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步步倾城:噬心皇后 > 正文 第八章:妙计一出

正文 第八章:妙计一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怎么会呢”,太子哄道,“本宫忘了谁,也不能忘了你啊。你当初陪着我一起在皇家书院里同窗读书的情意,可不是那些莺莺燕燕能比得了的!”

    许是对女人随意哄骗惯了,即便原本没想要给她好脸色,也随口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这蠢女人却当真了,竟是喜极而泣。

    见她抽泣着背过身去,“殿下莫要理臣妾,臣妾就是太开心了……一会儿就好,一会儿就好……”

    太子笑笑,自然懒得劝她,也转过身去,手杵在圆桌上,在想事情。

    其实现在的情况,还不算太糟糕。老三抢了容菀汐,但是他也抢了老三喜欢的女人,不过是打平手了。

    只是他要的,不仅仅是打平手而已。老三胆敢和他抢女人,这种嚣张纵容不得。

    距离大婚还有半个月,这半个月里,如果让老三就这么消消停停儿的、顺顺利利的,是不是太说不过去?

    更何况,无论如何,也要把容菀汐弄到手儿里玩儿一次才行。只不过这事情倒不急,他人之妇玩儿起来,反而更有意思。不如就让老三先**一番,他直接去摘成熟的果子。

    秦颖月回过身来,见太子又在想事,仍旧轻轻给他揉捏肩膀,温柔问道:“若是实在有什么想不通的,殿下不防和妾身说说。或许话说出来,办法也就跟着出来了呢。”

    “也好,本宫是想要问问你”,太子道,“本宫对容将军的女儿很感兴趣,前一阵子做了件事儿,眼见着要成了……这事儿你应该知道吧?”

    “什么事儿呀?”秦颖月故作不知,道,“只不过太子殿下智谋无双,即便妾身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儿,却也相信这事儿一定能成。因为妾身相信殿下。”

    “原本是能成的……”太子叹了一声,“只是半路杀出个宸王来,截了本宫看上的人。宸王去和太后求情,救出了容卿。若不是如此,昨晚容菀汐就已经在本宫的床上了。而且今天下午,太后已经为容菀汐和宸王赐了婚,本宫彻底输了一局,岂能就此罢休?”

    “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儿?宸王他也是太过分了……好歹殿下你可是兄长呢。”秦颖月假意不知。

    “你真不知道原因?”太子回头问道,眼中颇有深意。

    秦颖月忙施礼道:“殿下恕罪,妾身真的不知道。妾身不知殿下为何一直冷落妾身,但倘若殿下真的是对妾身有什么误会的话,妾身甘愿以死明志!在书院里,妾身就一直仰慕殿下,妾身心里念着的,头脑中想着的,一直都只有殿下一人而已!”

    若是表露出完全不知道的样子,显然太假了些。就是要让太子觉得,即便她知道、她也不敢说。就是要让他觉得,她敬他、怕他、爱他……太子这样的男人,贪慕新鲜是一时的,对安全感的追逐才是永恒的。

    “别怕,本宫只是随口问问。”太子扶起了她。

    秦颖月也不再说,起身了,仍旧轻轻给他按摩着,边道:“如果妾身遇见了这样的事儿,也会想要出一口气的。殿下可有主意了?”

    “还没想到,所以才问你。本宫记得,在太学的时候,你是很有些鬼主意的。”

    秦颖月缓缓为太子按揉着,心里已经有了主意,却不马上说出。半晌才道:“妾身想到个主意,不知可不可行。”

    “说来听听。”

    “太后将容将军的女儿赐给了宸王,容家很快就是皇亲国戚了,这几日里,登门道贺的人自然不少,不如殿下也去坐坐?”

    “怎么讲?”

    秦颖月道:“殿下去将军府,可不能和朝中的大人们一样坐坐就走,而且也不能自己去。殿下带着一个平日里很顺从殿下的大人一起去,和容将军聊一会儿之后,就说下想要见见容小姐,向小姐当面道贺。也不必等容将军的回应,提出要求之后,立刻对同行的大人说,让他先回去,一定要弄得很有深意的样子……”

    “如此一来,何愁别人不误会呢?殿下明明和这位大人一起进去的,可却只有这位大人自己出去,这事若是传出去,可是对容小姐的名声不太好呢。若是宸王殿下听了,会不会觉得自己头顶发绿?”

    太子听了,思忖半晌,忽而一拍桌子,道:“好!好主意!真是个好主意……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可以用最平常的举动,达到最惊人的效果! 即便事情传得街头巷尾人尽皆知,父皇和太后问题起来,他也只是去府上拜会而已。若有责怪,那他便是十足委屈,满腔的冤枉。他只是觉得自己身为太子,应有容人之量,所以不想让容将军一家心有疙瘩,这才特意登门道谢,表明自己对这件婚事的真心祝福。却不想事情怎么被有心之人传成了这样儿!

    妙哉!妙哉!

    简直是兵不血刃而退敌之兵的妙计!

    “颖月,本宫就知道你的小脑袋里,多得是鬼主意!”太子笑着敲了下秦颖月的头。态度显然和刚进屋时完全不同了。

    秦颖月笑着,心里也是暗暗叫好。却不是为了这个主意,而是为她自己。

    入太子府已经快有半年了,可是直到现在,她还只是一个没名没分的“姑娘”,是上不得台面儿的侍妾,连个美人都不是。只是刚入府那一阵儿,太子图意新鲜,连日来她这里云雨。可没过多久,这新鲜劲儿过了,就将她抛到脑后儿。

    等了这么久,终于得到一个翻身的机会,她岂能抓不住?

    她不是嫡出,没有尊贵的身份,想要成为太子妃,能依靠的,也就只有太子的宠爱。但是在太子这样的人身上,宠爱二字又实在太不靠谱。所以想要在太子身边长久地拥有立足之地,除了足以吸引人的美貌之外,还要让太子觉得她很有用,让太子觉得离不开她。

    今日之事,仅仅是个开始……

    自从太后的懿旨传下,来府上拜访的人就络绎不绝。父亲的身子,自懿旨传下的次日就不大舒坦,但又不好驳了朝中同僚的面子,前两日每日都起身见客,折腾得身子愈发不好。

    可能是父亲身体抱恙的事情传了出去,近两日倒没有人登门拜访了,而是以道贺的帖子作为替代。除了道贺之言外,少不得对父亲的病情表示关切。

    前一阵子里人人躲着,这一阵儿就人人捧着。人情冷暖,莫过如是。

    这日容菀汐正在伺候父亲喝药,门外小厮来传:“老爷,太子殿下和礼部王尚书来了。”

    听闻太子来了,容家父女皆是脸上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