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步步倾城:噬心皇后 > 正文 第七十一章:君子坦荡

正文 第七十一章:君子坦荡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走吧。”秦颖萱擦了下脸颊边落下的几滴泪,带着自己的丫头往丞相府那边去了。

    没什么的……没什么的……宸王殿下向来多情风流,对自己的王妃好,自然再正常不过……

    还有一个多月,她也可以去到宸王身边了。她出身高贵、容颜也不差,且早年就和宸王相识了,宸王是一定会善待她的。到时候,他也会像对容菀汐这般,对她好……

    到了将军府门外,见是宸王殿下和自家小姐回来了,门口儿的小厮急匆匆进去通传了。

    听得自家家仆的声音,容菀汐心内一阵亲切。

    一听到是小姐回来了,原本安静的将军府,立刻热闹起来。在门口儿附近做事的奴才们,都急匆匆地过来给小姐请安。

    容菀汐笑着让他们起了,往父亲的院子走去。不多时,已见父亲迎了出来。

    “父亲。”容菀汐向父亲施了一礼。

    见宸王在此,容卿也不好错了规矩,叫了声,“王妃娘娘”,便要给容菀汐施礼。

    “父亲”,容菀汐忙扶起了父亲,看了宸王一眼,“殿下不会计较这些的。”

    宸王也笑道:“岳父若是非要走这些繁缛礼节,倒是与小王生分了。”

    虽然听得宸王如此说,容卿还是向宸王施了礼,道了声:“殿下。”

    宸王扶起了容卿,道:“以后有空儿,本王都会陪着王妃一起回来的。岳父若是实在不想错了规矩,便只拜本王一人儿吧,本王只好硬着头皮担着了。不然若是让岳父惶恐不安,本王心里也过意不去。”

    “多谢殿下体谅。”容卿道。

    “好了,咱们客套几句走个过场就得了,接下来可莫要再客套了。”宸王笑道。说着,将手中的糕点和卤肉递给了容卿,道,“小王刚与爱妃在市集上买的,岳父尝尝,可合胃口?”

    容卿接了,看了女儿一眼,见女儿一脸安闲的笑意,便也不再与宸王过分客套。笑道:“哎呦,是福宝斋的点心啊?下官前两日还听他们说起,说福宝斋新出了一款点心,叫……牛乳榛子酥……”

    “这里面就有呢”,宸王笑道,“咱们进去说话。”

    容卿应了一声,引着宸王和自家闺女进了正院儿正屋。

    宸王看到了一旁侍立着的容忠,吩咐道:“忠伯,劳烦你去叫了江大夫来。就说本王有话儿要问他,他自然明白。”

    “是,殿下。”忠伯应了一声儿,便去照办了。

    进了屋,容卿也不好上首而坐,而是随意挨着女儿坐了,看起来也家常自在一些。

    宸王坐在左首第一张椅子上,在容菀汐和容卿对面儿。

    闲聊了几句王府中的情况、将军府中的情况。

    容卿并未问昨天的事儿。昨天傍晚的事儿,他是知道的,自然也是好一番担心;但昨天深。夜的事儿,他今早也听同僚们说起了。更何况也有太子在朝堂上的禀报,他便放心了些担心的,也就是即便女儿的清白在公堂上已经得到了证明,民间还是会有人瞎传的。

    但看到宸王带的这两样儿吃食,又说是和女儿刚在集市上买的,自然知道,这事儿,不用再问了。女儿的清白,宸王已经为她维护周全了。

    因而心里对宸王很是感激。正因如此,想起今天在朝堂上的事情,略一思量,没等宸王问起,便主动说道:“今儿早朝上,陛下对三淮督办一事有了新的吩咐。殿下今早未上朝,想必还不知道吧?”

    “是啊,小王正要来向岳父打听一下朝堂上的事儿呢。”宸王倒是丝毫不避讳拉拢容卿之意。

    容菀汐看了宸王一眼,眸光微微暗淡下来。却是笑道:“殿下,既是陪妾身回娘家,咱们便不要谈这朝堂中的事儿了吧?只自在说些家常言语,不好吗?”

    宸王向门外看了一眼,见无人,便坦荡地笑道:“爱妃,本王知道你的意思。本王也知道,此时你心里,应该是有些不舒服的吧?”

