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步步倾城:噬心皇后 > 正文 第七十四章:入宫辞行

正文 第七十四章:入宫辞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只是会收买人心是一回事儿,人家领不领你的情,可又是另外一回事儿了。容菀汐觉得,这位卢美人其实是不太聪明的,但即便不聪明,却也阻止不了她的不安分。这点,从请安那次就可以看出来了。

    但不管人家领不领情、受不受用,你这边,灌迷魂汤的功夫还是要做的。若是她有坏心,这持续喂给她的迷魂汤,多少还是会让她有些飘飘然的。若是她没有坏心,那自然是再好不过。大家和和气气的相处,谁也别碍着谁。

    容菀汐不愿意和宸王的这些姬妾们做计较,但这些姬妾们的心思,却也不得不防着。她想要安安稳稳地在王府中度日、不出错儿地做这个宸王妃,很多事情,就不能全由着自己想要淡泊处之的心意来了。

    宸王撑起头看着她:“爱妃在想什么?”

    “在想该带些什么东西呢”,容菀汐道,“卢美人的话倒是提醒了妾身,听说江淮那边最是暑热难耐,回头儿妾身让鞠大夫开一些清热降暑的药膳,妾身把药都备齐了带着。”

    “爱妃真有心……”宸王看着她,温柔笑道,“有爱妃在身边,真好。”

    近日来,宸王这种程度的调戏之语,是越来越频繁了。容菀汐仍旧秉着和平相处的原则,不愿和他深做计较。所以即便听了,却仍旧只是淡淡地转移了话题:“殿下还打算继续躺着么?既然后日就要出发,不如今日便向太后请辞吧,也应该在临行前拜见下母妃,明日就全做收拾之用了。”

    “爱妃怎么总是能与本王想到一处去呢?本王也正有此意”,宸王一个打挺儿起身,道,“爱妃与本王一同去?”

    容菀汐觉得,既然皇上明令了她随行前往,且她又是正经的皇家儿媳,此番随夫君出行,是应该随夫君一起去拜别祖母和婆婆的。因而痛快地应了宸王的邀请。

    拿上了这两日里抄的东西,和宸王各自换了一身衣裳,便乘马车入宫去了。

    车上,宸王翻看着她抄写的东西,赞不绝口:“爱妃这娟秀字迹,就如同爱妃这人一样,最值得细细品读……细细品读下去,总不会失望。”

    “殿下说的那是文章吧?”容菀汐轻嗔道。

    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意识到这些言语对她无用,什么时候才能在她面前收了玩闹调笑之心,正经起来。

    总是要保持着十足的理智来应对他这些言语,也是挺心累的。

    因着要向太后复命,容菀汐和宸王先去了慈宁宫。拜见了太后,将抄写的东西呈上了。就听得宸王叫苦道:“皇祖母,真不是孙儿不诚心悔过啊,可是父皇不给儿臣这个机会,让儿臣尽快去协助大哥呢。父皇的命令,孙儿不敢不从,已经让李公公去回禀父皇了,说后日就动身。”

    太后边听着宸王诉苦,边看着他们呈上去的东西。渐渐,嘴角和眼角,都有了笑意。

    “好了,到哀家这里来装什么可怜?”太后将手里的东西递给了薄嬷嬷,略在主位上斜倚了,笑道,“让你媳妇儿替你抄的,你以为哀家瞧不出来?”

    宸王低了头,道:“皇祖母慧眼如炬,自然是能看得出来的。只是原本孙儿也没让菀汐帮忙抄,是菀汐心疼孙儿,非要帮忙。”

    容菀汐只好扯了嘴角笑笑,道:“回皇祖母,事情就如殿下所说,是孙媳非要帮忙的。皇祖母要怪罪,就怪罪孙媳一人吧。”

    太后直起了身子,道了声:“行了,你夫妻二人一唱一和的,哀家岂是你们的对手?既然是皇上有了吩咐,这事儿便这么过去了,哀家不会和你们计较的。”

    宸王和容菀汐忙向太后施礼,异口同声地说道:“谢皇祖母恩典。”

    太后看到他们两人这般,心下满意。且如今他们已经成婚了,便没有什么可考量计较的了。因而慈爱地让他们起了,关切道:“此番路途遥远,东西可都准备好了?”

    “回皇祖母,菀汐细心,就让她去准备吧,孙儿乐得清闲。”宸王道。

    太后摇摇头,叹道:“你啊,什么时候能在自己的言行上、生活上,都仔细起来,像这次的事情就不会再有了。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长记性!”

