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网游小说 > 绝对牧师 > 正文 第31章 :森林、旧敌(下)

正文 第31章 :森林、旧敌(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是炼狱乌贼!

    张泽从‘二环怪物召唤术’的跨位面生物列表中,选择了炼狱乌贼作为这一次法术的召唤兽。

    “【炼狱乌贼】(召唤兽),等级4,生命值:80/80,跨位面、水生的邪恶生物,中等体型,体质为最高属性,拥有‘破善斩’、‘精通攫抓’、‘墨汁喷射’等特殊攻击。”

    看见搭档这么上道,夏尔转身向对岸的张泽竖起了大拇指。

    现在的环境最适合召唤水生跨位面生物。他曾经与张泽推演过这种局面,张泽倒是心领神会,吸收得很不错。

    炼狱乌贼被召唤出来后,张泽就命令这只召唤生物下潜到河水里,暂时先隐藏起来,准备给‘血蹄之影’那伙人一个大惊喜。

    不久后,‘霸枪哥’就带着一群玩家走出了森林。

    “停——”

    ‘霸枪哥’微微眯起了眼睛,竖起战枪叫住身后的公会精英。

    一名套着黑色披风,银色链甲衫在披风里若隐若现的人类牧师,就伫立在吊桥前,风吹起他的黑色长发。

    “夏尔,好久不见。”野蛮人朗声大笑,那神态不像是见到了旧敌,反而如同重逢故友般。

    “霸枪,在《曙光》你还选择专攻战枪吗?自古枪兵幸运E。其实我感觉你更应该选择武僧职业。”夏尔也笑了。

    “呃……”

    野蛮人挠了挠头,把战枪插在地上一摊手道:“我也很中意武僧啊。可是僧院训练严格,玩家武僧要通过考核,才能离开僧院入世行走。”

    “所以你在苏萨尔看到多少武僧了?”野蛮人苦笑,“你也知道,公会有很多事情离不开我,在僧院苦修什么的,就不适合我。”

    ‘霸枪哥’这一番近似诉苦的言语,直接让周围的‘血蹄之影’玩家摸不清头脑了。

    这种语气,这种表情,到底朋友呢,还是敌人?

    “你们‘血蹄之影’倒是大胆呢,游戏开测没多久,大家都在平稳发展,现在你们拉一支团队来围住我和张泽,就不怕我们回去后,拉一支军团来猎杀你们的会员吗?”

    夏尔轻笑说着,视线逐一在‘霸枪哥’身后的玩家脸上扫过。这些玩家心底莫明有股压抑的感觉,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武器。

    野蛮人沉默了一下。

    “这是会长的决定。我相信他有准备和后手。我们‘血蹄之影’在科米尔不惧任何势力。”野蛮人沉声道。

    “那么。”

    “你们是一起上,还是一个一个上?”

    夏尔的职业是牧师,这番言语在他口中说起来,怎么听怎么怪异。

    年轻的公会玩家都是一脸被羞辱的愤怒之色,目若喷火盯住吊桥前的人类牧师,纷纷请战道:

    “团长,我一个人去把这家伙收拾了。”

    “霸枪哥,让我去教训教训这狂妄的小牧师。牧师就应该在团队里乖乖加血辅助。”

    野蛮人脸色突转凌厉,抬手示意众人安静,然后冷声道:“你们以为自己一个个都很厉害吗?《曙光》的牧师不是辅助性职业。”

    “不用讲什么规则,对待这种对手,就应该一拥而上,尽量减少伤亡。”野蛮人深深看了夏尔一眼。

    “你总归还是我认识的那位霸枪。”

    夏尔先是纵声大笑,而后转身跳到了吊桥上,用火焰护手长剑敲了敲轻钢盾,发出清脆的砰砰声响,主动挑衅道:“你们都过来吧。”

    几名冲动的战士热血冲脑,就要发起冲锋,却被野蛮人瞪眼拦住。‘霸枪哥’一抬手,对周围玩家道:“不要上吊桥,有弓有弩的先取出来,远程压制。”

    ‘霸枪哥’看见夏尔站在吊桥上,面无表情的样子,心底隐隐有一股不安之感,却又无迹可寻。

    精英团的成员听到野蛮人的命令,好像自感羞耻,有些不情愿的,磨磨蹭蹭取出了弓与弩,嗖嗖嗖齐射出一轮箭雨。

    河面的风本就大。

    夏尔又竖盾在面前,挡住了身体大部分地方,而且他还持握住圣徽,悄悄念动了一个防御神术——【熵光护盾】。

    “【熵光护盾】(一环):对你的远程攻击有20%的几率失手。”

