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步步倾城:噬心皇后 > 正文 第七十三章:借花献佛

正文 第七十三章:借花献佛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回殿下,太子殿下已于昨日一早儿就出发了。”李公公道。

    “哎……原来大哥已经出发了,真是遗憾,不能与大哥同路而行了。”宸王一副颇为遗憾的样子。

    容菀汐看他那样儿,就知道他是做给人看的。李公公必然会把宸王的这一番反映告诉给皇上的。

    “劳烦公公回去禀告父皇,说儿臣收拾一下,后日就出发。”宸王道。

    “殿下放心,老奴一定转达。”李公公道。

    李公公出了府,宸王和容菀汐一回身儿,就看到身后五个女人并着其后的五个丫鬟,人墙一般站着。

    “都散了吧。”宸王一挥手。

    “是。”五个女人并着五个丫鬟,齐齐应了一声。

    宸王揉揉额头,看起来仍旧颇为头疼。

    回到昭德院,容菀汐看了眼书桌上她已经抄完的厚厚一摞,问道:“殿下,太后交代的东西还没抄完呢?怎么办?”

    宸王随意道:“无妨,等下就拿了这些去回皇祖母,说父皇派了我协理督办的差事,实在没有功夫抄完,估计皇祖母也不会为难我的。”

    “原本太后也不会为难殿下的”,容菀汐了然笑道,“殿下的字迹,太后怎会不认得?原本就是做做样子而已,可是这样子,殿下却非要让妾身来做。”

    “这不是在给爱妃机会么?让皇祖母知道你我夫妻恩爱,难道不好?”宸王笑道。

    “好是好……”容菀汐揉了揉自己的手腕,“只是苦了它了。”

    宸王笑笑,忽而一脸期待地看着容菀汐:“爱妃,此番去淮安府,怎样也要三五个月才能回。你说这些时日里,你与本王朝夕相伴,可会对本王动心?”

    “如今不也是朝夕相伴吗?”容菀汐笑道,“殿下可觉得妾身动心了?”

    “啧……你就哄哄本王,对你来说是百利而无害的!你这脑袋怎么就这么不开窍!”宸王摇摇头。

    “妾身不开窍儿,但是这王府里,一定有开窍儿的人。”容菀汐笑道。

    宸王看她那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却问道:“爱妃何意?”

    容菀汐笑笑:“估摸着一个时辰之后,妾身这昭德院,就要热闹起来了。殿下想要带谁一同前往,不妨知会妾身一声儿,妾身也好做安排。”

    皇上旨意上说,准许宸王带着王妃一同前往,这是明面儿上的。看起来是对宸王的恩典,但实际上却是在约束他。江淮多美女,宸王和太子到了那边,还不是如鱼得水?太子没有正妃,自然不好明着下这约束的旨意,可宸王却是不同了。

    皇上说了让宸王带正妃一同前往,可并未说不许宸王带除了王妃之外的其他姬妾一同前往。此番路途遥远,到了那边之后,时日又长,宸王带上两三个侍妾和丫鬟照顾起居,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

    正等着宸王在他的这些美人儿中做取舍,却见宸王摇摇头,道:“不带啦。三淮多美女,本王到那边现寻就是。有新的可找,何必非要带着旧的?”

    容菀汐“噗”地一笑,道:“殿下是痛快了,可殿下这意思一出,可让妾身怎么办?依着妾身的意思,还是应该选一两个姐妹随行的。但既然殿下如此坚决地说不带……不如殿下让靳嬷嬷吩咐下去吧,就说是殿下的意思,谁也不带了,不许她们来求见。”

    宸王睨了她一眼:“你倒是会找清闲。可本王偏偏不说。身为本王的王妃,爱妃该不会这点儿事儿都处理不好吧?可是太丢脸了。”

    容菀汐摇头笑笑,就知道宸王又是故意在给她找麻烦呢。

    没等她让宸王“放心”,就听得知秋道:“娘娘,卢美人来求见。”

    真是够快的。这位卢美人,未免也太沉不住气了吧?

    宸王却是眼眸微动,对容菀汐道:“算了,本王也不为难你了。既然她来了,你就去告诉她,我们带她一同前往。然后让靳嬷嬷吩咐下去,就说是本王的意思,带了卢美人前往,其他人一概不带。”

    “是,殿下。”容菀汐很恭顺的应了一声,但那含笑的眼神儿,却好像能把宸王看穿似的。

    “爱妃……”宸王嗔道,“知而不言,方为大智慧。”

    “妾身哪里说什么了?”容菀汐笑道。

    宸王一摆手,道:“你叫她进来说话吧,就说本王在睡觉。”

    说完,就向寝房走去了。倒像是对这个一直很宠爱的卢美人不感兴趣似的。

    “让美人进来吧。”容菀汐对知秋道。

    卢采曦袅娜地进了屋,向容菀汐规规矩矩地施礼道:“妾身给娘娘请安。”

