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步步倾城:噬心皇后 > 正文 第七十二章:此局结果

正文 第七十二章:此局结果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他首先是皇,其次才是父。而为皇者久了,这为父之心,到底还剩下多少呢……

    见宸王半晌沉默不语,容菀汐和容卿,也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为好。毕竟这是皇家的事儿,他们这个局外人,说什么都是不妥当的。

    “呵呵……如此甚好。”宸王在沉默半晌之后,笑说了这样一句。

    “是啊”,容卿也随之笑道,“可见陛下心里爱重殿下、护着殿下。”

    “哎……不然被大哥给扣上一个酒后乱行的帽子,本王这脸上,可是挂不住啊。”

    宸王笑得轻松,可容菀汐却并不觉得他的心里当真是这么想的。

    和宸王相处了这些日子,宸王的情绪,她是很能摸得清楚的。什么时候是真欢喜、什么时候是假笑颜,她不需要细细揣摩思量,只看他一眼,大多数情况下,心里都能有个分辨。

    容菀汐也不知这是为何。

    明明他们相处的时日并不算长,明明这个人并不是那么容易被人看通透的人……

    “殿下,老爷,江大夫来了。”忠伯在门外道。

    “让他进来。”宸王道。

    江大夫进了屋,向宸王施了一礼,便道:“殿下交代给在下的事儿,在下已经办妥当了。”

    “哦?拿来给本王瞧瞧。”宸王笑道。

    江大夫将一个方子递给了宸王。

    宸王看了半晌,道:“江大夫有心了。知道这醉仙草不好找,还给本王写出了这几种替代的东西来。”

    “只是这些替代的东西,效果到底也是不及醉仙草的。醉梦长的药效在五个时辰,可换了这些,也就两三个时辰的药效吧,倒是与普通**无异了。”

    “是啊,若是用这些东西来做,就没什么意思了。”宸王道。

    又笑道:“此事劳烦江大夫了,回头儿本王让你家老爷替本王重重赏你。”

    “殿下说笑了。在下是将军府的家医,为殿下做这些小事儿,是在下的本分。”江大夫施礼道。

    江大夫退下后,容菀汐和宸王又陪着父亲闲聊了一会儿,在家里用过了午膳,这才回王府去。

    马车上,容菀汐看了闭目养神的宸王一眼,淡淡道:“其实殿下心里,是希望陛下能给太子一个说话的机会的,是吗?”

    宸王略睁开眼睛,就这么半眯着看着她,微微笑道:“倒是逃不过你的眼睛。”

    容菀汐笑笑。

    宸王直起了身子,眼睛也全睁开了,看着容菀汐,道:“菀汐,你说……可是我们会意错了么?许是错怪了父皇?”

    “也许吧……”容菀汐看着他,深意笑道。

    其实宸王自己心里是有答案的,他知道他料定的不错。

    “为什么殿下不认为,父皇之所以不看太子的反应,并非是不在乎这件事情的真相,而是因为信任殿下?”容菀汐问道。

    宸王摇头笑笑,有些无奈:“你啊,明明知道答案,却非要本王亲口说出来。”

    容菀汐含笑不语。

    “父皇自己,也是经过了一番厮杀才登上皇位的,岂能不知道各皇子间的阴谋算计?在皇家,根本没有真正的信任可言。就算父皇再喜欢我,他也不可能对我有完完全全的信任。父皇不相信的,不是我不会酒后乱行,而是他分辨不出,到底是我在给大哥设套,还是大哥在给我设套,又或者是,我们两人在互相设局。”

    “在分辨不出的时候,最好的做法,就是顺水推舟。反正这事儿,不管是我入了大哥的局、还是大哥入了我的局,于皇权稳固而言,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容菀汐笑问道:“那么殿下和太子,到底是谁入了谁的局?”

    “刚开始,是我入了大哥的局;而后来,便是大哥入了我的局”,宸王一摊手,笑道,“我只是顺水推舟而已,成全了大哥,也成全了我自己。”

    容菀汐笑笑,眼中,已满是欣赏之意。

    “爱妃在想什么?”宸王看出了她眼中的欣赏,笑问道。

    容菀汐也不掩饰,坦然道:“你真聪明。”

    “那当然……”宸王凑近了容菀汐,用双指捏着她的下巴,笑道,“不然怎么有资格和爱妃较量?嗯?”

    容菀汐略别过了头:“妾身可从没想过要和殿下较量。妾身只是想要安安稳稳的在王府中生活,尽到自己的本分,帮殿下打点好后宅而已。”

    “那可不行……”宸王笑道,“只打点后宅,可是屈了爱妃的才。”

    “那么……殿下以为,妾身的才,该用在何处呢?”容菀汐也是饶有深意地看着宸王。

    “巍巍宫城,荣华未央……”宸王闭目念了这一句,轻叹了一声,缓缓睁开眼,看着容菀汐,“爱妃,风云已起,你可愿和本王携手而行?”

