伤病之人,就需要由你出手救治了。毕竟这场灾难是你带来的。”

    老剑圣扛着巨剑,在乡间小道上走了几步,又顿足下来扭过头向圣临者牧师这样说道。

    “我会尽心尽力的。”夏尔低头表示尊敬。

    脚步声远去。

    “呼……”

    夏尔长长吐了口气,总算完全放松了心弦。

    今晚的经历堪称惊心动魄,能表现得如此冷静,不仅保住了【魔画】,还在惧栗缚灵手底下逃过一命,他都有点佩服自己了。

    老剑圣也算为他解决了【魔画】带来的心腹大患。

    【魔画】吸引了飞翼夜影,或许就是极限了,这应该也算是系统设置的路障考验。后面如果再有阻碍,那就非传奇不可了,敌人越来越强大才符合规律。但这想想都不太可能。

    “下一次困难,应该就是在提凡顿寻找失落的夜耀神殿了。”

    “死寂神殿肯定有怪物要清理。”

    “连飞翼夜影都出来了,【魔画】任务线最后这环任务,奖励绝对差不到哪里。一件紫装哪里够。”

    夏尔拍了拍夹在肋下的油画,目中透着一丝期冀。

    “嘿,夏尔,你在这里啊!”

    竹川一从巷角跑出来,看到月色下的牧师,愣了愣就幽怨道:“怪不得前面村子那么多幽影,我现在找都找不到了,原来都被你超度了。”

    “我追踪的那个高等幽影也消失了。”

    “肯定是被你干掉了。”

    听到老友的言语,夏尔没有辩解,脸庞浮现一抹笑容。

    只能说劫后余生的感觉真美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