    “妹妹快请起。”容菀汐很热情地扶起了她。

    一笑泯恩仇,全然不记得之前的事儿一般。

    “这几日里妾身闲来无事,亲自做了一些点心,想要孝敬给娘娘……秋燕……拿进来。”卢采曦说着,回身叫她的丫鬟。

    站在房门外的秋燕应了一声儿,提了食盒进来。

    卢采曦接了,放在屋内的圆桌上,打开了,对容菀汐道:“妾身也不知道合不合娘娘的胃口,只是想着春日里气候干燥,便给娘娘做了百合糕和绿豆糕,还有最是滋养容颜的玫瑰糕。娘娘若是不嫌弃,且和殿下一起尝尝?”

    “先放在这里吧,本妃午膳吃得不太舒服,现下也吃不下这些东西。殿下刚去寝房里睡下了,也不好叫醒了他。”容菀汐笑道。

    “也好。左右这些糕饼,一两日是放得住的。”卢采曦笑道。

    其实容菀汐是可以直接告诉她宸王的打算的,但却并没有采取这种痛快告知、赶快打发了她的方式。而是笑道:“妹妹请坐,别拘束着了,咱们说会儿话。”

    宸王不是装睡吗?不如让她卖一个人情儿给卢采曦。

    虽说卢采曦并不会因此而念着她的好儿,但接下来的这几个月里,面儿上总不好不恭敬她。

    “听说三淮那边,这个时候已经很热了。也不知道殿下和娘娘去了那边,能不能受得了那番暑热。身边儿若有个得力的人服侍着,倒叫人放心一些。可是……哎,也是妾身太不经事儿了。总觉得若不是自己在身边服侍着,若不能亲眼看着殿下和娘娘在那边都能过得舒坦,妾身这心里,总是不安生……”

    “若娘娘不嫌弃,可否让妾身跟随着?妾身愿日夜在娘娘身旁服侍,充作丫鬟之用。”

    卢采曦斜牵着身子在圆桌旁、容菀汐对面儿的圆凳上坐了。落座后,便说了这一番话。

    容菀汐笑笑,心想她倒是说得痛快,直入正题了。

    “妾身侍奉娘娘心诚,此番请求,不仅仅是在娘娘面前这么说,回头儿在殿下面前,妾身的意思,也不会有所更改的。只望娘娘能不嫌弃妾身,准许妾身一同前往。”卢采曦又补充了这么两句。

    这两句说得,可就颇有深意了。

    意思是,如果你不同意,我就去求殿下,反正殿下宠着我。若是殿下同意了,且看出了你从中阻拦,你定然讨不着好儿。

    容菀汐只是不动声色地端坐着,微微一笑,道:“不瞒妹妹,殿下去睡下之前,已经知会了本妃,说要在王府的姬妾中,挑选一个随行的。这事儿,由本妃做主挑选……”

    容菀汐说着,略看了下卢采曦有些尴尬的脸色,仍旧是平平稳稳地微笑着,道:“既然妹妹有了这个意思,不如本妃现下就敲定了妹妹。既然殿下已经将此事全权交给本妃,想来本妃定下的人,殿下也是不会反对的。”

    “妹妹且放心回去吧,至于这充作丫鬟服侍之说,便万万不要再提了。妹妹只需本本分分地服侍好殿下就行了。”

    容菀汐故意加重了“本本分分”四字。

    听容菀汐这么痛快地就敲定了她,卢采曦忙起身,跪地行大礼道:“妾身多谢娘娘抬爱。娘娘放心,妾身绝不会辜负了娘娘的嘱托,定然……本本分分地服侍殿下。”

    卢采曦也加重了“本本分分”四个字。

    容菀汐扶着她起身,笑道:“好了,妹妹不要多礼。往后几个月,你我便权当做亲姐妹相处便是,妹妹不要总是拘束着。”

    “是。娘娘抬爱,妾身感激不已。”卢采曦道。

    “好了,殿下在睡觉,本妃也就不留你了。你送点心的心意,待殿下醒了,本妃会代你转告的。”容菀汐笑道。

    “是,多谢娘娘。如此,妾身便不叨扰了,妾身告退。”卢采曦施礼道。

    临走,容菀汐还给了她一剂定心丸:“回头儿本妃就让靳嬷嬷传下去,说是殿下只带一人随行,已经定了卢美人,让她们不必来求见了。”

    卢采曦再次向容菀汐施了一礼,这才退下了。

    听得卢采曦走了,宸王却还是舍不得离开柔软的床榻。在寝房里招呼容菀汐:“爱妃,你进来。”

    容菀汐进了寝房,见宸王懒懒地靠在枕头上,头枕着手,对她笑道:“你倒是会收买人心。”

    容菀汐笑道:“托殿下的福,妾身不过借花献佛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