    “皇祖母息怒,孙儿已经在努力了。”宸王很是听话地说道。

    太后一脸慈爱地看着他,也是拿他没办法。

    “唤云,去把哀家的那把面扇拿来,赏给老三媳妇儿。”太后吩咐薄嬷嬷。

    容菀汐虽说还没见到那面扇,但也知道是个好东西了。

    待到薄嬷嬷拿来,只见,这是一把上好的蓝冰玉面扇。这蓝冰玉,玉体通透如冰,玉色湛蓝如海、触之冰凉,是世所罕见的好东西。此物只在雨国的蓝田山上有,且百年才见一块儿,极为难得。

    若是玉镯玉佩之类的倒也罢了,偏偏是这样一大块用料的面扇,且打磨做工都如此精巧。

    容菀汐知道这东西即便是在宫中,只怕也是绝无仅有的。若是一般的好东西,这是太后的恩赏,她是会收下的,但这是独一无二的东西,容菀汐便不敢贸然。

    因而施礼婉拒道:“孙媳多谢皇祖母恩典,只是孙媳平日里操持着王府里,此番随殿下出行,自然也是随侍殿下左右的,怕是很少得闲。忙里忙外的,也没工夫用上这好东西。如此珍宝落在孙媳这里,可是可惜了。皇祖母母仪天下,如此珍稀之物,哪怕只是做观赏之用,也该放在皇祖母宫里才是。”

    “你这孩子,最是会说话的”,太后笑道,“不妨事,哀家久在这慈宁宫里,夏日里有寒冰带来凉气,也用不着这东西。不管什么宝物,总要有人用它,它才有存在的价值;且宝物总要遇到合适它的主人,才能绽放它真正的光彩……容丫头,你说是不是?”

    容菀汐明了太后的意思,这东西,若是不接,反而不太妥当。

    因而施礼谢恩道:“孙媳多谢皇祖母恩赏……皇祖母的教诲,孙媳片刻不敢忘。”

    又闲说了一会儿,说的无非是府里的情况,以及江淮那边的风土人情。瞧着太后有些乏了,宸王和容菀汐便退下了。

    太后这一次只是由着他们出去了,并没有让薄嬷嬷相送。也就是说,在这次去江淮的事情上,太后是不想干涉他们王府中自己的安排的。

    太后再看重薄美人,那却也只是一个美人而已,没什么大事,太后没有必要处处提点着。

    其实容菀汐倒是希望太后有让薄美人跟着的意思,因为她总觉得那卢美人,实在是个不安分的。若是有薄美人在,互相做个牵制,她也能省心一些。

    指望身旁之人镇着卢美人,是不可能的。这人不给她找麻烦,都是开恩了。

    从慈宁宫出来,又去了漪澜宫皇贵妃处。因着到了晚膳的时候了,容菀汐和宸王留在漪澜宫用了晚膳,闲说了些家常。天色渐暗,这才离开。

    刚出漪澜宫门宫门儿,就见一个一身素色衣裙的宫装丽人,带着两个小丫鬟,刚好迎面而来。

    “姨母。”宸王向这位宫装丽人施了一礼。

    容菀汐愣了下,但随即,就随着宸王施礼道:“妾身拜见昭仪娘娘。”

    惠昭仪打量了容菀汐一眼,温然笑道:“王妃果然聪明,殿下只叫了声‘姨母’,王妃便知道本宫是惠昭仪了。”

    “昭仪娘娘温婉娴静,宫中无二;且娘娘与母妃是同父的亲姐妹,容貌上也是有些许相似的,妾身瞧着亲切。”容菀汐微微笑道。

    “口齿也伶俐……”惠昭仪依旧没有让容菀汐起身,而是颇有些感叹之意。

    大婚之日发生的事儿,惠昭仪岂能不知?容菀汐知道,惠昭仪的心里,定然是对她大为不满的。即便再温婉娴静、再与世无争的女子,也不可能对折辱了自己儿子的人有容忍之心。

    而她,她对惠昭仪,是心有亏欠的……她伤了惠昭仪最珍视的……

    可惠昭仪却是淡淡一笑,亲自扶起了她。竟是毫不避讳地平缓问道:“王妃可是因翎王之事,见了本宫,便觉有些不自在?”

    容菀汐不知惠昭仪如此直接问出来,所为何意。但既然惠昭仪是如此坦然的语气,容菀汐也坦然地点点头:“是,妾身见了娘娘,是有些不自在的。妾身怕娘娘因翎王殿下那事,对妾身心有不满。”

    “可能是本宫刚刚那番打量,让王妃有误会了,是本宫的不是”,惠昭仪平缓笑道,“你放心,本宫知道,儿女的事,都是儿女自己的造化,我们这些做长辈的,是不好评判什么的。”

    “你已经是老三的媳妇儿了,除了皇家这一层关系外,也是本宫的外甥媳妇儿,以后若有宫内宴饮或是皇家聚会,咱们少不了是要见面儿的。王妃自在些就是,权当做没有那事。今儿咱们明面儿上将这话挑明了,日后再见面,彼此都坦荡一些,无需在心里避讳着什么,岂不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