    不要小看这20%的几率。夏尔用轻钢盾挡下一部分箭矢,剧烈的河风又让一部分箭矢失去准头,然后再加上【熵光护盾】的偏斜之力,‘霸枪哥’等人就看到了诡异的一幕。

    很多支箭矢,明明都越过了盾牌防护,就要扎在牧师身上了,却又骤然偏转了箭头射空了,掉进滚滚涌流的河水里。

    ‘血蹄之影’众人不信邪,又在‘霸枪哥’的指令声中,齐射出第二轮箭雨。

    铛,铛,铛,铛……

    套在左手的轻钢盾传来一阵阵被箭矢射击的震颤感。

    “噗哧”一声。应该是某位游侠使用了流派战斗技能,一连两支箭矢没有因为【熵光护盾】偏斜,而是一前一后扎在夏尔的大腿上。

    右腿插了两支箭。

    但夏尔只是微微皱了皱眉,瞟了眼掉落一半的生命值,便持握着圣徽,丢出一个治疗神术。

    “发动【治疗中度伤】(二环)成功,生命值+20。”

    夏尔在施放神术后就拔出了大腿上的箭矢。虽然还有些痛疼感,但由木质圣徽涌出来的神圣之力,很快就把血洞修复完整。

    其实夏尔如果穿上一套全身甲,完全可以避免这类箭矢伤害。可是夏尔讨厌在全身甲里的闷热感。

    《曙光》里的牧师可以穿轻甲、中甲和重甲。全身甲属于重甲,也是价值最昂贵的一种甲胄。仅是普通的白板,在NPC铁匠铺,售价就高达1500个金币。若是野人战士,最多也就能弄套混织铁甲穿穿了。

    全身甲更适用于在公会开荒团队中担当防御者角色的玩家,所以一旦穿上全身甲,移动速度、输出什么的,就别胡思乱想了。足有50多磅的负重,会严重消耗玩家的活力。

    当然也有例外的,就比如秘银全身甲,黑木全身甲,这类全身甲既轻盈又有不错的防护能力,夏尔就非常想弄一套秘银甲。

    看到吊桥上的牧师,挥手打出一片圣光,治愈了自己的箭伤。‘血蹄之影’二十几名玩家,不约而同地放下了弓弩。

    “霸枪哥,20支羽箭或5支弩矢就要1个金币,那家伙太精了,我们公会现在箭支资源紧缺,不应该浪费在这里。”

    有牧师妹纸向野蛮人劝诫道。就这两轮齐射,他们团队已经损失了好多个金币,而又没取到杀伤效果,实在不值。

    “哎……”

    野蛮人叹了口气。

    他很不想命令战士和游荡者们冲上吊桥跟夏尔近战,因为直觉告诉他,吊桥是一个巨大的坑。

    “要不,先让施法者们丢一轮法术?”野蛮人显然拿不定注意了。

    不管路人队,还是正规的公会团体,施法者的法术都必须要谨慎使用。因为术士、法师、牧师、德鲁伊、吟游诗人职业的每日法术位,也就那么寥寥几个。用空了法术的施法者,就是谁都能虐的菜瓜。

    今天精英团还有其它活动,‘霸枪哥’迟疑也在于此。他担心施法者把法术丢在这,会耽误活动。

    “要丢法术么?”

    ‘霸枪哥’还是决定问问团队法爷们的意见。他转过身询问,六七名法爷对了下眼色,然后相继摇头了,看向前排的战士、游荡者,分明在说:不是还有这群炮灰么,法爷可是很娇贵的。

    “好!”

    野蛮人咬了咬牙。他得到了会长的死令,张泽和夏尔至少要死掉一个,吊桥即便是个巨坑,那也必须填平了。

    “屠夫,你先带一支战士混编队过去,缠住那牧师,别让他逃跑了。”野蛮人对站在身边的一名身穿板条盔甲的战士低声说道。

    “团长,放心交给我。”战士的声音很稳重。

    吊桥横跨三四十米的河面,很长很长,但宽度与长度截然相反,最多容纳一辆马车奔行。

    ‘霸枪哥’其实很想亲自去,可野蛮人种族块头太大,他又用战枪这类长兵器,在狭窄区域很难有所作为。所以他临时编制了一支队伍,2名游荡者,1名双持流派的游侠,3名战士。

    从这配置就可看出,‘霸枪哥’对夏尔有多么忌惮和尊重了。但野蛮人总感觉还不够。

    至于已经跑到对岸的张泽,直接被‘霸枪哥’无视了。吊桥上的才是大鱼。

    “跟我来——”

    游戏ID叫‘雨夜屠夫’的板条甲战士,招呼队伍中的几名队友,踏上了在风中摇晃的吊桥。

    “这才吸引了6个精英?”

    “夏尔的拉仇恨能力好像不行啊。”

    对岸的张泽远远望见这一幕,眼中露出遗憾之色。他还想把野蛮人的团队一整锅端了呢。

    吊桥上,‘雨夜屠夫’带领队伍步步紧逼,而夏尔则是缓缓后退。双方很快就伫立在吊桥中央对峙。

    “霸枪哥,我总感觉河水里有股邪恶气息……”牧师妹纸稍显犹豫的,对野蛮人低声道。

    “什么?”

    野蛮人瞳孔微缩,脑中好像有什么堵塞之处一下被打通了,他张口对吊桥上的队伍吼道:“都给我回来,立刻!”

    但这时候已经晚了。

    ——————————————————————————————

    (先感谢‘说好不看的’、‘聆听过去的你’两位书友的100起点币打赏。然后日经求推荐,求收藏哇,数据太差了,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