    容卿起身,关上了房门。

    容菀汐微笑不语。

    “爱妃以为,本王今日对你这般维护,为的,就是要拉拢将军。所以心里,难免有些失望吧?”宸王看着她的眼睛,含笑道。

    容菀汐不想在父亲面前谈论此事,因而只是淡淡笑道:“一切事情,殿下心中自有打算,妾身不想多言。”

    宸王却是顾自解释道:“其实这二者没有必然的关系。即便没有前者,本王也会做后者;没有后者,本王也会做前者。”

    “无需本王刻意拉拢将军,在你嫁给本王的那一日起,所有人的眼中,将军已经是本王这一阵营中的人了。今日带你归家,其目的,就只是爱妃所体会到的那个前者而已。至于向岳父打探朝堂上的事儿,只是顺便为之。毕竟已经来了将军府,本王没有必要舍近求远的,再去别处打探了。”

    宸王坦荡地看着容菀汐,说完了这一番话,笑看向容卿,道:“岳父,是不是这个理儿?只是咱们关起门儿来自己的话儿,本王没有必要刻意疏远着。”

    容卿笑道:“殿下说得极是。”

    这一次,真的是女儿太紧张了。容卿知道,女儿全然是为了维护自己,不想让自己参与到这朝堂纷争中。但只是这种程度的参与,其实是不要紧的。即便他们实际上没有这番交谈,外界也会认为他们有这番交谈。所以与其自己刻意避讳着,莫不如自在一些。

    容菀汐听了宸王随后的言语,其实心里已经明白过来了。

    不管宸王和容家实际上是疏远还是亲近,在外界眼中,他们都是一条船上的。一旦宸王遭祸,对方不可能因宸王平日里和容家走得不近,便放容家一马;而一旦宸王……登极,也不可能有人因宸王平日里和容家不亲近,而不认容家是外戚。

    宸王今日这般坦荡,其实反而是好事。这反而说明了,宸王对容家,并无算计。以宸王的性子,若真想要拉拢算计容家,他反而不会这般没思量地、冒失地说出这些言语了。

    而宸王之所以将这事儿于今日拿到台面儿上来说,毫不避讳,为的,也就是告诉她,他待她、待容家,心内坦荡。

    自己刚刚那番谨慎,的确是误解了他。可为何会有那般反应,难道……真的只是在担心父亲么?就没有一丁点儿因失落而和他赌气的意思么?

    容菀汐不愿细想下去。

    只是缓缓起身,施了一礼:“妾身误会殿下了。”

    宸王含笑,抬手示意她起身。甚有深意地看着她:“爱妃能有这般误会,本王反而欢喜。”

    容菀汐笑笑,因着是在父亲面前,便也不和宸王过分客套,重新在椅子上坐了。

    容卿听着宸王和女儿如同打哑谜一般,度量着宸王的神情,却也知道这是不妨事的。看起来,宸王倒是真有些欢喜。

    “岳父,今日朝堂上,父皇怎么说?”宸王又回到正题上,问道。

    “殿下……陛下说殿下新婚燕尔,不忍让殿下和王妃夫妻分离,免去了殿下的督办之职,改为让太子殿下去办了。”容卿道。

    宸王颔首,道:“在父皇交代这些之前和之后,大哥可说什么了?”

    容卿道:“陛下并未给太子殿下说话的机会。太子殿下见殿下没来上朝,刚要向陛下禀报什么,陛下便打住了他的话,说了这番安排。而既然陛下已经先于太子说了这番安排,太子殿下自然不好再说什么了。”

    容卿已经从同僚们的口中,听到了昨天在太子府中发生的事儿。其实人人心里都明净儿似的,陛下之所以免去了宸王殿下的督办之权,就是因为宸王殿下在太子府中犯了错儿,惹恼了陛下。但即便在这种情况下,陛下却没有给太子在殿上指责宸王的机会,这态度……便颇为耐人寻味了。

    宸王听了这种情况,却并未因父皇的这一番维护而放下心来,反而,心思更凝重了些……

    父皇此举,看起来是对他的维护,但实际上,却反而坐实了他的罪名。也说明了父皇并不在意这件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

    如果父皇在意这件事情的真相,就一定会想要看看太子在殿上的反应。若是太子说出的,是对昨日之事的描述,就说明太子是有心诋毁他、故意设局给他;而太子说出的,若只是帮他请个不上朝的罪,便说明太子还是护着弟弟的,说明这是他的错。

    从父皇的角度考虑,的确是该如此的。

    可父皇却并未给皇兄说话的机会。

    因为父皇不能冒这个险,不能拿皇家的名声来赌一个真相。

    事情的真相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皇家的脸面。

    如此想来,宸王这心里,未免有些寒了。

    皇上对他而言,是君上,但毕竟也是父亲。做儿子的,心底里没有不渴望父亲的在意的。心底里,他还是希望父皇能探究一番,希望父皇是想要对这两个儿子的品性,进行一番细细推敲考量的。可父皇,到底还是不在意这些……