    容菀汐也看着宸王,平平静静地说道:“这与愿不愿意无关,而是身份在此,妾身是宸王妃,自然没有别的选择。”

    宸王却摇摇头:“那不一样……罢了,现在让你说愿不愿意,实在太难。”

    愿不愿意,是关乎于心;有没有选择,是关乎于世事,这两者,岂能相提并论?

    而奇怪的是,他什么时候开始这般在意她的心了?

    回到王府,容菀汐便要履行对宸王的承诺了——帮他抄书。

    她在书房中抄书,劳心劳力。可这人不说在一旁研磨斟茶、感恩戴德地服侍也就算了,偏偏叫了雪绒进来,趴在方厅的桌子上逗狗玩儿,吵得她心烦。

    “不抄了!”

    在宸王不知道第几次逗得雪绒汪汪叫的时候,容菀汐终于忍无可忍,撂挑子了。

    “爱妃……”宸王这才有了些许觉悟,凑到她面前来,关切道:“爱妃可要喝茶?可热了?可是饿了?”

    对嘛,这才是求人办事儿的样子啊……

    有了他这样的态度,容菀汐自认也不是一个喜欢为难人的主儿,便又提起了笔,继续有耐心地给他抄书。

    宸王意识到了容菀汐的意思,倒也体贴,亲自给她斟了一杯茶,放到了她的手边。

    容菀汐看了一眼,毫不客气地拿起来饮尽了,随口道了声:“多谢殿下。”

    显然是在敷衍。

    但看她仰头饮茶的样子如此好看,宸王贱皮子一般,又给她倒了一杯。这一次,直接殷勤地递到她面前了。

    容菀汐诧异地眨眨眼,但人家已经把东西送到你面前来了,不领情也不太好。因而又接过来,一饮而尽。仍旧随口道了句:“多谢殿下。”

    但是……

    这是什么情况?刚写了两个字,又一杯茶递到了她面前。

    “不……不必了殿下,多谢殿下好意,妾身已经不渴了。”容菀汐笑着推开了茶盏。

    “没关系,防患于未然,爱妃再饮一杯。”宸王道。

    容菀汐看着他,眨了眨眼,怔怔地接了过来,仰头饮尽了……又怔怔地将茶盏递回他的手中,问道:“可以了吗,殿下?”

    “爱妃仰头喝茶的样子,真好看。”宸王一脸痴笑。

    看着他这一张痴汉脸,容菀汐把书立起来,挡开了他的视线:“殿下,任务繁重,还望殿下莫要打扰妾身。”

    “好说,好说……”宸王说着,大摇大摆地走了。

    容菀汐放下了书,如释重负地长舒一口气。不免在心中暗暗责怪自己,她也真是疯了,没事儿招惹他干什么啊?

    接连为宸王抄了三日的书,已是手臂酸痛,眼睛疲累。但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岂能半途而废?哎……

    “殿下……宫里来人传旨了……”

    第三日下午,忽听得卓酒急匆匆跑来禀报。

    容菀汐放下了手中的笔,到寝房去,去叫午睡了一个时辰还没醒的宸王。

    “殿下,宫里来人传旨了。”容菀汐轻轻推了推他。

    宸王的眼睛动了下,随即便睁开眼,起身,道:“这么快?才第三天就来了……”

    见此,容菀汐就知道,他早就料到会有圣旨来了。

    因着是接圣旨,府里有位份的姬妾,也是要出去跪接的。估计府里的小厮们早就去五个美人的院子里通传了,宸王和容菀汐出昭德院的时候,正见五个女人伴着五个小丫鬟,急匆匆地往这边赶来。

    看到花枝招展的女人们一起过来,老远儿地就向他们施礼问安:“妾身拜见殿下,拜见娘娘……”

    流光溢彩,炫目地跪了一地。

    宸王摇摇头,道了声:“真头疼。”

    容菀汐笑着让她们起了,说了声,“不必多礼”。

    转身随在宸王身后,笑道:“妾身还以为殿下喜欢这样的阵势呢!”

    “爱妃又取笑本王……”宸王笑道。

    几个美人都有意快行了几步,紧跟在容菀汐和宸王身后三步的距离。

    到了一进王府大门的大理石空地上跪着,听得皇上身边的李公公宣旨道:“整治三淮河道,兹事体大,朕恐太子一人之力,力不从心。特赐宸王协助督办之职,前往淮安府衙,协理太子。此番事重道远,所需时日甚多,朕念宸王正值新婚,特许其带王妃一同前往。望宸王接旨后,稍作准备,择日出发……钦此……”

    “儿臣领旨谢恩……”

    “儿媳领旨谢恩……”

    宸王和容菀汐接了旨,谢了恩。

    宸王接了旨起身,问道:“公公,不知大哥什么时候儿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